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7, 2019中国拘禁日本617Views

无法逃离的噩梦:海外维吾尔人面临痛苦抉择

January 7, 2019

文/潘嘉伟(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

努尔(化名)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去日本求学,然而,当他在新疆与自己的父母道别并到东京开始学业时,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梦想会变为噩梦。

两年后,即2017年4月,努尔接到了母亲的来电,焦急地告诉他新疆的警察命他回家。

不久后,他又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这次传来的消息更加令人不寒而栗,他说:“别回来,也不要给他们寄任何资料。不要再和我们联系了。”

努尔感到既困惑又害怕,但他并非唯一,而是众多面临同样处境的维吾尔人之一。这些维吾尔人虽已移居境外,但仍躲不过中国政府为打压他们而伸展至四面八方的触角。维吾尔族是一支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于中国西北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自2017年初以来,中国当局将近百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及其他少数民族大规模羁押在拘禁营中,这些拘禁营被中国当局称为“教育转化中心”或“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被拘押在内的人遭到酷刑及其他非法对待。

对居于境外(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其他地区)的维吾尔人而言,回家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他们得以与挚爱的亲人相见,但另一方面,他们却将自己置身于被任意羁押的风险中。

在努尔看来,父亲传来消息时正暗示了这样的风险,使他面临无法做出的抉择:究竟是要冒着被送入拘禁营的风险回家,抑或是留在日本,但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

在他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前,新疆警方已与他母亲联系了好几个月,要她提供正式文件证明努尔在日本留学。中国驻东京大使馆建议努尔取得这些文件后把它们寄回家。如今,他因为太过害怕而不敢与警方联系。

我们曾与其他在日本面临相似处境的维吾尔人交谈过,他们担心家人的命运,却因为害怕而不敢回家见他们。许多人表示,老家的警察向他们的父母询问子女在境外的情况,一些警察甚至要求他们提供子女的住址和电话号码。

对于身处境外的维吾尔人而言,另一层担心是,即便他们在新疆不会被拘押,也有可能因为护照的问题被禁止再离开中国。

努尔表示,他在2015年离开中国前,要向新疆老家的警察支付4万元人民币(约5,800美元)才能申请到护照,但却不知道护照过期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另一名在日本的维吾尔人对我们说:“我担心的是,一旦我进入中国大使馆后会发生什么事,我担心他们会没收我的护照。”

与我们交谈的维吾尔人表示,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一些试图更新中国护照的维吾尔人身上,这使他们无法离开日本。任意拒绝归还或更新护照属于侵犯行动自由的行为。

即使没有中国护照,逾两千名生活在日本的维吾尔人因为持有签证,所以可以在该国无限期居留。不过,他们确实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而自己的亲人或被送入拘禁营的恐惧挥之不去,也令面临困境的他们愈发痛苦。

一名维吾尔妇女告诉我们,她有3名曾到日本探访她的亲人现被拘押在新疆西北部塔城的教育转化中心内。她曾考虑过回新疆找他们,但担心自己也会遭到拘押。

在她的中国护照过期后,中国驻日大使馆的官员表示,只有她回到新疆才能更新护照。对许多人而言,这像个陷阱,是中国政府强迫维吾尔人返回新疆接受“教育转化”的手段。

“谁知道她回中国的话会遭遇什么?我们想念在新疆的家人,但若我们回去的话便会以身犯险,我们不知道能做些什么,”这名妇女的丈夫表示。

当问及是否想过有没有机会再见到自己在新疆的家人时,与我们交谈的维吾尔人无一乐观。

其中一人说道:“我们有签证可以在日本生活,但担心在护照到期后能否更新,另外就是害怕如果我们回到中国会有何遭遇。我们根本别无选择。”

努尔自接到父亲那通电话后感到十分害怕,之后与父母只有极少的联系。他们之间的沟通亦仅限于简短的微信信息,确认他们的人身安全且未被关进教育转化中心里,他目前能寄望的就只有这样了。

延伸阅读:

维族女留学生回国后失踪,疑被关“再教育营”

他们在哪儿? 多达一百万人被关“教育转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