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 2017尼日利亚英国荷兰1771Views

壳牌公司是否谋杀的共犯?

December 19, 2017

  • 大量内部文件及其他证据指向壳牌公司与尼日利亚军方合谋于20世纪90年代犯下骇人罪行
  • 国际特赦组织新报告呼吁展开刑事调查

尼日利亚军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在产油地区奥格尼(Ogoniland)犯下一系列可怕罪行。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尼日利亚、英国及荷兰三国政府针对英荷石油巨头壳牌(Shell)公司展开调查,查清其是否曾与尼日利亚军政府合谋。

国际特赦组织详细审视了数千页的企业内部文件、证人陈述及本组织于该段期间保存的档案,在此基础上发布了突破性的研究结果

尼日利亚军方对奥格尼人发起行动,以图压制其针对壳牌公司造成污染而开展的抗议活动,结果酿成普遍及严重的人权侵犯现象,当中很多更构成刑事罪行。

奥德莉·高兰(Audrey Gaughran)
把大量证据整合是将壳牌公司绳之以法的第一步。

 

国际特赦组织全球议题主任奥德莉·高兰(Audrey Gaughran)表示:“我们所检视的证据表明,壳牌公司屡次鼓动尼日利亚军方对付社区抗议活动,哪怕明知可能导致谋杀、强奸、酷刑及村庄被烧毁。”

“在残酷的镇压中,壳牌公司甚至向军方提供了包括运输方面的实质性的支持,并给至少一名在侵犯人权方面臭名昭著的军事指挥官送钱。但该公司从未为此承担责任,这令人愤慨。”

“毋庸置疑,壳牌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奥格尼地区的事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但现在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可以对其展开刑事调查。把大量证据整合是将壳牌公司绳之以法的第一步。我们现正准备向相关机构提交刑事立案,以便当局提出起诉。”

奥德莉·高兰(Audrey Gaughran)
我们所检视的证据表明,壳牌公司屡次鼓动尼日利亚军方对付社区抗议活动,哪怕明知可能导致谋杀、强奸、酷刑及村庄被烧毁。

 

尼日利亚政府镇压奥格尼民众的行动在22年前以处决9名奥格尼人告终,当中包括领导了抗议活动的作家及活动人士卡山伟华(Ken Saro-Wiwa)。当时,明显不公的审判,引发了全球抗议。2017年6月,当中4人的遗孀在荷兰提起针对壳牌公司的诉讼,指控该公司是导致4人死亡的同谋。

个人或企业若鼓动犯罪、为犯罪提供便利、加重犯罪程度或助长犯罪,便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例如在明知企业行为有可能导致犯罪的风险或与加害者关系密切的情况下。国际特赦组织的新报告《犯罪企业?》(A Criminal Enterprise? )揭示出,壳牌公司在奥格尼所涉之罪行符合以上情形。

在20世纪90年代,壳牌公司是尼日利亚唯一一家最主要的企业。在奥格尼危机期间,该公司与尼日利亚政府结成了商业同盟,并频繁会面以商讨如何保护自身利益。

内部纪要及会议记录显示,壳牌公司游说政府高级官员以获取军事支持,甚至在安全部队对抗议者实施大规模杀戮后亦无改变。这些记录还显示,壳牌公司多次向军队或警方提供后勤或财务支持,即使明知自己涉及杀害手无寸铁的村民。

壳牌公司一贯否认自身涉及人权侵犯行径,但其至今未就任何指控展开过调查。

壳牌公司知道什么?

奥格尼地区的抗议活动由组织“奥格尼人生存运动”(Movemen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Ogoni People,简称MOSOP)领导,旨在应对壳牌公司石油泄露对环境造成的灾难性影响。1993年1月,“奥格尼人生存运动”宣布不欢迎壳牌公司在当地营运,这迫使该公司以安全考虑为由暂时搬离。

在壳牌公司于公开场合试图淡化其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之际,内部文件亦显示,公司内部资深员工深知“奥格尼人生存运动”有理由对壳牌表达不满,并高度关切公司输油管道的不良状况。

1990年10月29日,壳牌公司要求被称为机动警察(Mobile Police)的准军事精英警察部队对其位于乌梅切姆村(Umuechem)的设备提供“安全保护”,该村正是和平抗议活动发生的地点。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机动警察用枪和手榴弹袭击了村庄,杀害了至少80人并烧毁了595家房子。许多人的尸体被扔进附近的河中。

至少从那时起,壳牌公司的管理层大概知晓要求安全部队介入可能招致的危害。然而,有明确证据显示,壳牌公司依然故我。

例如,1993年在其撤离奥格尼地区后不久,壳牌公司屡次要求尼日利亚政府在奥格尼部署军队,保护其承包商正在铺设的新输油管道。此举导致拜阿拉村(Biara)11人在4月30日被枪击,另外还有一名男子在5月4日于农瓦村(Nonwa)被击毙。

在农瓦村枪击事件发生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壳牌公司管理层与政府和安全部队的高级官员多次会面。

这些会议的记录显示,壳牌公司非但没有就手无寸铁的抗议者遭到枪击之事提出关切,反而积极游说政府及安全部队允许其在奥格尼地区继续经营,并提出以“后勤”协助作为回报。

财务支持

壳牌公司亦提供了财务上的支持。其中一份公司内部文件显示,在1994年3月3日,该公司向专司在奥格尼地区“恢复秩序”的内部安全特遣部队(ISTF)支付了逾900美元。而仅仅10日以前,该部队指挥官刚下令在壳牌公司位于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的总部外朝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开枪。文件中称,这笔款项是为“聊表谢意并激励其对[壳牌公司]未来的工作继续提供优待。”

奥德莉·高兰指出:“有无数次,只要壳牌公司就应付其所谓的‘奥格尼问题’向政府请求协助,奥格尼地区便会发生新一轮的残暴人权侵犯行径。其中的因果关系显而易见,很难说壳牌公司未意识到其请求将被如何解读。”

“有时,壳牌公司在流血事件中起到了更为直接的作用。例如,该公司送武装力量到某地以驱散抗议者,而不管这一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此举明显等同对后续发生的骇人犯罪提供便利或助长这些罪行。”

点名目标社区

1993年12月13日,壳牌公司在政变后,军事指挥官萨尼·阿巴查(Sani Abacha)上台后不久,致函河流州(Rivers State)的新军事将领,点名提到举行抗议活动反对该公司的具体社区,并请求协助。

一个月后,即1994年1月,政府下令成立内部安全特遣部队。当年稍晚时候,该部队对奥格尼一众村庄发动袭击,杀害、强奸、虐待折磨并拘押民众,针对奥格尼地区的暴力行动亦随之到达了巅峰。

国际特赦组织于1994年6月24日发布的报告指出,约有30个村庄受袭,“逾50名奥格尼族群成员据称遭到法外处决。”内部安全特遣部队的指挥官在电视上对这些袭击行动大吹大擂,这些行动亦受到了广泛报道。当年7月,荷兰大使告知壳牌公司,军队已经杀害了约800名奥格尼人。

作家卡山伟华成为镇压目标

壳牌公司的内部文件显示,在1994至95年间,时任该公司尼日利亚董事长的布莱恩·安德森(Brian Anderson)与萨尼·阿巴查将军至少有过3次会面,当时正值奥格尼危机的顶峰。1994年4月30日,安德森用“奥格尼及卡山伟华问题”来形容“奥格尼人生存运动”的反抗所招致的经济后果。

抗议活动的作家及活动人士卡山伟华(Ken Saro-Wiwa)本已是政府打压的目标,安德森在会谈中提及他实属不顾后果地鼓动政府采取针对他的行动。安德森在汇报中表示,在会议结束时,他意识到阿巴查“将以军事或警察力量介入”。

果然,不到一个月,卡山伟华和其他“奥格尼人生存运动”的领袖便被拘捕。他们被毫无依据地指控涉及谋杀4名著名传统领袖,并遭到羁押,期间被禁止与外界联系。在押期间,他们受到酷刑虐待,在虚假的审判中被判有罪并于1995年11月被处决。

国际特赦组织检视的文件显示,壳牌公司知晓卡山伟华极有可能被判有罪并被处决,但依然继续同政府商讨如何应对“奥格尼问题”。若说壳牌公司没有鼓动,甚至是背书政府针对卡山伟华或其他人采取的行动,实难以成立。

奥德莉·高兰表示:“卡山伟华在判其有罪的法庭上发表的最后陈述中警告道,壳牌公司或会在法庭上迎来对自己的审判。我们志在令这一天变为现实。”

“于卡山伟华及成千上万名在壳牌公司对奥格尼地区的摧残中生活被毁的人来说,正义必须得到伸张。”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与事件相关的三个司法辖区,即犯罪发生地尼日利亚,以及壳牌公司总部所在地英国及荷兰对此展开调查。

背景

壳牌各办公室间往来的传真、信函及电邮等公司内部文件显示,不仅当地员工应为该公司在奥格尼危机期间的行为负责。这些文件表明,壳牌公司位于海牙和伦敦的董事由始至终都知晓在尼日利亚发生的事件。

一份备忘录提及,董事们首肯了壳牌尼日利亚公司于1994年12月制定的一项详细计划,该计划事关公司应当如何应对随奥格尼抗议活动而产生的批评。1995年3月,壳牌公司伦敦总部的管理层在伦敦会见了尼日利亚军方的代表,期间双方同意“不时见面”以共享信息。

国际特赦组织致函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及壳牌尼日利亚公司,邀请其对此做出评论。壳牌公司答复道:

“你方信函中针对[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及[壳牌尼日利亚公司]的指控实属虚假且毫无法律依据。[壳牌尼日利亚公司]未与军方串通镇压社区动乱,亦从未在尼日利亚鼓动或倡导任何暴力行径。实际上,我方公司认为,对话是解决纠纷的最佳途径。我们一贯以最坚定的态度否认以上指控。”

下载完整报告(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