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 2018土地权洪都拉斯111Views

图片故事:反对修建大坝的行动者遇害,女儿继承其遗志


2016年3月2日, 洪都拉斯环境及原住民权利捍卫者贝尔塔·卡塞雷斯 (Berta Cáceres)被枪手闯入其因蒂布卡省(Intibucá)的住所槍杀。

照片:ORLANDO SIERRA/AFP/Getty Images

当时,贝尔塔正与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COPINH)开展倡导运动。他们一直大力反对修建阿瓜札卡大坝,因为它可能对原住民伦卡族人造成威胁。

这水电站工程在瓜尔克切河(Gualcarque River)上修建,这条河流属于伦卡族人(Lenca)世世代代所拥有的土地的一部分,亦是其重要的精神家园。贝尔塔曾因为自己的倡导工作被授予戈德曼环境奖(The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照片:Amnesty International/Sergio Ortiz

虽然洪都拉斯检察总长办公室拘捕了8名嫌犯,包括一些与阿瓜札卡大坝的承建商洪都拉斯能源发展公司(Desarrollos Energéticos S.A.)有联系的人和一些与军方有关系的人,但究竟何人下令杀害她的问题却依然悬而未决。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担心,被指下令杀害贝尔塔的政府高层官员或公司不会因而受到调查。

国际特赦组织美洲区主任艾瑞卡·格瓦拉罗萨斯(Erika Guevara-Rosas)评论道:“贝尔塔·卡塞雷斯惨死两年后,该案依旧尚未水落石出,亦未将所有责任人绳之以法,这传递出一个令人心寒的信息,就是人权捍卫者若敢于对洪都拉斯的掌权者提出挑战,便有可能被杀害,而行凶者不会受到制裁。”

何人下令杀害贝尔塔·卡塞雷斯于的问题却依然悬而未决
照片:Amnesty International/Sergio Ortiz

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的其他成员因为勇于为自己的信念抗争而一直受到威胁。2017年6月,索特罗·查瓦利亚(Sotero Chavarría)和另外两名协调员从一个社区返家的途中被一辆汽车尾随和骚扰,那辆汽车的司机试图迫使索特罗的座驾冲出马路。在这次遇袭后,索特罗亦举报多次遭到其他威胁。

贝尔塔·卡塞雷斯
照片:Amnesty International/Sergio Ortiz

贝尔塔的女儿贝莎·苏尼加(Bertha Zúniga)继承了她的遗志,继续勇敢地发声。贝莎表示:“在我母亲遇害前,商界、私人保安人员、政府官员和有组织犯罪团伙之间有明显的联系。由于它们在我母亲被害一案中沆瀣一气,要进行彻底的调查变得越来越难。我的母亲应该有权讨回公道,揭露各方的共谋行为刻不容缓,这对我们避免同类事件在今后再次发生至关重要。”

贝莎·苏尼加·卡塞雷斯
贝尔塔的女儿贝莎·苏尼加(Bertha Zúniga)照片:Amnesty International/Sergio Ortiz

贝莎和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的成员继续一起尽其所能地保卫环境,致力于通过一系列活动赋权伦卡族人。

倡导者丽莲·埃斯佩兰萨·洛佩斯(Liliam Esperanza López)收到寄自加拿大的声援信息,她将其分类整理并与原住民社区中的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成员分享。

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
照片:Amnesty International/Sergio Ortiz

贝莎和其他人一起透过洪都拉斯民众委员会与原住民组织设立的社区电台发声,对抗财雄势大的企业。

贝尔塔的女儿贝莎·苏尼加
照片:Amnesty International/Sergio Ortiz

8人被控谋杀贝尔塔·卡塞雷斯(Berta Cáceres)的刑事案件会于今年8月23和24日举行庭审。倡导者们并未放弃抗争,在讨回公道之前都不会停歇下来。

在一篇写给妈妈的文章里面,贝莎说:“你一直说有一天你会因为你的抗争而遇害。两年前清晨,我收到一个电话,确认了你一直跟我们说的这一番话。 收到电话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们需要传承你为公义而斗争的力量和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