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 2019台湾死刑652Views

台湾:探访被关押逾三十年的死刑犯邱和顺

March 12, 2019

文/黄尚卿(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代理秘书长)、潘嘉伟(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办事处研究员)

2019 年春节前,我们在台北土城看守所 ,见到了已被关押逾三十年的死刑犯邱和顺。走过了警卫、等候室、篮球场,我们来到重刑犯会见的地方。 邱和顺从玻璃后面的铁门冒了出来。 他看见我们很亲切地笑了,露出了刚被拔掉没有门牙的牙齿,热切地指指电话,表示可以通话了。

他犯了什么罪?

1989年,邱和顺被判死刑,他是12名被告之一,罪名:谋杀保险员柯洪玉兰和绑架学童陆正。

作为台湾最旷日持久的案件之一,检方至今仍未拿出任何靠得住的证据,不仅柯洪玉兰的头颅与四肢始终未被寻获,陆正迄今也依旧行踪成谜。对于邱和顺等人的控诉,完全建立在他们的口供笔录上。

据邱和顺描述,在长达四个月的羁留期间,他被蒙住眼睛、被捆绑、被迫坐在冰上、被电棍电击、被灌辣椒水,因而被逼自白认罪。

只要认罪便能减刑,换算刑期,就是认罪就可以马上恢复自由。邱和顺却拒绝了。

 

1994年,两名检察官和10名警察被判定在初步调查期间使用酷刑,然而,被告们的供词并未被完全排除在法庭证据之外。2015年,再次有当年协同办案的警察愿意作证,证明在初步调查期间,邱和顺曾称遭受酷刑和被迫承认犯罪,然而将案件再审的请求仍被台湾高等法院驳回。

在这长达三十年的司法马拉松里,许多法律专家、学者、公民团体、人权组织为邱和顺奔走努力,从不放弃 ,但多次上诉和再审,结果仍与1989年相同:死刑。邱和顺的案件成为了台湾司法系统的一个长期的污点。

2011年,在高院更11审期间,法官告诉邱和顺,若果他认罪便能减刑。换算刑期,就是认罪就可以马上恢复自由。邱和顺却拒绝了。

关押逾三十年

邱和顺说,我们是第 274 和 275 位探访他的人。

作为2012年“为人权,不停笔”活动的“主角”之一,邱和顺记得曾收到四五千封国际特赦组织世界各地的会员寄来的信 , “好多好多,有一天我会出去好好整理起来,”“我出去了要亲自去香港、伦敦跟德国跟大家道谢,我也要去台湾分会帮你们做更多有关死刑的事情。”

收到的信中,许多是外语, 邱和顺虽然不理解具体内容,但能感受到其中的支持。我们说等他出来以后,可以教他英文,这样他可以看得懂更多信。 “我老了,没有办法学习了啦。 青春岁月都在监狱里。 你翻译给我听就好。”他说我们可能太年轻了,不知道他的经历。1988年被拘押时,邱和顺二十岁出头,这三十多年的牢狱生涯,再加上曾经遭受过的酷刑,他一度因生病差点死在狱中, 这几年挺过了许多我们无法想象的痛苦。

“监狱里的事还是等我出去了再说给你们听吧。 你们要鼓励更多年轻人出来当好的法官跟律师,我们才能一起做司法改革。”他的话令人感慨,究竟在监狱中遭受了什么,使他这样思考,能够这样笑着跟我们说这些话。

1988年被拘押时,邱和顺二十岁出头,这三十多年的牢狱生涯,再加上曾经遭受过的酷刑,他一度因生病差点死在狱中。

 

歌声里的希望

“我有两首歌,唱给你们听,台语的。” 闲聊途中,邱和顺突然说道。 那是两首表达他长年被关押的心情的歌,歌里有一道天光,有感谢、有他日夜想念的自由,有悲伤、寂寞、害怕,却竟也充满了希望。 他不懂乐谱,但是去年自己写了这两首歌,说他在狱中认识了耶稣,信奉天主,每天都读经。

这是邱和顺作为死囚生活的第三十一年,在冤狱平反的路上,在追寻司法正义的途中,一切都依然十分艰巨,但他仍然保有勇气 ,意志坚定 。 而身处牢笼外的我们,也不会放弃,不会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