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8缅甸1824Views

2017/18年缅甸人权报告

February 22, 2018

缅甸联邦共和国
国家元首和政府首长:廷觉(Htin Kyaw)

人权状况急剧恶化。数以十万计的罗兴亚人因针对他们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行为而从若开邦(Rakhine State)逃到邻近的孟加拉国,那些留下的人继续生活在相当于种族隔离的制度下。军队犯下大量违反国际人道法的罪行。当局继续在全国各地限制人道救援进出。言论自由仍遭限制。宗教不容忍和反穆斯林情绪增加。针对过去和正在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肇事者仍不受惩罚。

背景

以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实际为首的文官政府已在3月完成第一年的任期。经济改革停滞,旨在结束数十年国内武装冲突的和平进程陷于停顿。军方保留着巨大的政治权力,且仍不受文官监督。10月6日,缅甸批准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并将于2018年1月6日在该国生效。

违反国际法的罪行 —— 危害人类罪

8月下旬,武装团体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对30个保安哨所发动了协同式袭击。之后,安全部队在若开邦北部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罗兴亚少数民族发起暴力行动,令该邦陷入危机。在袭击发生几小时前,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率领的一个委员会才刚提出建议,希望在该邦“防止暴力、维护和平并促进和解”。

军队往往与边境警察和当地治安团体合作,杀害人数不详的罗兴亚男女儿童;对罗兴亚妇女和女童实施酷刑和其他虐待,包括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埋设地雷;并焚烧了数以百计的罗兴亚村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称之为“种族清洗的典型例子”。安全部队的行为构成危害人类罪。

超过65.5万罗兴亚人因为暴力而逃到孟加拉国。其他少数族群社区也受到影响,估计有3万人暂时流落到若开邦其他地区。另外还有关于侵害行为的报告,包括若开罗兴亚救世军杀害线人,以及令若开族和缪族(Mro)村民被强迫失踪。

留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继续生活在等同种族隔离的制度下,几乎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严格限制,且与社会其他族群隔绝。 他们在国籍、行动自由、最高可达的健康标准、教育、工作、食物、宗教和信仰自由以及参与公共生活方面的权利经常因为歧视而受到有系统的侵犯。

政府否认了侵犯人权的指称,并无视要求调查和问责的呼声。政府与孟加拉国签署了一项协议,准备根据核查程序来遣返难民,更宣布将致力于落实科菲·安南提出的建议,并将为若开邦带来发展。

国内武装冲突

在缅甸北部,政府军和民族武装组织之间的战斗加剧。政府军对属于少数民族的平民犯下广泛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法外处决和其他非法杀戮、强迫失踪、任意拘押、酷刑和其他虐待,以及强迫劳动。政府军经常在与民族武装组织作战时发射迫击炮弹和大炮炮弹,但炮弹经常落在平民区。5月,一枚迫击炮弹在掸邦(Shan State)北部南坎镇(Namhkan)一名81岁妇女的家附近爆炸,导致她死亡。 其中几起侵害行为可能构成战争罪。

民族武装团体犯下违反国际人道法的罪行,包括强迫失踪、强行征兵和勒索。缅甸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组织都埋设杀伤人员地雷或类似地雷的武器,导致许多流离失所者害怕返回家园。

缺乏人道援助渠道

文官政府和军方继续严厉和任意限制人道救援进出,使数以十万计的人身处险境。

在若开邦,当局在若开罗兴亚救世军8月的袭击后限制援助的进入,并在该邦北部完全中止援助。当局后来允许红十字运动和世界粮食计划署在该地区活动,但他们的活动受限,不足以满足需求。在若开邦的其他地方,由于当地的紧张局势和对国际援助组织的敌意,援助途径进一步受到损害。

当局进一步限制与缅甸北部流离失所人群的接触,特别是生活在不受政府控制的领土上的人。2月,缅甸政府军阻止向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地区流离失所的妇女和女童运送200个联合国盖章的“尊严包”,内里包括基本的卫生用品。

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

平民因冲突、暴力和自然灾害而流离失所。超过9.8万人仍因缅甸北部的冲突而流离失所。 约12万人继续住在若开邦内为流离失所者而设的营地里,这些营地环境肮脏,住在这里的大部分是罗兴亚人,在2012年的暴力事件后已在那里被困了5年。

在若开邦北部地区发生非法和过度的军事行动后,至年底时已有超过65.5万名罗兴亚难民逃到孟加拉国。缅甸和孟加拉国在11月签署了一项协议,遣返难民回缅甸,即便人们仍继续越境逃离缅甸。在若开邦等同种族隔离的制度仍然持续下,任何返回该国的人都不会安全或具有尊严。

还有约10万名来自缅甸的难民继续住在泰国的难民营中,在那里面对日益减少的人道援助。许多人表示担心返回缅甸,理由是持续的不稳定、少数民族地区的军事化以及缺乏获取必要服务的途径。

良心犯

虽然当局在4月和5月特赦了囚犯,但良心囚犯仍被拘押。当局继续利用一系列措辞模糊而且限制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的法律,拘捕和监禁那些仅仅和平行使权利的人。

良心犯拉派·甘(Lahpai Gam)是一名克钦族农民,他身患重病,但仍被关在狱中。他在2012年被捕时遭受了酷刑。

政府没有帮助前良心犯及其家属恢复原有的生活,例如赔偿、享有教育和就业机会方面的援助,以及其他形式的补偿。

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

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仍受严格限制。根据2013年《通信法》第66条(d)项被控“网上诽谤”的人数激增。 在国内和国际压力下,议会对法律略作修订,但“网上诽谤”仍属刑事犯罪。

人权捍卫者、律师和记者受到监视、恐吓和袭击,特别是那些就罗兴亚局势、宗教不宽容和军方侵犯行为公开发声的人。1月29日,律师哥尼(Ko Ni)在印度尼西亚出席宗教间会议回国后,在仰光国际机场被枪杀。至年底时,针对4名据称行凶者的审判仍在进行;第5名嫌犯仍然在逃。11月,克钦族牧师达姆道·诺昂·拉特(Dumdaw Nawng Lat)和他的助手朗乔·盖姆(Langjaw Gam)因为2016年末向报道勐古镇(Monekoe)附近军方空袭的记者提供援助而被监禁。这两名男子根据《非法结社法》分别被判处两年监禁,而达姆道·诺昂·拉特则因“诽谤罪”被加判两年徒刑。

独立媒体的活动日益受限,在有些情况下,记者因履行职务而受到刑事起诉。6月,3名从缅甸北部一个少数民族武装控制的地区返回的媒体工作者被捕,并被指控与“非法组织”联系,但指控于8月被撤销,之后他们获释。 12月,两名路透社记者根据《官方保密法》被拘押,这与他们报道若开邦局势的工作有关。两人遭到关押两周,期间与外界隔绝,在年底时仍被拘押。

宗教和信仰自由

若开邦在8月发生袭击后,宗教不宽容和反穆斯林情绪急剧上升。政府容许并直接以出版物和在网上制造煽动歧视和暴力的仇恨言论,从而使局势恶化。 国家媒体发表贬损罗兴亚人的文章;政府官员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煽动性帖子。

在这一年中,宗教少数派仍受到歧视,特别是穆斯林。 4月,在一群佛教强硬派民族主义者的压力下,地方当局和警方关闭了两间在首都仰光的宗教学校。9月,克伦邦(Kayin State)当局下令要求该邦所有穆斯林在出国之前向地方当局报告。尽管克伦邦首席部长后来称,该命令是一个“行政错误”,但据报道出行限制在年底时仍存在。

公司责任

数以千计住在实皆地区莱比塘(Letpadaung)铜矿附近的家庭仍然由于扩大该项目的计划,而面临失去家园和农田的威胁。 住在矿区附近的村民继续就项目发起抗议活动。3月,警方向一群村民发射橡皮子弹,至少10人受伤,村民当时正抗议运送材料到矿区的卡车所造成的影响。地方当局称,6名警察被抗议者利用弹弓打伤。

8月,国防部拒绝了让一家硫酸厂搬迁的提议,该厂生产的硫酸是供应给矿区。这对附近社区居民的健康构成严重威胁。至年底时,有关该项目在环境和人权方面的疑虑未解决。

死刑

法院继续按照允许处以死刑的法律规定作出死刑判决。当局没有执行处决。

缺乏问责性

安全部队侵犯人权的行为一直未被惩罚。大多数在过去和现在侵犯人权的人都没有就他们的行为被追究责任,包括犯下违反国际法罪行的人,。

对于在若开邦犯下危害人类罪等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人,政府未适当调查并追究责任。总统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2016年10月发生的袭击事件及其后续发展,8月,该委员会公布了调查结果概要,当中承认发生人员伤亡、建筑物毁坏、财产损失和流离失所的情况,但没有对这些行为确定责任,也未说明是否采取了任何行动起诉犯罪者。该调查缺乏独立性。 一项军方调查在11月得出结论,称在8月25日的若开罗兴亚救世军袭击事件和随后的军事行动后,若开邦没有发生任何侵犯人权行为。

国际监督

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国际调查特派团,以便就有关侵犯人权行为“查明事实和情况”,特别是涉及若开邦的。人权理事会要求特派团于2018年9月提交调查结果,但此举遭到缅甸政府强烈反对,表示其与调查无关,并拒绝让调查团入境。

在8月袭击事件后,缅甸和若开邦的危机引起的国际关注显着增加。11月6日,联合国安理会发表主席声明,呼吁结束暴力,并取消对人道援助的限制。同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项关于缅甸境内人权状况的决议。12月,人权理事会就罗兴亚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情况举行了特别会议。欧盟和美国暂停向缅甸高级军官发出邀请。

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在进入该国方面面临越来越多的限制,至年底时,当局禁止她在剩余任期内入境该国。她此前对该国恶化的局势表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