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受到威胁

June 30, 2017

香港的领袖不能屈于北京压力而损害人权

林郑月娥将于本周开始五年的任期管治香港,对于香港人被带到中国内地羁押,她显然毫不关心。

几名香港书商在2015年突然失踪,随后被中国内地国保部门拘押,林郑月娥接受电视采访时仅称事件是内地事务,对于众多珍惜香港的自由与法治的人来说,林郑月娥的言论叫人心寒。

香港的新任特首能否顶住北京的压力,这个星期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香港以庆祝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将是一个考验。

有报道称,在习近平访问香港期间,香港所珍惜的言论自由会进一步遭到压制,批评中国政府的横幅会被警方移除,以免造成“尴尬”。

如果报道属实,香港的政治领袖甘愿为取悦北京而侵犯香港市民的人权,那他们才是尴尬所在。

以下并非如亲北京的团体所指,是民主派为推进西方议题而做出的危言耸听。中国政府第三号人物张德江于5月27日发表有关香港回归的讲话,即已表明其蓝图,催促香港的领袖“切实履行基本法关于立法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性责任”。

这需要香港实施基本法第23条,立法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 窃取国家机密”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等行为。

北望神州,你会发现,旨在扭曲国家安全问题的计划是如何引发令人不安的后果。在保护国家安全的名义下,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颁布了一系列限制人权的法律。在这些法律中,“国家安全”的定义几乎没有任何限制,涵盖“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

政府可以任意追捕那些合法监督滥权行为,或仅是发表异议的人。人权捍卫者、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等成为政府打击的对象,往往被羁押与迫害,其中不少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泄漏国家机密”等国家安全相关的罪名,并加以指控。

活动人士苏昌兰声援香港争取民主的示威,被内地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莫须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起诉书清楚写明,导致苏昌兰入狱的原因是她于海外网站与社交媒体上对共产党及中国政府的批评。

上一次政府提出为23条立法是在2003年,当时50万人上街抗议,23条立法于是被搁置。

然而,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新一批年青活动人士冒起,自此北京看来有意强推这些国家安全的高压改革。

中国政府交付林郑月娥的职责似乎就是执行这项任务,尽管她在特首选举期间承认这个议题有很大争议,因此政府必须谨慎行事,尝试创造“有利立法的社会环境”。

香港的另一基石是独立的法院与法官,现在也同样受到攻击。香港的司法制度备受压力,要其在“敏感”案件中放弃客观独立原则,改为屈服于北京的政治要求。

在雨伞运动的示威中,7名警务人员因袭击民主派人士曾健超而被判刑,其后中央的喉舌精心策划了一场运动,抨击香港司法制度的公正性。

即使面对政治压力甚至人身攻击的威胁,香港的法官一直表现出勇气,严守法律与法律原则,继续做出独立和不偏不倚的判决。各位法官依然紧守防线,保护大家免被滥权,并捍卫《基本法》所保障的权利。

国家主席习近平高唱“法治”,但在他的愿景中根本没有司法独立。在他的政权下,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批评司法独立是“西方错误思潮影响”。没有司法独立性和公正审判,一旦案件提交法院审理,几乎可以肯定被告会被判有罪。

中国政府看来有意在香港复制这种模式,对法院施加控制。张德江在其关于香港回归的讲话中,宣布北京决心处理香港的问题,包括以“强大法律武器”,解决“借机加劲抹黑中央政府和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内外势力”。

这些法律武器似乎是延续利用“公共秩序”及“非法集会”等措辞含糊的罪名,威吓敢于挑战当局的人,这种做法可能透过利用法律工具,但此举在国际法之下属于非法。

面对中国政府企图催毁香港自由的势力,许多民间团体已准备捍卫这些价值,即使他们的政府可能不愿意这样做。

林郑月娥有机会捍卫人权,反抗北京把其压迫性的政策延伸至香港。如果她和其他政治领袖默许北京的做法,将有数以百万计的香港人准备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