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博科圣地”女幸存者遭军队强暴


文/劳伦· 阿伦斯(Lauren Aarons)国际特赦组织性别、性及身份项目研究员兼顾问

在哈莉玛(Halima)* 抵达尼日利亚东北部一个为流离失所者而设的营地后不久,一名士兵给她送来了鸡肉和蕃薯。她认出此人正是殴打自己的丈夫并把他带走拘押的士兵之一,但她已数日几乎颗粒未进,所以只能在绝望之中接受了食物。当士兵折返并提出用性交换食物的要求时,哈莉玛不敢拒绝。

哈莉玛
士兵就是王,没人见到他们不害怕。

 

哈莉玛于2015年底抵达巴马医院营地(Bama Hospital Camp),“士兵就是王,没人见到他们不害怕。他们说了算,说谁都不该抱怨,所以我按照他的要求行事。”

哈莉玛是众多虽幸免于武装团体“博科圣地”(Boko Haram)的残暴统治、却发现自己落入尼日利亚军方手中遭受噩梦般的性暴力和性剥削的女性之一。

国际特赦组织的新报告《他们背弃了我们》(They Betrayed Us)记录了被迫逃离家园、与丈夫分离并被困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卫星营地”中的女性所面临的艰难处境。

由于营地中饥荒泛滥,军人及与其合作的民兵组织成员利用自身的权力和能够获取食品及其他日常必需品的权限,强迫女性与自己发生性行为,此举在国际法之下构成强奸罪。如果女性反抗,士兵有时会诉诸武力。

哈乌瓦(Hauwa)* 告诉我们,她在抵达巴哈医院营地后多次遭到一名民兵组织成员强奸。她表示,自己受困于性暴力和饥荒之中。

哈乌瓦说道:“我(在2016年初)和其余130名妇女及儿童一同抵达这里。饥渴问题在头4个月内就令我们中的58人丧生。”

哈乌瓦
如果你拒绝的话,他便会(用暴力)强奸你。

 

“你会见到军人拿着食物对你说:‘如果你喜欢我的话就收下食物’。如果你收下了这些食物,他们一会儿便会回来和你发生性行为。若你拒绝的话,他便会(用暴力)强奸你。”

国际特赦组织收集到的证据显示,数以千计的人在这些营地中饿死,其中大多发生在2015年底和2016年。在我们于巴马医院营地里访谈的妇女中,近一半表示她们有一个或多个孩子死去。

尽管在人道主义援助增加的情况下,现在每天的死亡数字有所下降,但许多妇女仍然被限制不能离开营地,有时连续数日没有食物充饥。在这样的情况下,性剥削问题泛滥。

自2012年“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发起针对平民的袭击以来,国际特赦组织曾多次谴责该武装团体实施的人权侵害行为,当中包括实施大屠杀、在城市发动汽车炸弹袭击和枪击,以及绑架数以千计的人。

然而,“博科圣地”犯下的罪行绝不能让外界对尼日利亚军方广泛实施的人权侵害行为视而不见,该国军方涉及任意拘押、酷刑和不少人被非法杀害的事件。

强奸和性暴力仅是女性落入军方手中后遭受的各种不公待遇之一。她们讲述自己的村庄在军事行动中被烧毁,自己被下令离开、在营地中挨饿并被殴打,而她们的丈夫和儿子则遭到拘押。

数以百计的妇女和女童仅因曾生活在“博科圣地”的控制下便受到士兵的怀疑,并遭到拘押和被转移至诸如吉瓦营区(Giwa Barracks)等军事拘留所内。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记录,由于此类拘留所内的环境恶劣,自2015年以来就有逾37名妇女和儿童死去。

25岁的扎拉
他们殴打我的孩子,说他们是‘博科圣地’的孩子……我那时还有孕在身。

 

25岁的扎拉(Zara)曾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在吉瓦营区中被拘押了两年,还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在人满为患的牢房中分娩,她说道:“他们问我们的丈夫在哪儿,然后用棍子狠狠地打我们。他们殴打我的孩子,说他们是‘博科圣地’的孩子……我那时还有孕在身。”

一些因身为所谓“博科圣地的妻子”而被拘押的妇女告诉我们,她们被武装团体绑架并被迫嫁给其成员。在军方随后审问这些妇女时,她们因试图向士兵解释此事而被殴打致不敢作声。

长期以来,包括美英在内的尼日利亚盟国乐于谴责“博科圣地”犯下的骇人罪行,但对尼日利亚军方的行为大开绿灯。这些侵犯行为往往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但即使是当地的联合国人道主义机构也绝少质疑女性被监禁在军事营地内的问题,亦很少挑战安全部队在营地中实施骇人性暴力的行径。

去年,尼日利亚代总统耶米·奥辛巴霍(Yemi Osinbajo)成立了调查小组,审议军队遵守人权义务的情况,但其至今尚未采取任何行动,营中妇女的景况依旧暗淡。

不过,这些妇女依然迎难而上,继续勇敢地抗争以讨回公道,包括让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重返家中。2017年9月,数以百计流离失所的妇女在街上排队,等着把自己的经历告诉总统的调查小组。她们列出了自己被拘挚爱或在营中丧生者的名单。

正如其中一名妇女告诉我们的那样:“此事发生在了我们身上,现在已无法挽回,但政府应当正视此事。它们应当了解我们是如何受难且如何丧命的,应当确保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

* 为保护这些女性的身份,文中妇女使用的名字是化名。

英文原文首发于Al Jaze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