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6, 2017LGBT人权捍卫者拘禁酷刑1237Views

人权的凛冬将至


 

国际特赦组织资深研究主任安娜·纳斯达(Anna Neistat

凛冬将至。

即使你没有看过《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也知道这句预示不详的著名台词。在剧中,当有人意味深长地低吟起它时,不仅是对长夏过后,严冬即将来临的警告,亦预示着大群死人即将随着严冬而来,对整个世界的存在构成威胁。一切邪恶的阴谋、背叛以及争斗在这样的威胁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和琐碎。

身为人权捍卫者,看着世界各国领导人诿过于人,分化人们以攫取政治资本,我禁不住想到,我们的凛冬或许即将来临,而在晦暗的将来,保护人权将不再重要。

“夏天”曾经漫长而硕果累累。在70年前的1948年,世界各国齐聚一堂,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首次做出了“所有民族和国家”均须保护人权的声明。

在世界各地保护人权的承诺前所未有,而做出这一承诺的,是人性经历了漫长恐怖之夜的幸存者。他们共同努力,合力确保如此规模的毒气室、种族灭绝以及加诸平民的苦难不会再次发生。

自那时起,全球各地的人取得了不起的胜利:保障女性及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群体的权利;对抗滥权政府;推翻看似坚不可摧的极权统治,并让国家元首负起责任。而那些摆脱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时刻的人们决心不让历史重演,人们创造了当初难以想象可以达至的美好社会。

但如今,我们似乎正在倒退。我并不幻想过去的70年是美好的。我们这些人权捍卫者就像剧中的守夜人(Night’s Watch)一样,离刺骨的寒风更近一些,对危险发出警告、敲响警钟。那些令冬季的寒风远离、让所有政府尊重普世权利的根本原则,如今似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维斯特洛(Westeros)的居民可以表现得好似夏天将会永存,但我们却不能。

我们不再只是抵御针对个人或社群的侵权行径,不再只是和其他政府联合起来应对部分流氓政府,我们要对抗的,是针对整个人权保护机制的攻击。和琼恩·雪诺(Jon Snow)一样,我们必须为了这场关乎存亡的抗争而把所有人召集起来。

这场悄悄的攻击不是从昨日才开始。近几年来,仇外、厌女、将“他人”非人化成了政客的口号,让他们公然利用选民的不安全感及特权被剥夺感,并为他们带来了成功。不仅如此,这已日渐成为行动的口号,导致歧视、仇恨犯罪、暴力和死亡,正如我们不久前在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所目睹的事件一样。

美国、俄罗斯、埃及、尼日利亚、土耳其和菲律宾等在诸多方面大相径庭的国家均以定义模糊的“安全考量”为由,将侵犯人权的行为合理化,包括酷刑和即审即决。

俄罗斯和中国等国一贯挑战人权普适性的基本概念,则变得愈发肆无忌惮,并日益在国际层面主导或阻碍相关辩论。

更糟的是,美国或英国等至少在言论上拥护人权的国家大幅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和 瑟曦·兰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一样,它们厚颜无耻地追逐狭隘的私利,并在此过程中推进人权应为国家利益而牺牲的可耻观点。

在它们的立场转变下,未确立民主和人权尊重以及这种传统较弱的国家也轻而易举地如法炮制。

不可否认的是,于近代史中某些最黑暗的时刻之后构建的人权保护机制正再次变得暗淡。套用《权力的游戏》中另一句台词,长夜来临之时,将“黯淡无光并处处险恶”,任何想要远离战斗前线的人不过是太快忘记了曾经的“寒冬”。

在如此强大的势力面前,唯一能捍卫我们共同的核心人性价值的,是团结行动:抵制以任何方式分裂我们的企图;利用一切可行的通讯手段,从扩音器到社交媒体,嘹亮并坚持不懈地针对那些侵犯我们及他人权利的行为发声,让我们的政府为这些侵权行为承担责任;向需要保护的人敞开心胸和家园;声援面临不公或迫害的个人或社群并同他们并肩抗争。

在《权力的游戏》中,漫长而寒冷的冬天迅速到来,但在人权来说并非一定如此。若我们共同守护人权的烛光,便可驱散黑暗。

封面照片: H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