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南非人权报告


在前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于2018年2月被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免职后,国家俘获指控调查委员会(Commission of Inquiry into Allegations of State Capture)继续听取有关他领导的政府被控“俘获国家”(state capture)的证词。南非仍然存在严重的不平等问题,也进一步损害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例如在卫生服务方面缺乏治疗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的抗逆转录病毒(ARV)等药物。气候变化令干旱加剧,并持续威胁着数百万人的生存权,燃料价格上涨让食品价格全年不断攀升。

背景

5月8日,非洲人国民大会赢得大选。难民、寻求庇护者和移民继续遭受致命和有系统的仇外暴力,部分原因在于仇外犯罪多年来不受惩罚。8月和9月的暴力事件造成至少12人死亡,包括当地人和外国人,当地人和外国人所有的商店遭到洗劫,其财产亦被焚烧和毁坏。国家俘获指控调查委员会继续听取有关前总统雅各布·祖马领导的政府被控“俘获国家”的证词。委员会听到的证词令人心寒,涉及几个被认为与祖马有关的人涉嫌腐败来从中获益的指控。一名男子因涉嫌闯红灯而被约翰内斯堡市警察局拘捕,而由于警察的暴力行为持续,导致他在拘留期间死亡。

过度使用武力

独立警察调查委员会(Independent Police Investigative Directorate)是一个警察监督机构,在2018/19年度的报告中记录了393起警察行动导致的死亡案件和214起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的案件。此外,该委员会亦收到了124起警察强奸和270起酷刑案件

2月,非政府组织社会正义联盟(Social Justice Coalition)向独立警察调查委员会提起了正式申诉,原因是其秘书长阿索里勒·诺提瓦拉(Axolile Notywala)据称遭到警察袭击。 诺提瓦拉在开普敦市民中心外的一次和平抗议期间被拘押。他声称自己被拘捕期间遭受了虐待,包括被掌掴5次,戴手铐两小时之后才被指控干扰警方工作和煽动抗议者。不过,由于警方未能提交案件摘要,该案随后被撤销。

8月17日,托斯哥法索·斯拉赫勒(Tshegofatso Selahle)因为涉嫌在约翰内斯堡闯红灯,被该市警察局拘捕。警方称他有暴力行为,而且拒捕。8月18日,他在警方拘押期间因伤死亡,据称他的伤是他人殴打导致

8月,独立警察调查委员会证实,一名46岁的尼日利亚公民据称在东开普的金威廉敦(King William)死于南非警察部队成员之手。该委员会报告说,警察当时正在进行扫毒行动,死者在与警方会面期间身亡。截至年底,独立警察调查委员会对此事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性别暴力

性别暴力事件在该国继续飙升,其中包括8月下旬开普敦大学学生乌伊娜娜·梅耶提亚娜(Uyinene Mrwetyana)遇害一事。据称,她被一名在开普敦市克莱欣奇(Clareinch)邮局工作的42岁男子杀害。嫌犯以帮她取包裹为借口,在邮局下班后引诱她进入邮局大楼。这名男子在承认杀人后被拘捕,并面临强奸、谋杀和妨碍司法公正等指控。 11月15日,他因谋杀罪被判无期徒刑,因两项强奸罪被判两项无期徒刑,并因妨碍司法公正被判有期徒刑5年。 当被告出庭时,负责此案的检察官告诉法庭,梅耶提亚娜在邮局内被人强奸和用磅秤打死。

在梅耶提亚娜遇害后,媒体报道了全国各地妇女被杀或失踪的事件,这更显示出该问题的严重性。

9月,全国性的独立宪法机构性别平等委员会(Commission for Gender Equality)对性别暴力和杀害女性的凶手逍遥法外的问题表示关切,称“政府普遍缺乏果断行动” 和“长期拖延对性别相关案件的起诉”该委员会呼吁南非刑事司法系统优先处理此类犯罪行为, 并加大对强奸和性别暴力幸存者的支持力度。然而,公民社会团体报告说,指定为强奸幸存者提供医疗、法医、法律和咨询援助的瑟树热拉护理中心(Thuthuzela Care Centres)人手不足, 原因是政府失去国际财政援助后而无法提供资金。 此外,一些议员也表示,多个警察局有强奸工具包短缺及耗竭的问题

性权利和生殖权利

妇女和女童在寻求性和生殖健康服务与信息时继续面临挑战。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期间,国际特赦组织访问了夸祖鲁-纳塔尔省(KwaZulu-Natal)和姆普马兰加省(Mpumalanga)的社区,那里的妇女报告了避孕药物和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缺货和短缺的问题。 此外,由于政府在增加提供堕胎服务的公共卫生设施数量方面进展缓慢,且未能在卫生部网站上提供有关堕胎的信息,妇女仍然无法接受安全和合法的堕胎服务。 一些妇女向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她们要长途跋涉到公立医院接受堕胎手术,而且难以负担交通费用,结果因而造成了延误,并且,当堕胎程序被延误到超过法律规定的堕胎期限时,她们面临被拒绝堕胎的风险。另外,紧急医疗运输(救护车)的短缺依然是全国各地都有的问题。姆普马兰加省和夸祖鲁-纳塔尔省的社区成员继续报告说,他们在紧急情况下不得不支付私人交通费用。 该国在降低孕产妇死亡率方面持续取得进展, 但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进展速度太慢,无法达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指标。

2019年初,国家和豪登省(Gauteng)卫生部门发布指令,要求外国公民在公共卫生机构全额支付医疗费用。 在南非,接受公共卫生服务而免收费需要经过家庭经济情况的调查,但基础卫生保健、孕产妇保健、堕胎和急诊等关键服务应向所有人免费提供。《宪法》第27条保障了人民的健康权,包括生殖健康权。尽管当局后来撤销了这些指令, 但所造成的混乱却加大了人们获取卫生服务的障碍。据报道,一名妇女在8月于比勒陀利亚马姆洛迪的一所公立医院分娩时,医院工作人员因她是津巴布韦人而拒绝帮助她接生,以致她生了死胎

言论自由

记者在报道某些政治问题和腐败问题时,继续受到某些政客和非官方人士的威胁、骚扰和恐吓。

7月,南非全国编辑论坛(South African National Editors Forum)和一些记者就经济自由斗士(Economic Freedom Fighters)的领袖朱利叶斯·马莱马(Julius Malema)发表仇恨言论,向平等法院(Equality Court)提出申诉。此举源于他们之前受到的袭击,而他们认为这些袭击是为了骚扰并恐吓记者,阻止他们对该党及其领导人进行批评性报道。 此前,马莱马在公共政治集会和社交媒体上直接喊记者的名字,并让他的支持者“对付他们”。10月24日,法院判决南非全国编辑论坛败诉,其部分理由是不受欢迎、攻击性或有争议的观点不一定构成仇恨言论。3月5日,马莱马在他的推特账号上分享了记者卡丽玛·布朗(Karima Brown)的私人手机号码,使她因而更容易收到他的支持者发出的辱骂信息和恐吓电话。

法院听取了马莱马如何在其党准备5月8日的大选期间因记者的批评性报道而针对他们。其后,南豪登高等法院做出对布朗有利的判决

9月12日,马莱马宣布禁止独立调查新闻组织阿玛布加尼(amaBhungane)和《独行者日报》(Daily Maverick)的调查部门蝎子(Scorpio)参加经济自由斗士的政治活动。 马莱马在索韦托(Soweto)为已故津巴布韦前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举行的追悼会上对他的支持者说,这两家网络报纸应该被视作“敌人”。 据悉,这两家媒体曾对马莱马和经济自由斗士其他领导层的财务状况进行过批评性报道,包括他们据称从旺达建筑协会互助银行(Venda Building Society Mutual Bank)的高管那里获得大量现金注资。这家银行现已倒闭,该行的高管据报曾掠夺银行。

难民和移徙者的权利

难民、寻求庇护者和移民继续遭受致命和有系统的仇外暴力,部分原因在于仇外犯罪多年来不受惩罚,而且刑事司法系统有缺陷,使得这一弱势群体暴露在危险之中并得不到保护。 发生在8月和9月的暴力事件是自2008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暴力事件之一,造成了12人死亡,包括当地人和外国人,而主要属于外国人的商店则遭到洗劫,他们的财产亦被焚烧和毁坏。

引发暴力事件的原因是当地人指责外国人从事非法毒品交易,并掠夺了他们的工作和商业机遇等经济发展机会。

在约翰内斯堡和比勒陀利亚,属于尼日利亚人和其他外国公民的商店成为袭击目标,价值数以百万计美元的货物和财产被烧成灰烬。当地居民和外国人发生冲突,并发生了可怕的袭击和杀人事件,随后在9月的第一周,暴力急剧升级。

政府基本上没有解决过去在全国各地爆发的仇外暴力事件,反而不断将外国人当作替罪羊,声称他们应对高犯罪率负责,并给政府服务带来了压力和从事非法经营。

商业和人权

2012年8月16日,隆明(Lonmin)公司在马里卡纳(Marikana)矿场的矿工罢工,导致34人遭南非警察局的警察枪击身亡。7年后,直接受这一悲剧影响的受害人及家属仍在等待公义和补偿,包括适当的赔偿。 此外,还有70多人在枪击事件中受重伤,其中一些人终身残疾,失去了工作。

水权

在政府计划向55个村庄供水的项目投标陷入停顿后,供水基础设施崩溃,林波波省(Limpopo)吉亚尼(Giyani)内及其周边的村庄因而一直遭受缺水之苦。 尽管政府已向LTE咨询公司(LTE Consulting)、哈图土木(Khato Civils)和南赞比西(South Zambezi)等承包商支付了逾1.48亿美元,但重要的供水项目在2018年底前仍未交付

特别调查组随后向这3家公司发出传票,要求它们退还从政府处收到的款项

 

2019年亚洲人权盘点:青年人无惧打压,继续带领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