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死刑报告:亚太地区处决数量攀升,新增逾千起死刑判决


亚太地区于2018年已知的处决数量增加了至少136宗,主要原因是越南当局罕有地披露相关数据。由于难以取得相关信息,区内的处决总数仍然有数字上的差异,而与前几年一样,这些数字并不包括被认为在中国发生的数以千计处决。然而,总数仍然在前几年录得的范围内(2017年为93宗,2016年为130宗)。

巴基斯坦的死刑执行数量持续下降,据报与2017年的60宗相比,2018年进一步减少了77%,但日本在一起广受关注的案件中绞死13人后,年度处决数字却增加了两倍多,从4起增至15起。中国朝鲜的数据仍然秘而不宣,妨碍我们对两国的趋势进行准确评估,越南在某种程度上也受到同样的影响。

+表示国际特赦组织计算的数字是最低数字;如+之前没有数字,表示国际特赦组织确信至少有一次处决,但无法确定数字。

9个亚太地区国家的处决数量与2017年相同,原因是孟加拉国马来西亚并没有执行任何死刑判决,而台湾泰国则在暂停处决后恢复了执行死刑。印尼已连续第二年没有执行死刑。

据了解,该地区新增了至少1,100起死刑判决,比前一年纪录到的1,037起略有增加。已知的死刑判决数量出现变化,主要是由于取得的数据出现数字上的差异,特别是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在马来西亚,国际特赦组织首次获得官方数据,比以往通过监察法院和媒体而取得的数字有显著增加。在斯里兰卡,当局并没有提供有关信息,国际特赦组织收集到的数据可能远低于真实数字。印度法院判处死刑的数量比上一年多了50%,由108宗增至162宗。

据知17个国家有死刑判决,马尔代夫在2017年仍有死刑判决,但2018年没有判处任何人死刑。

亚太地区的国家使用死刑时,往往违反国际法和国际标准。根据国际法,死刑仅限于“最严重罪行”,然而此刑罚在亚太地区却被广泛用在未达到该门槛的罪行,包括腐败等经济犯罪,甚至在国际法下根本不被视为犯罪的行为,如“亵渎罪”和与涉毒罪行。

中国和新加坡据报有就涉毒犯罪执行处决,但国际特赦组织未能证实越南去年是否也有这类处决个案。据知有9个国家为惩罚涉毒犯罪而判处死刑,使亚太地区再次成为全球针对此类犯罪诉诸死刑比例最高的地区。

中国

国际特赦组织相信,中国继续执行并判处数以千计的人死刑,是世界上处决人数最多的国家。有关使用死刑的数据仍被列为国家机密,令人无法独立评估有关趋势,以及政府官员声称处决数量有所减少的可能性。 国际特赦组织再次呼吁中国政府提高使用死刑的透明度,并全面公开相关信息。

中国继续执行并判处数以千计的人死刑,是世界上处决人数最多的国家。

死刑仍然适用于46项罪行,包括一些不符合“最严重罪行”门槛的非暴力罪行。根据国际法及国际标准,死刑只限于“最严重罪行”。国际特赦组织通过监测一年间收到的信息,以及上传至最高人民法院网上数据库中的裁判文书, 记录到的大多数死刑案件皆涉及谋杀和涉毒罪行。

6月23日,广东省陆丰当局就10名被判犯了涉毒罪行的人举行公开“宣判大会”。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所有人的判决,并在宣判后即时执行处决。

中国至少有两宗死刑判决与贪腐有关,其中一起“暂缓执行死刑”,犯人在没有犯下其他罪行的情况下,于监禁两年后可获减刑。另一起案是涉及前任副市长的瞩目案件,但却没有提供这种减刑的可能性,令该案成为对整个社会的警示。

新疆在所谓的“人民战争”和“严打”运动中加强安全措施,影响该地区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这类运动通常导致死刑使用增加。

国际特赦组织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仍秘密使用死刑表示关切。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死刑判决,媒体的报道非常有限,目前只有著名维吾尔商人阿卜杜勒加帕尔·阿卜杜鲁苏尔(Abdughapar Abdurusul)的案件被报导。他的家人表示,他们担心他没有得到律师的协助,就在涉及几名被告的审判中被定罪。 近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在所谓的“人民战争”和“严打”运动中加强安全措施,影响该地区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这类运动通常导致死刑使用增加。学者曾批评,这些诉讼程序缺乏公正审判的保障,容易造成“非法处决”,却被用作为镇压的手段之一。

马来西亚

新当选的马来西亚政府于7月2日宣布,在该国的死刑法审查工作完成之前,已暂停执行死刑。 10月10日,首相署内实际上负责法律事务的部长拿督刘伟强(Datuk Liew Vui Keong)宣布,根据国家法律,32项可被判死刑的罪行中,内阁决定废除其死刑惩罚。但截至今年年底,实现这一目标的立法修订尚未提交国会。

国会于2017年底通过了1952年的《危险药物法》修正案,并于3月生效。法律在修订后,对所有贩毒案件保留了强制性死刑,但对那些因运输、发送或交付违禁物质而被定罪的人,如与执法部门合作挫败贩毒活动,则不会强制性判处死刑,但这种情况少之又少。在这种情况下,唯一可处以的替代刑罚是无期徒刑和不少于15下的鞭刑(为国际法禁止的残忍惩罚)。有别于关于改革的国际法及国际标准,修订后的法律不适用于以前曾被定罪的个人。

马来西亚政府宣布暂停执行死刑。内阁决定废除32项罪行的死刑惩罚。但截至2018年,立法修订尚未提交国会。

官方提供的数字显示,这一年有190人被判处死刑,其中136人(72%)涉及毒品相关犯罪,48人(25%)涉及谋杀罪,3人(2%)涉及枪械罪,还有3人(2%)因绑架和谋杀。这些案件中有60人(32%)是外国国民,其中51人(38%)涉及与毒品有关的案件,9人(19%)涉及谋杀案。

截至2018年12月,马来西亚有1,275名死囚。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报告显示,死囚中有142名(11%)女性和568名(45%)外国人;932人(73%)因涉毒犯罪被定罪,317人(25%)涉及谋杀罪。其他被判死刑的人所犯的罪行包括非法持有枪支(13起)、涉及向国家元首宣战之罪(9起)、绑架(5起)、抢劫导致死亡(2起)以及《内部安全法》中的一项犯罪(1项),但此罪行已被废除。

新加坡

如前几年一样,新加坡在使用死刑方面有逐渐上升的趋势,主要用于涉毒品犯罪。自2003年以来,新加坡的执行死刑数量首次达到两位数。在13起处决当中,有7起在10月执行,当中11人被判贩毒罪,2人被判谋杀罪。

该国作出了17起新的强制死刑判决,其中一起涉及谋杀,16起涉及贩毒。其中两起由上诉法院判处。

新加坡在使用死刑方面有逐渐上升的趋势,2018年作出了17起新的强制死刑判决。

9月17日,《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生效。修正案引入多项措施,其中包括在警方审问期间拍摄录像,以及限制人们在定罪和判刑最终确定后可向法院提出上诉的理由。

台湾

台湾自2016年以后首次于8月31日执行死刑,是蔡英文总统领导下的政府首次批准执行死刑。蔡清祥被任命为法务部部长一个月后,就下令执行这起处决;而在不足24小时之前,一名前死囚才被高等法院判定可获1,700万新台币(550,000美元),作为其冤案的赔偿。 案中男子于2006年首次被判处死刑,后于2017年被判所有罪名不成立。

2月,一名男子因凶杀罪成被判死刑;7月,另外两名男子各自因纵火罪和凶杀罪成而被判死刑。一个月后,最高法院推翻另一名男子的纵火定罪和死刑判决,并下令于10月重审。 截至年底,台湾共有42名死囚,其判刑已是最终判决。

越南

越南作出罕见的措举。2018年11月13日,越南司法部长黎成龙(Lê Thành Long)在国民议会表示,与前一年相比,该国诉诸这种惩罚的数量激增。据部长称,截至11月初,该国已执行了85起处决,并判处122人死刑。

尽管越南罕有地发表这种声明,但有关使用死刑的数字仍被列为国家机密。当局在2017年和2018年披露的处决和死刑判决数字,证实了国际特赦组织和其他团体多年来的关切,但这些数字与该国在现实中实施死刑的情况相比,只是冰山一角。

越南使用死刑数量激增据,官方称截至2018年11月初,该国已执行了85起处决,并判处122人死刑。

与往年一样,国际特赦组织继续监测该国的处决和死刑判决报告,但只能够收集到有限的案件信息。这些报告显示,死刑继续广泛用于涉毒犯罪和谋杀罪上,仍有几名人士因贪腐等经济犯罪而受到这种惩罚。

在对越南的审议中,禁止酷刑委员会关注到,通过酷刑获得的口供据报导致死刑判决。委员会进一步强调,极其恶劣的拘留条件可构成酷刑或虐待,包括在不通风的囚室中单独监禁;食物和水不足;每天24小时被戴着手铐脚镣;还有身体虐待。 委员会建议建立一个有效的系统,以在全国收集统计数据,包括使用死刑的数据。

点击了解全球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