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3, 2018斐济歧视439Views

Kris Prasad:我们不需要商业化的情人节来表达爱

February 13, 2018

Kris Prasad是一位来自斐济的34岁酷儿兼活动人士。尽管他认为现代情人节是一个“资本主义骗局”,但他打算把情人节当成普通的一天来庆祝。他认为对于同志权利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大家彼此友爱,以及培养酷儿社区。

你有没有在公共场合向伴侣示爱?如果有的话,人们作何反应?

这取决于我们在哪里,以及人们是否把我们的身体视为与性别表现一致。一些酒吧和夜总会对于酷儿而言可能是安全的,但如果我们在街头或公共交通工具上示爱的话,可能会引起人们的注视、嘲笑或戏弄。

与异性伴侣相比,你认为你建立或体验关系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吗?

我们体验关系的方式肯定有所不同。首先,在像斐济这样的小国家,可能很难找到性趣相同的人,社交媒体和应用程序确实会让这容易的多。酷儿在关系中也要像异性伴侣一样处理日常的起伏。然而,如果在被孤立、有同性恋恐惧症和其他社会文化压力的背景下,这种关系可能不会像以异性恋为基准[即假定异性恋及推广异性恋才是常态]的关系那样获得同样的支持,许多人可能难以保持健康和充实关系。

Kris Prasad
爱自己、爱家人及培养我们的社区,这才是最激进的行动。

你对情人节怎么看?

现代情人节是一个资本主义骗局,旨在操纵人们以爱的名义花钱。它延续了这样的观点,即一些关系比其他关系更“正常和自然”,并应得到更多的情感关怀。它也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其他形式的爱的重要性。我们不需要商业化的节日来表达我们的爱。随着对同志人士的宽容度的提高,以及我们的社区获得权利和特权,我们必须避免接受关于爱的压迫性观念。

我打算把情人节当成普通的一天来庆祝。对于酷儿群体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寻求将我们病态化、否认我们的人性并使我们隐形的世界,爱自己、爱家人及培养我们的社区,这才是最激进的行动。

斐济政府是如何对待同志群体的?

尽管斐济是世界上少数几个禁止基于性取向、性别认同和表达进行歧视的国家之一,但非异性恋伴侣的宪法权利有限,并受到权利法案的限制。

斐济的活动人士都知道,同志群体面临高度暴力、社会耻辱和歧视的现实。两年前,我们的总理抨击同性婚姻为“垃圾”,并建议同性伴侣如果他们想要婚姻平等的话,最好移居冰岛并留在那里。 虽然社会对同志的容忍度正在增加,但是当强势的领导者发表这些言论时,就会鼓励仇恨言论,并且会给倡导人士带来更多的压力,我们需要更努力地改变人们的态度和消除偏见。

你希望看到怎样的改变,以增进伴侣之间的平等,不论他们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如何?

我希望看到政府坚持对所有斐济人,包括那些具有不同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人,实现平等和消除歧视的承诺。我也希望看到我们的社区在争取更美好的世界的斗争中,超越单一的政治问题。只有我们团结起来反对一切形式的压迫和统治,包括资本主义、殖民主义、父权制和异性恋常态化,才能实现自由、自主和超越性的社会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