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18中国表达自由658Views

恶搞视频呼吁谷歌员工抵制”蜻蜓计划”,对抗网络审查

November 27, 2018

国际特赦组织发起全球行动日,抗议秘密推进的“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

在中国开发这一审查版搜索引擎的计划,将令互联网用户对谷歌(Google)的信任荡然无存,国际特赦组织今日警告道,这项计划将成为科技公司协助政府侵权行径的危险先例。

国际特赦组织发起了一项全球请愿行动,呼吁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终止开发这一项目,这一代号为“蜻蜓计划”的搜索引擎将会屏蔽包括“人权”及“天安门镇压”在内的搜索词条。此事在谷歌公司内部引起哗然,之后,国际特赦组织通过在谷歌公司外发起抗议活动及在领英(LinkedIn)发送目标消息的方式,联络该公司员工并呼吁他们签署请愿书。

一则招募员工参与“蜻蜓计划”的恶搞视频在结尾处把谷歌公司的座右铭改为:“不作恶 —— 除非有利可图” (Don’t be evil – unless it’s profitable)。

国际特赦组织科技与人权研究员乔·韦斯特比(Joe Westby)评论道:“这是谷歌公司的分水岭。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搜索引擎,谷歌应当争取实现一个人人均能自由获取信息的互联网世界,而非为中国政府的反乌托邦做法背书。”

乔·韦斯特比
谷歌应当争取实现一个人人均能自由获取信息的互联网世界,而非为中国政府的反乌托邦做法背书。

 

“谷歌公司的不少员工都公开反对这些计划,不愿在中国政府操控信息和打压异议人士的行动中助纣为虐。他们勇敢而坚守原则的立场令谷歌高层自惭形秽。今天,我们和谷歌的员工团结一致,邀请他们与我们一同呼吁桑德尔·皮查伊终止蜻蜓计划,重申谷歌对于人权的承诺。”

政府镇压

中国是全世界互联网审查及监视制度最厉害的国家之一。2010年,谷歌以网络言论自由受限为由公开退出了中国的搜索引擎市场。自那时起,中国政府的镇压进一步升级,谷歌打算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捍卫人权,目前仍是未知之数。

由《截距》(The Intercept)获取的公司内部文件显示,谷歌公司在蜻蜓计划下开发的源程序将遵守中国政府的审查规则,自动识别并过滤被中国政府所屏蔽的网站及“列入黑名单的敏感问题”。《截距》表示,谷歌为该计划制定的黑名单包括“学生抗议”、“诺贝尔奖”等中文词条,另外还有暗示批评中国主席习近平的词组。谷歌亦须与中国的审查人员合作,打压涉及正在发酵的社会问题的帖子,包括中国政府对不断发展的#我也是(#MeToo)运动之回应及其对少数民族的拘押。

源程序亦会使当局更加容易追踪用户的搜索行为,这意味着,谷歌很有可能会帮助中国政府拘捕或监禁民众。中国的法律法规要求科技公司必须全面配合公安人员的调查。

蜻蜓计划的推行亦有可能使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构想获正式认可,即政府对于民众可以获取的信息拥有绝对控制权,并有权不受限制地获取公民的一切网络数据。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于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正通过为外国官员开展大规模的培训、向其他政府提供科学技术,以及强迫国际企业(哪怕是在中国境外的)遵守其规则的方式,积极地向全世界输出自身的互联网控制模式。

自由之家
中国正在积极地向全世界输出自身的互联网控制模式。

 

针对蜻蜓计划受到的批评,谷歌在回应时表示,公司致力于保障用户的基本权利。然而,该公司并未交代如何令这一承诺与一项明显是同意审查和监视的计划相符。该公司领导层亦试图置批评于不顾,声称其不过是在探索重回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可能性,且不清楚其是否“会或可以”推出这一产品。但一份外流的谷歌高管评论显示,在这项计划被公开前,该公司已经致力于完成蜻蜓计划,以便其尽快问世。

乔·韦斯特比指出:“谷歌应停止含糊其辞并做出决定,是为了全球人民捍卫一个自由而公开的互联网吗,还是助纣为虐,去创造一个这样的世界:某些国家的某些人被排除在互联网所带来的益处之外,且权利常常在互联网上受到侵害。”

“若谷歌乐于臣服于中国政府严苛的审查规则,又有什么能够阻止它与其他控制了信息流通并密切监视本国公民的专制政权沆瀣一气呢?身为市场领头羊,谷歌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将成为其他科技公司的先例。桑德尔·皮查伊必须为所应为,永久性地叫停蜻蜓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