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8印度3103Views

2017/18年印度人权报告

February 22, 2018

印度共和国
国家元首:拉姆·纳特·考文德(Ram Nath Kovind,在7月取代普拉纳布·慕克吉)
政府首长: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

宗教少数派群体日益受到印度教强硬团体、亲政府媒体和一些国家官员妖魔化,当中以穆斯林尤甚。原住民社区继续由于工业项目而变得流离失所,针对达利特人的仇恨犯罪仍普遍发生。当局公开批评人权捍卫者和人权组织,助长对他们的敌意氛围。暴民暴力加剧,包括自发护牛团体实施的暴力。新闻自由和大学的言论自由遭到攻击。印度没有尊重该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所作的人权承诺。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作出了几项渐见进步的判决,但有些裁决则损害了人权。侵犯人权者不受惩罚的现象依然存在。

武装团体的侵害行为

1月,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邦(Jammu and Kashmir)的阿克努尔(Akhnoor),被怀疑是武装组织贾马特-乌德-达瓦(Jamaat-ud-Dawa)成员的人袭击了一个军营,造成3名筑路工人死亡。1月26日,阿萨姆邦(Assam)各地有7枚炸弹被引爆,但没有传来人员伤亡报告,(独立)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om (Independent))声称负责。7月,疑似武装团体虔诚军(Lashkar-e-Taiba)成员的人在查谟和克什米尔的博坦戈(Botengoo)袭击了一辆载有印度教朝圣者的公共汽车,造成8人死亡,17人受伤。

被怀疑是武装团体成员的人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邦威胁和攻击政治工作者,洗劫国家警务人员的住所。东北部各邦的武装团体涉嫌绑架和非法杀戮。印度共产党(毛派)武装团体涉嫌在几个邦杀死被怀疑是警方“线人”的人员。

基于种性的歧视和暴力

11月公布的官方统计数字显示,2016年据报发生了4万多起侵害表列种姓的犯罪。在据报发生的几起事件中,达利特人因为使用公共和社会空间,或被认为做出违背种姓制度的行为,而遭到占主导地位种姓成员的袭击。

5月,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萨哈兰普尔(Saharanpur),在社区成员间发生冲突后,占主导地位种姓的男子杀死两名达利特男子,打伤多人,并烧毁数十幢住房。7月,17岁的达利特少女阿妮塔(S. Anitha)自杀身亡,事件在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引发抗议,阿妮塔之前曾开展运动反对实行医学院入学全国统一考试。抗议者说,该考试会对来自边缘化背景的学生造成不利影响。

活动人士称,这一年中至少有90名被雇用为手工拾荒员的达利人在清理下水道时死亡,而该做法受到禁止。不少死者是政府机构非法雇用的。德里邦(Delhi)政府在8月表示,那些雇用手工拾荒员的人会被起诉犯过失杀人罪。11月,联合国享有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问题特别报告员表示担忧,因为政府将修建新厕所作为“清洁印度任务”的一部分,但此举可能会让手工拾荒现象持续下去。

儿童权利

11月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6年据报发生超过10万6千起针对儿童的暴力案件。6月,印度批准了国际劳工组织两项关于童工问题的主要公约。然而,活动人士仍批评童工法修订案,因为修订案允许儿童在家族企业工作。

3月份公布的全国调查数据显示,5岁以下儿童中体重不足者近36%,身高不足者超过38%。8月,70名儿童据称因为氧气供应中断,而死于北方邦戈勒克布尔(Gorakhpur)的一家医院内。印度的公共卫生支出额仍低,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政府推行项目,为6岁以下的儿童提供营养和学前教育,但这方面的支出仍然不足。

社区和种族暴力

全国各地发生了数十起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至少10名穆斯林男子遭受自发护牛团体动用私刑,多人受伤,不少护牛团体似乎是在执政印度人民党的成员支持下活动。有人被捕,但没有传来定罪的报道。9月,拉贾斯坦邦(Rajasthan)警方消除6名被怀疑杀害奶农培鲁•汗(Pehlu Khan)的男子的嫌疑,培鲁•汗在死前曾说出嫌疑人的名字。一些印度人民党官员作出似乎为袭击行为辩护的言论。9月,最高法院称邦政府有义务为自发护牛暴力的受害者提供赔偿。

一个特别调查组在2015年成立,重新调查在1984年发生的锡克教屠杀事件的结案案件。该调查组在12个月中就241起案件结案,另外就12起案件提出指控。8月,最高法院成立了一个由两名前任法官组成的小组,负责审议结案决定。

3月,暴民在北方邦大诺伊达(Greater Noida)对非洲黑人学生发动了一系列种族主义袭击,却未受惩罚。6月,在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的大吉岭(Darjeeling),3人在警察和抗议者之间发生的暴力冲突中丧生,当时抗议者要求单独成立廓尔喀兰邦(Gorkhaland)。

言论自由

记者和新闻自由日益遭受攻击。9月,记者高丽•蓝克希(Gauri Lankesh)在班加罗尔(Bengaluru)的住所外被身份不明的枪手枪杀,她生前直言不讳地批评印度民族主义和种姓制度。同月,记者山塔努•鲍米克(Shantanu Bhowmick)在阿加尔塔拉(Agartala)附近被殴打致死,他当时在报道政治暴力冲突。9月,摄影记者卡姆兰•尤素夫(Kamran Yousuf)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邦因据称煽动民众向保安部队投掷石块,而被当局以不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法律拘捕。11月,记者苏迪普•达塔•鲍米克(Sudip Datta Bhowmik)在阿加尔塔拉附近的一个准军事营地被枪杀,杀人者据称是一名准军事部队人员。12月,一名为一部关于克什米尔冲突的纪录片进行研究的法国电影制片人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邦被拘押了3天,据称是因为违反签证规定。

记者继续面对政界人士和公司提起的刑事诽谤诉讼。6月,卡纳塔克邦(Karnataka)立法机关判处两名记者各有期徒刑1年,因为他们据称撰写关于邦议员的诽谤性文章。

压制性的法律被用来扼杀言论自由。6月,在收到投诉指有人为巴基斯坦板球队战胜印度队而喝彩后,20人在中央邦(Madhya Pradesh)和拉贾斯坦邦因煽动叛乱罪被捕。7月,31名达利特活动人士因为组织了一场关于种姓暴力的新闻发布会,而在勒克瑙(Lucknow)被捕,并被拘押了1天。一些邦政府查禁书籍,中央电影审查委员会以模糊和过于宽泛的理由,禁止某些电影公映。11月,5个邦政府以印地语史诗式电影《帕德瓦玛蒂王后》(Padmaavat)会“伤害社区感情”为由,禁止该片放映。

大学的言论自由仍受威胁。印度教民族主义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的学生团体用威胁和暴力,阻止一些大学的活动和讲谈。6月,8名勒克瑙大学的学生因为针对北方邦首席部长发起抗议而被捕并拘押了20天。9月,北方邦警务人员用警棍殴打学生,其中大多数是女生,当时她们在贝拿勒斯印度大学(Banaras Hindu University)抗议性侵。

8月,印度最高法院作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定,表示隐私权是宪法赋予的生命权和人身自由权的一部分。

人权捍卫者

内政部在1月称,已拒绝延长非政府组织“人民观察”( People’s Watch)的外国资金许可证,因为该组织据称在国际上“负面”地叙述印度的人权纪录。

3月,活动人士和学者赛巴巴(GN Saibaba)和另外4人被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一家法院定罪,他被判处终身监禁,因为他是一个被禁的毛派组织的成员和支持者。定罪判决主要基于信件、小册子和视频,并引用了《非法行为预防法》这不符合国际人权标准之法律的规定。

同月,原住民活动人士贾拉尔•拉西亚(Jailal Rathia)据称遭到他开展运动反对的土地黑社会成员下毒杀害,死于恰蒂斯格尔邦(Chhattisgarh)的赖加尔(Raigarh)。4月,恰蒂斯格尔邦赖布尔(Raipur)中央监狱的一名工作人员瓦莎•东莉(Varsha Dongre)被调走,此前她曾在脸书上发帖,称自己看到警察对原住民女童实施酷刑。

5月,4名男子在金奈(Chennai)被捕,并遭到行政拘留3个多月,原因是他们试图为斯里兰卡内战中丧生的泰米尔人举行纪念仪式。同月,奥里萨邦(Odisha)警方拘捕了反对在尼亚玛吉里(Niyamagiri)山区开采铝土矿的原住民活动分子库妮•西卡卡(Kuni Sikaka),而且仅在记者面前把将说成是投降的毛派分子后才释放她。

8月,活动人士麦德哈•帕特卡(Medha Patkar)和另外3人针对受萨达尔萨罗瓦尔(Sardar Sarovar)水坝项目(见下文)影响的家庭生活未完全恢复正常的问题提出抗议,结果被以捏造的指控拘捕,并被拘押超过两周。

原住民权利

11月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2016年针对表列部落的犯罪超过6,500起。原住民社区继续因为工业项目而面临流离失所。政府没有在原住民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就引用特别法取得用于开采煤炭的土地。环境部一个小组在7月称,试图力求提高产能最高40%的煤矿不必咨询受影响社区的意见。

9月,活动人士针对古吉拉特邦(Gujarat)萨达尔萨罗瓦尔水坝的启用典礼发起抗议。他们称约4万个流离失所的家庭没有得到适当补偿,其中包括不少原住民家庭。6月,98名在恰蒂斯格尔邦赖加尔的原住民试图引用《表列种姓和表列部落(防止暴行)法》提起刑事诉讼,指自己遭到恐吓和威逼后被迫出售土地给私营公司的代理人。警方接受了投诉,但拒绝立案。

查谟和克什米尔

4月,议会席位进行补选期间发生抗议活动,之后有8人被保安部队杀死,其中一些人是被人使用过度武力所杀。选民法鲁克·艾哈迈德·达尔(Farooq Ahmad Dar)遭到军方人员殴打,更被绑在一辆军用吉普车前方,四处行驶5个多小时,此举似乎是要警告抗议者 。5月,被怀疑对此负责的军官因为他在平叛行动中的工作而受到军队嘉奖。7月,查谟和克什米尔邦人权委员会下令州政府向法鲁克·达尔支付10万卢比(约合1,500美元)的赔偿金。11月,邦政府拒绝支付赔偿金。

侵犯人权者不受惩罚的现象依然存在。6月,准军事边防保安部队属下的一家军事法庭宣布两名被指控杀害16岁少年萨西德·法鲁克·谢赫(Zahid Farooq Sheikh)的军人无罪。该部队已成功阻止该案件在平民法庭进行起诉。7月,最高法院以时间推移为由,拒绝重审215起案件,有关案件涉及超过700名克什米尔婆罗门(Kashmiri Pandit)社区成员于1989年在查谟和克什米尔被杀的事件。同月,一家军事上诉法庭中止了对5名军人终身监禁的刑罚,5人因为2010年在马奇尔(Machil)法外处决3名男子而被军事法院定罪。11月,邦人权委员会重申了一项在2011年向邦政府发出的指令,要求政府调查超过2,000个无名墓地。

保安部队继续于抗议活动中利用在本质上未能精准发射弹丸的霰弹枪,致使几个人失明和受伤。当局经常以关注公共秩序为由,关闭互联网服务。

警察和保安部队

1月,4名中央邦达尔(Dhar)的原住民妇女说自己遭到警方人员轮奸。3月,恰蒂斯格尔邦苏克马(Sukma)的原住民村民指控保安部队人员轮奸一名14岁的原住民女童。9月,两名准军事人员因涉嫌于7 月在米佐拉姆(Mizoram)杀害一名妇女、强奸她的朋友并向该人泼酸而被捕。

4月,一名在准军事性质的中央后备警察部队任职的高级警官以书面形式向其指挥当局提出指控,表示多个安全机构在阿萨姆邦以法外处决方式杀死了两名疑似武装团体的成员。这名军官被调走。最高法院在7月下令中央调查局,调查1979年至2012年期间警方和安全部队人员据称在曼尼普尔(Manipur)进行的80多起法外处决。法院裁定,案件不应仅因时间推移而不受调查。

6月,中央邦警察枪杀了5名在曼德绍尔(Mandsaur)抗议人群中的农民,抗议者当时要求提高农作物价格。8月,一名自称“神人”或大师的人被判犯有强奸罪后,哈里亚纳邦发生了抗议活动。警察在抗议期间向人群开枪,至少38人被杀,其中一些人被人使用过度武力所杀。

难民和移徙者权利

据估计,有4万名罗兴亚人在印度面临大规模驱逐的威胁,其中包括1万6千多名被联合国难民署确认为难民的人。内政部在8月致函各邦政府,要求他们辨别包括罗兴亚人在内的“非法移民”。9月,内政部指所有在印度的罗兴亚人都是“非法移民”,并声称有证据证明一些罗兴亚人与恐怖组织有关联。10月,最高法院针对两名罗兴亚难民提出的呈请,暂时推迟了驱逐行动。

内政部在9月称,将向大约10万名在1960年代从孟加拉国逃到印度的查克马(Chakma)和哈琼(Hajong)难民授予公民身份。

酷刑和其他虐待

1月至8月间,该国共记录到894起司法拘留期间死亡和74起警方拘留期间死亡的案件。 中央政府部长乌玛·巴蒂(Uma Bharti)在2月称,她在担任中央邦首席部长时曾下令对强奸嫌疑人实施酷刑。8月,孟买(Mumbai)比卡拉(Byculla)监狱的一名女囚曼珠拉·谢蒂(Manjula Shetye)据称因投诉狱中食物而遭到官员殴打和性侵,之后死亡。一个到访比卡拉监狱的议员小组报告说,囚犯经常遭到殴打。11月,德里高等法院成立的一个委员会说,新德里提哈(Tihar)监狱内18名囚犯在抗议自己的枕套被拿走后遭到殴打。

9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印度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印度政府第3次接受批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建议,该国在1997年签署了上述《公约》。印度法律委员会在10月发布报告,建议政府批准该《公约》并颁布法律将酷刑定为罪行。

妇女权利

11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记录了超过33万8千宗侵害女性的犯罪案件,包括11万多出自丈夫和亲属之手的暴力案件。针对在法庭上提出的、要求将婚内强奸定为罪行的呈请,中央政府称这样做会“使婚姻制度不稳”。

8月,最高法院禁止三重塔拉克(伊斯兰教即时离婚)的做法,宣布该做法是任意和违宪的。 但在其他案件中,法院的裁决损害了妇女的自主权。9月,最高法院要求公民社会“家庭福利委员会”(family welfare committees)对投诉作初步评估,此举削弱了旨在保护妇女免遭婚姻暴力的法律。10月,最高法院表示将审视其裁决。该法院在同一个月裁定,如果一名男子的妻子未满18岁,那么他们性交就会构成强奸。

几名包括女童在内的强奸幸存者根据印度法律要求,向法院请求允许终止超过20周的怀孕。法院批准让部分人堕胎,但拒绝了其他人的请求。8月,中央政府指示各邦立即成立常设医疗委员会,以便对此类案件迅速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