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 2016俄罗斯表达自由1007Views

俄罗斯:实施四年的“外国代理人”法钳制非政府组织

November 22, 2016

俄罗斯严苛的“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s)法于2012年11月21日生效,国际特赦组织在其实施4周年之际指出,该法已令一百余家组织资金紧缩、名誉受损,员工遭受恐吓。

新报告《人民的代理人:“外国代理人”法四周年》重点提到,随着独立具批判性的非政府组织被迫关闭,重要的服务遭到限制,而且对一系列政府政策的监察遭到噤声时,俄国社会已经因这些政府蓄意打击表达自由的举动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国际特赦组织俄国办公室主任谢尔盖·尼基丁(Sergei Nikitin)评论道,“外国代理人法旨在钳制、诋毁并从根本上令批评政府的非政府组织噤声。该法已经打击了众多在其目标范围内的非政府组织,并在俄罗斯大大地削弱了个人权利及公民讨论的质量。最终的输家不止非政府组织,还有整个俄国社会。”

过去4年,148家组织被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其中27家已关闭。这些非政府组织在保护普通民众的权利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许多情况下,它们提供了政府未能提供的服务,例如对歧视或暴力的受害者提供律师代理或心理支持,以及进行环境监测。

依据这部2012年生效的法律,非政府组织有可能或已被视为从事“政治活动”并被认定为“外国代理人”,因此,上述对俄罗斯人民的福祉至关重要的贡献如今要么被禁,要么面临威胁。

今年6月通过对该法的修正案仅仅进一步扩大了被禁“政治活动”的范围,实际上,任何形式对国家政策或公职人员行为的评论皆已被包含在内。

国际特赦组织检视了十余家被列为“外国代理人”的非政府组织,并对它们的负责人及员工进行访谈。这些组织的工作议题涵盖歧视、女权与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人士权利保护、历史记忆保存、学术研究、刑事司法及监狱制度改革、消费者权利以及环境问题。而且,这些组织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致力于让民众参与对政府政策的批判性评估。

一直以来,俄罗斯非政府组织的经费都很有限,而俄媒体极尽所能地抹黑它们令其窘况加剧。受“外国代理人”法影响,本为非政府组织唯一替代选择的境外资金成了招致巨大名誉及法律风险的不安全资金来源。任何接受境外资金并被视为从事政治活动的非政府组织都将被追究违反该法之责任。

谢尔盖·尼基丁指出,“很显然,俄当局的主要目的在于扼杀具备批判性的公民社会,让温驯并依赖政府的支持者取而代之。然而,对公民社会实施焦土策略并不符合俄罗斯最佳的长远利益。”

尽管该法明确规定,“保护动植物的行为”不应被视为“政治性”,但仍然有至少21家环保组织被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位于俄罗斯中部下诺夫哥罗德(Nizhnii Novgorod)的环保中心渡渡鸟(Dront)申请从该名单上除名,但被当局以接收外国资金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当局援引之三处资金来源为:柏洛娜-摩尔曼斯克(Bellona-Murmansk)为订阅渡渡鸟出版的报纸《柏瑞金加》(Bereginja)所支付之500卢布(8美元);来自另一家被列为“外国代理人”的环保非政府组织绿色世界(Zelenyi Mir)之贷款,而渡渡鸟在登记审查前已偿还该贷款;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笔来自俄罗斯东正教会(Russian Orthodox Church)运营的索拉波尼车斯托夫(Sorabotnichestvo)基金会的资助金。

渡渡鸟的主任阿什卡·凯乌莫夫(Ashkat Kaiumov)说道,“原来,[教会]从塞浦路斯得到了一些现金,而这也成了我们当地的司法部(严格依法)认定 [我们所得的]那笔资金来自‘国外’的原因。这真是古怪离奇。”

渡渡鸟于2016年2月1日被勒令支付30万卢布(约4,800美元)罚款,随后机构领导层决定,在其从“外国代理人”名单除名前暂停活动。同时,他们将作为未注册的公共运动继续工作,这一形式无需官方批准。

倘若渡渡鸟的情况为组织被渐渐扼杀之典型,那么对妇女发展联盟(Union of the Don Women)的打压则显示出非政府组织遭受的持续迫害。2014年,司法部获授权强制编制非政府组织名单,该联盟即成了“外国代理人”法的首批受害者。作为回应,联盟活动者成立新组织妇女发展基金会(Foundation of the Don Women)继续工作。然而,2015年10月,新组织亦被宣布为“外国代理人”。

2016年6月24日,组织负责人瓦伦蒂娜·车仁瓦申科(Valentina Cherevatenko)获悉,因“蓄意规避‘外国代理人’法所载责任”,自己被控违反俄罗斯刑法330条第1款。若被判有罪,瓦伦蒂娜将面临最高两年的有期徒刑。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俄罗斯当局废除“外国代理人”法,解除对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任意限制。

谢尔盖·尼基丁指出,“俄罗斯当局权力稳固,应足以接受公民社会团体的建设性批评,学会同他们共事,而非与之为敌。实现这一目标的第一步便是废除‘外国代理人’法,并解除其他对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任意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