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法院已成为政府打压异见人士的工具


柬埔寨政府正利用自己的法院令人权捍卫者及政治活动人士噤声,国际特赦组织在新报告《非正义的法院》(Courts of Injustice)中表示。

柬埔寨政府利用对于刑事司法系统的严密控制,对政治反对派成员、工会活动人士、人权活动人士,以及政治评论人士提起了一系列莫须有的指控,以对他们进行骚扰、恐吓及惩罚。

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主任占帕·帕特尔(Champa Patel)评论道,“在柬埔寨,法院是政府手中的工具。虽然政府表面上说支持司法独立,但有证据显示其出于私利操控着刑事司法体系,使其服务于政治目标,令那些观点不被政府容忍之人噤声。”

“柬埔寨不单没有在法律的基础上实现正义,我们的研究更揭示,程序性规定如何被扭曲以服务于政府的既定目标,在当局的授意下得出既定结果。当局必须撤销对和平活动人士受到的所有指控,并且立即释放他们,这尤为重要。”

当局发动了一系列协调行动,以镇压国内所有的公开批评,不论其多么和平理性。作为行动的一部分,目前有27名人权捍卫者及政治活动人士被囚,另有数百人正处于刑事司法程序中。

这份新简报详细描述了柬埔寨不透明的刑事司法体系如何被政府操控,以毫无根据的指控羁押活动人士,再对他们进行不公正审判。

柬埔寨人权和发展协会5人案

去年,柬埔寨历史最悠久的人权组织——柬埔寨人权和发展协会(ADHOC)的5名现任及前任员工受到长期任意拘押,成为2016年最为知名的迫害案件之一。这5名人权捍卫者因一桩声称的性丑闻而遭到任意且不公的贿赂罪指控。他们自此处于审前羁押中,迄今已逾一年。

时任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副主席根索卡(Kem Sokha)亦被指卷入这桩丑闻,该党其他成员也受到了一系列莫须有的刑事指控。

提瓦妮(Tep Vanny)案

简报中详述的另一起案件是柬埔寨知名度最高的活动人士提瓦妮的案件,自上次大选后,她已被拘捕了至少5次。

提瓦妮是一名住房权活动人士,过去10年间,她一直捍卫自己地处金边中心的社区,在那里,数千户家庭被驱逐出自己的家园。

许多与她共同抗争的活动人士都是女性,同她们一道,提瓦妮遭到当局出于政治目的指控、骚扰、殴打、拘捕以及监禁。她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目前正在服刑。这已经是良心犯提瓦妮第3次入狱。

提瓦妮是国际特赦组织人权捍卫者全球运动的特写人物之一。

陷活动人士于不确定中

柬埔寨刑事司法体系令民众陷入圈套的方法之一,是让针对他们的刑事案件陷入僵局,不对案件展开初步调查及提起公诉。

这种行为让被指控之人陷入危险的不确定状态中。一旦进行刑事立案,当局便可以此作为借口,控制活动人士的行为长达数年。无论何时,即使多年以后,案件都可以被重启,而在此期间则无需进行任何调查或起诉。

有时,针对人权活动人士的刑事调查在极长的时间内都不会结束,这使他们长达数年都处于法律上的不确定状态。

“巧合的”时间

国际特赦组织检视的多起案件显示,有关案件应如何继续的决定并非基于调查进度做出,而是适逢示威、选举或与反对派协商等政治事件发生。

当局按照自身意愿扭曲法律时,通常不会向受指控之人充分告知其所面临的刑事诉讼程序。在另外一些案件中,调查与起诉在政治事件即将爆发前启动,使得关键的活动人士无法参加这些活动。

占帕·帕特尔评论道,“起诉似乎并非出于为过去的罪行伸张正义,而是对正义的嘲弄,以使人权捍卫者和政治活动人士无法行使自己的言论及和平集会自由权。”

不公正审判与定罪

在活动人士因和平行使权利而受到法庭审判的案件中,定罪几乎必定随之而来。国际特赦组织尚未获悉任何一起人权捍卫者或政治活动人士被判无罪的案件。

而只有在受到国际压力的情况下,当局才会以缓刑的方式释放活动人士。

占帕·帕特尔指出,“柬埔寨极需一个名副其实的司法系统。随着来自批评人士和反对者的压力日益增加,当局有可能利用法院对付更多的活动人士。惟有一个能令政府履行国际人权义务,而非按照政府意志行事、真正独立的司法系统,方能防止更多此类不公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