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 2017报告歧视缅甸罗兴亚人1975Views

露天牢笼:罗兴亚人陷入种族隔离制


露天牢笼:罗兴亚人陷入种族隔离制

自8月起,缅甸若开邦(Rakhine State)发生暴力浪潮,安全部队杀害罗兴亚人,烧毁村庄,迫使逾60万人越境逃往孟加拉。

在国际特赦组织历时两年的调查里,我们揭示这些暴力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探讨当局如何严格限制罗兴亚人生活的每一方面,并将他们幽禁于类似贫民窟的隔离区内,使其难以获取医疗保健和教育,在某些地区甚至不能离开自己的村庄。

国际特赦组织断定,目前情势符合“种族隔离制”的法律定义。

住在若开邦中部的25岁罗兴亚男子
我们没有足够的粮食,还不如被关进监狱,因为那样的话我们至少能按时吃饭,反正现在也像是活在监狱中

何谓种族隔离?

根据国际法,“种族隔离”被定义为包含一系列行为的危害人类罪,包括系统性的压迫制度,以及一个种族群体为维持对其他种族群体主宰地位所实施的行为。

种族隔离有立法、行政及其他措施配合,旨在阻止某种族群体参与该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生活,及剥夺其基本人权和自由。具体种族隔离罪行涵盖杀害、强奸及酷刑等公开暴力行为。

缅甸若开邦的官员对罗兴亚人的行动自由施加了极端限制,此举已构成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所定义的“严重剥夺人身自由”之罪行。

A map of Myanmar and Rakhine State

露天监狱

若开邦(Rakhine State)在缅甸西部,邻近孟加拉,有不同种族群体居住。尽管大部分人口是信奉佛教的若开族人,但主要是罗兴亚人一直受到政府策动的系统性歧视。

若开邦内的罗兴亚人实际上与外界隔离,行动自由受到严格限制,令他们被困于自己生活的村镇中。此类限制通过错综复杂的法律体系,“地方法令”及政策施加。

其中一项法规明文规定,“外国人”及“孟加拉族[对罗兴亚人表示轻蔑的称呼]”需特别许可方能往返各镇。在罗兴亚人大规模聚居的若开邦北部,即使往返不同村庄都受制于严格的许可制度。

在若开邦中部,罗兴亚人被幽禁在自己的村庄及安置营内。在某些地区,他们不被允许在路上通行,而只能走水路,且只能前往其他穆斯林村庄。

当局收紧出行限制的做法亦影响了许多罗兴亚人,令他们难以谋生或喂饱家人。靠出售商品为生的人被断绝了交易路径和市场,农民亦经常被阻止,无法到自己的田地里耕作。在受影响区域中,罗兴亚人营养不良和陷于贫困是常见的事,当局严格限制人道主义救援的行径令这一问题加剧。

一名25岁的罗兴亚男子说道:“现时非常艰难,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粮食,还不如被关进监狱,因为那样的话我们至少能按时吃饭,反正现在也像是活在监狱中。”

即使是在若开邦北部取得出行许可的罗兴亚人,也会时常在边境警察(Border Guard Police)驻扎的检查站,受到骚扰、被迫行贿、受人身袭击或被捕。

一名罗兴亚人乘坐公车时被警察拦下,他说:“共有4名警察,其中两人用棍棒打那些男的背部、肩部和大腿,另一人掌掴了那个女的4、5次。[……]随后,警察把他们带到警察局。”

在研究期间,国际特赦组织的员工亲眼目睹一名边境人员在检查站踢一名罗兴亚人,并记录了至少一起法外处决事件,当时边境警察将一名于宵禁时段出行的23岁男子击毙。

CHRISTOPHE ARCHAMBAULT/AFP/Getty Images

住在若开邦中部皎道镇(Kyauktaw)的罗兴亚村民
镇官说我们不能(在村庄)四周围走动,只能坐小船到其他穆斯林村庄。我们不能使用这里的路,我们可以走近及穿过道路到自己的稻田上,但不能走在路上。

政府医院拒绝接受罗兴亚人

若开邦医疗条件最好的实兑医院(Sittwe Hospital)拒绝接受罗兴亚人,除非有极度危重的病情,但即使如此,罗兴亚人也需获若开邦当局批准,并由警察陪同。在若开邦北部,许多人不得不前往孟加拉寻求所需的医疗照护,但通常相当昂贵,只有最富有的家庭才负担得起。

一名50多岁的男子说道:“我想去实兑医院治病,但不被允许,医院的员工告诉我,为了我的安全起见,我不能去,我得去孟加拉接受治疗,这要花一大笔钱。我的兄弟种了不少稻田,也养了很多牛,他不得不将其中一部分变卖以支付这趟旅程的旅费。我很幸运……大多数人因为无法负担而最终送命。”

在若开邦北部以外的地区,仅有少数医疗机构向罗兴亚人开放。在那里,他们被安置在由警察看守的“穆斯林病房”中。一名护工将这些病房比作“监狱医院”。

国际特赦组织资深研究主任安娜•纳斯达(Anna Neistat)指出:“剥夺罗兴亚人接受医疗照护的行径令人发指,和我们交谈的妇女说她们宁愿在家中卫生条件差的情况下分娩,也不愿冒着受到虐待和敲诈的风险前往医院。”

患有肝硬化的前农夫拉菲克(Rafique)
我想到实兑医院(Sittwe Hospital)治病,但不被允许[……]我得去孟加拉接受治疗,这要花一大笔钱。
一名16岁的罗兴亚女生
我想读书,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没有可能,因为当局不容许我们读书。

限制教育

2012年以来,缅甸当局进一步加大对罗兴亚人接受教育的限制。在若开邦的大部分地区,罗兴亚儿童不再像之前那样,被允许进入政府兴办的混合学校,而政府教师往往拒绝前往穆斯林地区。

由于罗兴亚人基本上被禁止接受高等教育,许多和国际特赦组织交谈的人对未来表示绝望和无助。

一名住在若开邦北部的罗兴亚男子说:“当局最厉害的武器是限制我们接受教育。如果我无法学习,完成我的学位课程,那我的前景会如何?我的弟弟觉得读书毫无意义,他们还有什么将来可言?老师不能利用和扩展他们所受的教育,他们又该如何?”

一名住在若开邦北部的罗兴亚男子
当局最厉害的武器是限制我们接受教育。如果我无法学习,完成我的学位课程,那我的前景会如何?

Paula Bronstein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缅甸军总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
缅甸的罗兴亚人不是一个民族,在若开邦的孟加拉人不是缅甸国民。

难上户口:公民身份被剥夺

问题的核心源于歧视性的法律,尤其是1982年通过的《国籍法》(Citizenship Act)容许当局基于罗兴亚人的种族而剥夺其公民身份。

近年,情况更为恶化。自2016年起,罗兴亚人若想在“户口名册(household lists)”上登记新生儿,程序变得极其繁琐。而该名册是罗兴亚家庭在缅甸的唯一居住证明。

若开邦北部貌夺镇(Maungdaw)一名新生儿的爸爸说:“我们非常担心……如果新生儿没有上户口,就变成没有国籍的人,他们的一生就毁了,没有书读,得不到医疗卫生服务。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能留在村庄里。”

此行动的另一后果,是令已逃离缅甸的罗兴亚人无法重返家园。

我们的资深研究主任安娜•纳斯达评论道:“无论是对于那些仍留在该国还是希望重返家园的罗兴亚人来说,恢复权利和合法身份,并修改该国歧视性的《国籍法》都是燃眉之急。逃离缅甸当局迫害的罗兴亚人不能在种族隔离制之下被要求重返该国。”

若开邦北部貌夺镇(Maungdaw)一名新生儿的爸爸
我们非常担心[……]如果新生儿没有上户口,就变成没有国籍的人。

废除种族隔离制度

我们的研究员安娜•纳斯达表示:“若开邦就是一个犯罪现场,早在军队于近3个月实施恶劣暴力行动之前便已如此。令人发指的歧视及隔离制度渗透罗兴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若非立即将其废除,就算军队的行动结束后,这项制度仍会延续下去。”

“当局不能仰仗需要‘安全’或打击‘恐怖主义’的空洞理由向罗兴亚人施加更多限制。压制行为并不合法,且完全不成比例。危害人类罪绝对没有正当性,无论其是以‘安全措施’的形式实施,抑或基于任何其他理由。”

下载完整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