August 30, 2018埃及性和生殖权利404Views

我的妻子因谴责埃及的性骚扰而入狱


文/穆罕默德·卢特菲(Mohamed Lotfy)

在埃及,阿玛尔·法蒂(Amal Fathy)因为于脸书(Facebook)上发布视频,谴责性骚扰现象和批评埃及政府不作为,结果在5月11日被捕,并被拘押了15天。次日,最高国家安全检察机关的检察官就另一起案件审问她,在该案中,她被指与一个青年激进主义运动有联系。其中一起案件现已被移交法庭审理,但她所受到的指控仍然未明。阿玛尔的丈夫穆罕默德·卢特菲(Mohamed Lotfy)现年37岁,是一名人权研究员,访问过不少政治犯及其家人的他讲述了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入狱时的悲痛心情……

身为人权研究员,我访问过许多被拘押者和他们的家人,每一次的访问都令人为之心碎,但当我亲身经历同样的事后,才完全理解他们的伤痛。

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此事比我所想象的要糟糕千倍。

当我的妻子阿玛尔被捕时,我深感震惊和失望。她并未做过任何危险的事,也没有犯过什么罪,而只不过是公开谴责了性骚扰现象。在埃及,若你以幸存者的身份发声,就会成为唯一受到惩罚的人,但加害者却什么事都没有。

埃及和全世界都有性暴力的问题已是人尽皆知的事,但在我的国家里,女性被侵犯已蔚然成风,以致于无人报案。若某人拒绝接受这一现状,便会成为格格不入的异类,这便是发生在阿玛尔身上的事。她决心表态并公开自己的经历,但如今却因此而受到了惩罚。

我的妻子于5月被捕之后,我就一直为她被拘押的事提出申诉。在她被控于脸书上发布视频谴责性骚扰一案中,她获得保释。之后,她因被控“属于恐怖团体”、“利用网站宣扬鼓吹恐怖主义行为的观念”及“故意散布可能危害公共安全及利益的假消息”,而一直被审前拘押。

眼下,她已被移交法庭审判,但具体的控罪仍然未明。第一场法庭审讯于8月11日在开罗的马迪轻罪法庭(Maadi Misdemeanours Court)进行。

这些指控根本毫无依据,既荒谬又可笑。

阿玛尔如今身陷囹圄。虽然她有挺过这难关所需的特质,我却很担心她。

她确实是一位坚强的女性,梦想成为一名演员。她善于交际、性格直率、诚实,也很爱笑,但监狱却能毁掉最坚强的人。

阿玛尔饱受抑郁折磨,却无法获得所需的药物。最近,她的左腿出现了并发症,但到两周多以后,监狱才找到了合适的药。我们都不明白她为何会入狱,而且,她因为有自己的意见而受审这事亦荒唐可笑。我们是人,有权交流思想及表达我们的希冀与忧虑,这样才能改善生活。我们应该有机会自由发言和集体发声。

为了阿玛尔和我们3岁大的儿子,我必须坚持住。当我去监狱探阿玛尔时,会尽量激励她和我自己的斗志。看到大家为阿玛尔团结起来要求当局释放她时,令我感到十分奇妙。此外,国际特赦组织的支持者还写了信。见到有这么多人与我们并肩在一起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也让我们二人都有力量坚持下去。有如此多人支持我们,我们不再感觉孤单,也不会放弃。

不过,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前景不明实在令人十分沮丧。我和儿子一直都希望阿玛尔会获释,而当她仍身陷囹圄时,我们深感悲痛,这样的循环也再次周而复始,尤其是现在她的案子要进行审讯。

埃及当局为了让批评者和记者噤声,一直利用这些控罪打压他们。我的妻子勇敢地挺身而出,讲述自己在埃及遭到性骚扰的经历,她应当因为自己的勇气受到称许,而非接受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