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刘晓波留下的精神遗产永远不会过时


文/野渡 独立作家、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刘晓波友人

野渡

刘霞终于在2018年7月10日获得自由,去到德国。这令人相当高兴,可以说,刘晓波留下的遗愿里已经实现了一半,因为他一直希望刘霞能够去到一个自由的地方。

刘晓波余下的遗愿必然是实现《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是刘晓波最大的政治遗产,宪章里面提出中国要朝着民主、自由、宪政的政治愿景发展,更提出了中国未来的政治框架、纲领和行动。

改革必须来自民间

刘晓波的思想遗产,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这种非暴力抗争精神—不依靠,也不期望官方有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而只靠民间指导、推动政治变革。

野渡
这十年来,我们看到了刘晓波精神遗产的前瞻性。

这十年来,我们看到了刘晓波精神遗产的前瞻性,因为官方越来越严厉地控制民间、打压民间,对民间开展的大扫荡,已经显示出不可能有任何自上而下改革的可能性,只能靠建立宪章民主制度。所以刘晓波“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这个精神遗产永远不会过时。

同时,刘晓波非常注重以非暴力的形式实现抗争,他继承了甘地、曼德拉的非暴力思想。但在刘晓波的观念里,抗争是必要的,必须要以非暴力方式进行抗争,而不是以非暴力方式做一个缩头乌龟。

所以我们一直也看见他是以非暴力形式实现民主中国。从他组建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编写修订《零八宪章》、一直以来都体现了他的抗争精神,必须以抗争的形式来实现民主中国。

有魅力、有道义、有担当的领袖

刘晓波可以说是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领袖,最重要的社会活动家、领导者。六四之后,他一直关心着民主运动、维权运动。凭借他的人格魅力,他把体制内外的知识分子、草根维权群体,联系起来,整合了民间不同人士的诉求,才会有《零八宪章》这份民间共同发声的文件。

刘晓波失去自由之后,我们看到了民间缺乏像刘晓波一样有人格魅力,有道义,有担当的领袖。多年来,陷入了四分五裂、互相攻击、互相撕逼的状态,从这一点可以看到刘晓波对中国民间的重要性。

刘晓波构建了中国民间的政治反对网络,这个网络到现在仍有很多人在坚持,很多人受他的思想影响而继续在监狱里面推动中国的民主变革。
刘晓波去世的时候,我感觉天塌下来了。我们一直希望他出来后,中国民间能够结束四分五裂的状态。但现在,这个希望落空了。

晓波去世已经一年了,我还会经常想起晓波,想起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伤感当代中国民间缺乏他这样领导人物所陷入目前的这种尴尬处境。

刘霞的精神还未获得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德国分会在柏林泰格尔机场欢迎顺利抵达的刘霞   © Jarek Godlewski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刘霞获得自由,要感谢一直以来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其他人权组织、西方民主国家、众多媒体,特别香港媒体一直以来的关注,还有她所有朋友付出的努力。当然,刘霞现在只是肉体获得自由,她的精神还没有自由,因为他的弟弟仍然是当局的人质,以此来控制刘霞,让她不能够畅所欲言,讲出她和刘晓波的真实遭遇。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努力,争取她的家人一起获得自由。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意见为作者/受访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国际特赦组织的官方政策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