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获取保不代表打压的结束


谢阳获得取保并不代表中国停止了对人权律师的无情打压,国际特赦组织表示。

5月8日,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案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虽然当局没有宣布判决,但谢阳显然在庭审后获得取保候审。

“这一连串不寻常事件并不能减轻我们对此案的酷刑担忧。尽管谢阳不再被关押的事实让人宽慰,但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被拘捕,他的取保不应该削弱这一事实,”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表示。

“虽然谢阳已被取保,但他很可能遭受持续的监控,行动自由也会受到严格限制,正如我们在其他类似案件所目睹的。这些似乎都是当局用来对付人权捍卫者的手段,”潘嘉伟表示。

而法院仅仅在庭审前20分钟,才在微博上宣布将会对此次庭审进行微博直播。

庭审期间,谢阳表示他没有受到酷刑,这与他在今年1月份告知律师的情况不符。他向律师叙述了他在关押期间遭受的持续酷刑,包括受到长时间审讯、殴打、无法获得充足的水和睡眠。

2015年7月起,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发动了针对近250名律师和活动人士的镇压活动,谢阳是其中之一。

遭受酷刑

潘嘉伟
对谢阳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谢阳的律师于1月份公布谢阳遭受酷刑后,当局拒绝了律师之后所有申请会见的要求。另一名被关押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则于3月份在大陆媒体上“承认”捏造谢阳遭受酷刑的证据。

当局也试图威胁谢阳的家属以胁迫谢阳“认罪”,并提供对其他人权捍卫者不利的言论。

在庭审过程中,谢阳的代理律师均由法庭任命,由家属聘请的律师则被当局撤销。

当局曾多次警告谢阳原辩护律师之一陈建刚不得与国际媒体讨论案情,并对陈建刚的执业资格发起调查。

5月3日,陈建刚与家人及活动人士张宝成夫妇在云南旅游时被警方带走。他们获释后,陈建刚不得不在公安的护送下,从云南开车回京,而陈的妻子及两个孩子则被允许乘飞机返回北京。

“对谢阳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当局知道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当局要对他及他的家人施加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胁迫,”潘嘉伟表示。

无情镇压

2015年7月,当局拘捕了律师王宇,这场史无前例的针对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打压由此拉开帷幕。在接下来的数周里,近250名律师及活动人士受到国家安全机构的讯问及关押,其中许多人的办公室及家中被搜查。

除了谢阳外,还有5名律师及活动人士被判处“颠覆国家政权罪”。 2016年8月,活动人士翟延民、勾洪国(又名葛平)被判缓刑。活动人士胡石根及律师周世锋分别被判7年半及7年监禁。律师李和平于4月25日在天津受审,并于4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判决后他的下落一度不为人所知,直到他于5月9日返回家中。图片显示他身体瘦弱,头发明显变得灰白。

另有3人仍被羁押,正在等待开庭或判决。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开庭日期尚未确定,活动人士尹旭安和王芳分别于去年9月及今年2月开庭,目前等待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