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 2017中国拘禁泰国董广平1303Views

良心公安董广平千里逃亡, 但新生活竟是一步之遥


还差一点点,董广平一家三口便能够在加拿大开展新生活。

然而两年前的今天,董广平被当局由泰国遣返中国,与妻女分离。

曾是公安,因纪念六四失去工作

来自河南省郑州市的董广平原是一名公安,1999年因为派发批评政府的文章及纪念六四事件失去工作,并在2001年被判入狱三年。出狱後继续参与政治活动,2014年5 月至2015年2月,再次因为参与六四纪念活动而被拘禁。

董广平太太谷书华说2014年警察来抄家,态度很差,说了很难听的话,女儿目睹整个过程,心灵受创,有一段日子不能上学。

董广平获保释後,因为不堪当局对家人的骚扰,亦害怕再次因政治活动被捕,在2015年9月逃到泰国,妻子和女儿在同月抵达。一家三口在曼谷相聚的短暂日子里,女儿的状况也有改善,董太说,“董广平也放心,终於获得自由,没有被警察骚扰。”三人在泰国申请联合国难民署难民身份。

董广平一家在泰国
董广平一家在泰国

 

可惜安稳的日子总是太短。到了10月中,泰国政府以违反入境法为由,拘留董广平。董太说有中国官员曾经亲身到拘留所,另外更听闻有陌生人付了一笔费用,这笔费用可能是与非法居留有关的罚款,是遣返中国前必须打通的关卡。

及後,联合国难民署代表及加拿大外交人员到拘留所探望董广平,并加快审批,批准他们一家三口以难民身分到加拿大。董太忆述2015年11月11日,加拿大的官员在曼谷的移民拘留所签定了接收一家三口的文件,安排他们於11月18日离开泰国前往加拿大。

董太说董广平当时看起来挺轻松,甚至在说笑。他以为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很快就可以跟家人重聚。他甚至安慰董太叫她不要担心,说可以回家後详谈。

离加拿大一步之遥

三天後,妻子突然收到噩耗,指董广平已被遣返中国。董太说:“没想到会这样,那时董广平是乐观的,以为待一段日子便可以到加拿大安定生活。”“白天我还带著食物,买了点东西到拘留所探望他,想不到晚上他就被带走了。”後来确定他在11月13日被带回中国。

联合国难民署、外交大使及人权组织纷纷谴责当局,泰国官员承认是应中国政府要求把他遣返,却否认知悉他已获批准以难民身分到加拿大。不过,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却向我们机构确认,他们在董广平被遣返前已经跟泰国当局沟通[1]

董广平在中央电视新闻上
董广平在中央电视新闻上

11月26日,董广平出现在中央电视新闻,“承认罪行”。他现被拘留在重庆的看守所。政府指派了律师去取代家人聘请的人权律师。政府的律师本来通知家人2017年4月会开庭审讯,後来却无故取消了。同年7月该名律师请辞,家人再聘请律师,却被告之董广平选择自辩,并不批准律师与董广平见面。

直到今天,家人还没有收到任何关於拘留、诉讼和审判的正式通知。

在异国的不安

董广平被遣返中国後,董太唯有带著女儿来到加拿大,两母女开始了在异乡的生活。

“一直也在惊恐慌乱中,脑海一片空白,心里害怕,没有安全感。这里生活比较艰苦,因为语言不通,没法找工作,像傻子一样甚麽事也办不到。”来到陌生的国度,董太说也有一些当地的民运人士支援,“其实各有各的家庭,各自要过日子,也不能依靠别人的关心去过生活。财政方面很紧张,依靠加拿大政府的支援。”被迫离乡别井,不但没法跟丈夫联络,自己的父母也没法沟通,“已经有一年没有跟在国内的父母联络,公安去父母家,说我跟西方反华势力在一起,叫我回去,否则後果严重。”

董广平太太谷書華(中)与女儿(右)抵达加拿大
董广平太太谷書華(中)与女儿(右)抵达加拿大

滋扰岂止在国内,董太多次接到一个陌生人从柬埔寨打来的电话,“对方说认识重庆处理董广平案子的话事人,告诉我董广平的案件严重,叫我带女儿回国,案件便容易解决,否则至少要关十年,可能一辈子见不到面,还播放了一段审问他的录音片段,只得十数秒,虽然不太清楚,我仍认得是他的声音。但我不相信这个人,我说可以自己一个回中国,但他说不能,一定要我跟女儿一起回去,他打了好几次电话来骗我回去,於是我告诉加拿大一名官员,他说如果担心可以报警。”

不安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两母女在异乡过著简单的生活。董太每天上英语课,一星期做一次义工,其馀的日子不敢四处走,顶多週末跟女儿到公园散散步。“女儿正值青少年期,但不交朋友,很少出外,除了上学,间中到图书馆找资料,其馀时间都在家里,她觉得不安全,而且三年前看到爸爸被捕,心理受到影响。如今晚上睡觉时经常会惊醒,大哭大叫,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

董广平太太谷书华
“女儿三年前看到爸爸被捕,心理受到影响。如今晚上睡觉时经常会惊醒,大哭大叫,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

平静的加拿大也没法让人释怀,女儿的成长过程如此动盪。

“她八个月大时,爸爸被关了三年,所以自小欠缺父爱,一直比其他小孩成熟和敏感。我一直没跟她说爸爸做的事,直至2014年她目击抄家,才慢慢告诉她,当时她也不了解,为何爸爸总是为别人奔波。董广平在泰国被拉走後,她经常一整天不说话,只偷偷流泪。现在别人说起爸爸的事她便会哭。她也不跟我说,甚至不让我说。”

从不理解到参与抗议

董广平太太谷書華在加拿大近照
董广平太太谷書華在加拿大近照

从普通的家庭主妇到今天不停为丈夫发声,董太最初也不太明白丈夫在做甚麽。“其实之前我也不太支持,追求民主自由的代价很大,也顾不了家庭,我们的经济条件一直不好,我也跟他提出这方面的问题。他从来没有跟我解释,但就是一直没有放弃。直至2014年,郑州纪念六四事件,拉了十几个人,我才慢慢理解。我也有很大的转变,河南省委办公室在我家附近,常常有人在门口抗议,我每次经过像看热闹,却不关心。董广平被捕後,我也到不同政府部门抗议举牌,那时才知道,自己的权利被剥夺,被打压,一步步看清楚中共如何破坏人权。”

两年後,她们没有放弃,大概在远处的董广平也在坚持。

“据知他最近被换到一个偏远市郊的看守所,那里关了很多吸毒的人,让我很担心,我知道他绝对不会认罪,他不是坏人,也没有做坏事,现在只希望他身体健康,要坚强生活,有天能够有尊严地,过著民主自由的生活。”董太坦言感到不安,唯有不去细想。“女儿的路还很长,盼望她能够在自由的国度快乐生活,融入社会,很感谢加拿大政府的帮忙。因为言语不通,我却没法融入社会,只希望日後能找到工作,安稳生活。真心希望中国终有一天能有民主自由,我可以回去探望家人朋友。”

董广平被控以“非法偷越国境”及“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但两年来一直没有开庭审判。董太太寄望外界,人权机构,还有加拿大政府继续关注事件,迫使中国政府明确交代这件事情。

泰国三年来强行遣返百多名难民

董广平被强迫带回中国这件事,让外界关注泰国的难民问题。由於泰国政府没有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所以在境内申请庇护者的身份得不到 法律认同。然而即使泰国不是难民公约的缔约国,也要遵守国际公约的“不驱回原则”,即是不得将难民驱逐或送返母国或任何可能严重侵害其人权的国家。董广平事件就是违反了这个原则。

我们今年10月发表的报告《进退维谷》指出,过去3年间,泰国政府向外国政府屈服,强行遣返需要保护的难民,违背了“不驱回”的国际法原则。报告追查了4起强行遣返案,涉及百多名来自中国、土耳其和巴林的人,其中包括被遣送回中国的109名维吾尔寻求庇护者。这些被遣返者有些现时处境未明,有些则被拘捕或遭到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

宋志宇与太太在泰国
宋志宇与太太在泰国
董广平事件也让不少由中国往泰国寻求庇护的人士感到担忧,两年前逃到曼谷的宋志宇是法轮功学员,他说他目睹自军政府上台的转变。“以前警察不理我们但2014年下半年,警察开始有目的地拉人,我感到是当头一棒,中共向海外输出人权迫害,打压尾随而至。泰国的移民局受到中共压力,利用泰国的法律捕捉我们,因为我们的身分存在灰色地带。”宋志宇感到不安全,他开始营救被关的法轮功修练者,并决定离开泰国。他说当时得到一个机会,坐了一条船离开,虽然风险很大,也有生命危险。”但我没想太多,至少我还活著,便有理由去做,用行动向世界发声。”他希望让世界知道在泰国申请难民身份人士的处境。

宋志宇一行数人结果在海上遇险,折返後被泰国当局拘禁。“律师说,泰国当局无论怎样也会把我关起来,於是我决定逃离泰国。来到马来西亚,因为已有难民身分不用再申请,这里比较平静,没有被拉的风险。”

往泰国寻求庇护的中国少年
“在泰国,就像在院子里活动。而在国内,是彻底的被关在笼子里。”

同样在两年前逃到泰国的一位少年,因为家人上访,参与维权活动而被捕,没办法下只好逃亡。“来到泰国後,很少外出,因为没有法律保护,且知道这里有很多中国特务,不敢接触其他人。由於难民身分在泰国不被承认,希望有一天能离开,到其他国家。”他认为泰国比起中国是稍为自由一点,“在泰国,就像在院子里活动。而在国内,是彻底的被关在笼子里。”

盼望笼里的人自由,院里的人安全,在看守所的董广平一切安好。

[1]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Thailand: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p.28 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asa39/7031/2017/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