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9周年:天安门母亲望有生之年讨回公道


1989年6月3日和4日夜晚,解放军部队进驻北京,终结学生数周以来为要求政治改革而举行的和平抗议及占据天安门广场的行动,杀害了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手无寸铁的抗议者。

至今为止,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就军事镇压期间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承担责任,也未追究任何肇事者的责任。

对于那些遇难者亲属来说,要在有生之年讨回公道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当中包括“天安门母亲”这个一直争取调查天安门镇压事件的倡议团体。“天安门母亲”的女发言人尤维洁说,该群体已有51名成员离世。

王范地在2017年12月去世,终年84岁,他19岁的儿子王楠在镇压中被枪杀。王范地是杰出的琵琶演奏家,也是中国音乐学院教授,他的妻子张先玲与丁子霖共同创立天安门母亲。王范地在去世前表示,政府就天安门镇压事件改变立场的希望渺茫,但他说:“天安门母亲永不放弃,坚持追究真相和问责。”

29年前,丁子霖17岁的儿子蒋捷连在天安门镇压中丧生。他那时还是北京人大附中的学生。 ©HRIC

2018年2月,天安门母亲的另一名核心成员李雪文去世,终年90岁。她的儿子袁力在镇压中被枪杀,当时只有29岁的他是一名研究人员。

同时,中国当局继续系统性封杀任何提及军事镇压事件的内容,并骚扰、打压和起诉那些悼念天安门镇压事件死难者的人:

“六四酒案”的活动人士陈兵(左上)、符海陆(右上)、罗富誉(左下)、张隽勇

2016年5月,符海陆、陈兵、张隽勇和罗富誉四人特制了纪念天安门镇压事件的白酒,之后迅速遭到拘押,并在2017年3月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正式起诉。4人已被拘禁近两年,目前仍被当局继续关押,亦未对他们进行审判。5月,最高人民法院再将案件延期3个月。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控诉政府对该案的处理,因为案件“不审不判”,致使家属处于前景不明的处境中。

2017年6月4日,资深活动人士史庭福身穿写着“勿忘六四、六四长心痛”的衬衫,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发表演说,他当时告诉围观者不应忘记6月4日这个日期。之后,他以涉嫌“寻衅滋事”被拘押,并于2018年2月1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18个月。

此外,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两名任职于政府的维吾尔族人因为阅读一份关于天安门镇压事件的英文报告,在5月被一家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包括39岁的乌麦尔江•和森(Omerjan Hesen)和35岁的艾力江•埃麦特(Elijan Ehmet)。二人被指控为“两面人”,以上指控是一项涵盖范围广泛的政治罪名,用来针对那些政治忠诚受到汉族当局质疑的维吾尔人。

中国-董广平-不公正审判-难民-遣返
民主活动人士董广平

自从民主活动人士董广平于2014年2月参加公开纪念活动,向1989年镇压死难者致敬后,就一直陷入困境。2014年5月,董广平与另外9人一起被拘押,被称之为“郑州十君子”事件。他在2015年2月才获释,之后受到严密监视。为躲避当局的持续骚扰,他于2015年9月前往泰国,并提出难民身份申请。虽然他已被联合国难民署授予难民身份,并已获第三国安置,但仍于2015年11月被泰国当局强行遣返中国。他遭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和“非法偷越国境”的罪名起诉,在强制遣返后及受审之前一直被与外界隔绝地拘押。

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

9月,台湾活动人士李明哲几乎肯定是按照在庭审前就安排好的稿子,于湖南岳阳一家法院的法庭上“承认”自己曾在网上讨论过天安门镇压事件。上述网上讨论被视为检方起诉李明哲“颠覆国家政权”的部分证据,不仅显示政府继续禁止讨论1989年发生的事件,还表明任何此类网上评论都可以用作刑事起诉的证据。

诗人朱虞夫 © ChinaAid

诗人兼活动人士朱虞夫是资深民运人士,曾参与1989年的民主运动,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服刑7年,获释后仍受到监视。判刑的法院裁定,朱虞夫因为他的诗《是时候了》应受严惩。他用Skype在线聊天服务发送了该诗,当中的诗句写道:

“是时候了,中国人!
广场是大家的,
脚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脚去广场作出选择。”
确实是时候了,中国政府不能继续无了期的回避责任、压制信息和封杀悼念活动。

现在,中国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正视历史,并确保天安门镇压事件的死难者及家属能够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