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5, 2019中国环境保护1149Views

气候罢课在中国:一个桂林女生的行动之路

October 25, 2019

格蕾塔·腾伯格(Greta Thunberg),一个16岁的小女孩,在国际掀起热议:从去年8月份罢课并在瑞典国会大楼外抗议的她发起了为气候罢课“周五为未来”(Fridays for Future)运动,这个运动在短短一年内席卷全球,无数的青少年加入她罢课上街,呼吁各国领袖关注气候变化议题。不少人为她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大胆的发言鼓掌,也有人质疑她的动机,酸她“16岁懂什么”。但无论评价如何,无可否认的是,年纪轻轻的她具有巨大的能量,已经触发了关于气候变化的广泛讨论。

尽管一开始,在中国关于格蕾塔的行动的讨论不多,但也产生了难以预料的影响:一个来自桂林的女生,因此踏上了行动之路,希望引起更多人对环境与气候变化的关注。

2019年5月24日,同样16岁的Howey Ou一个人来到桂林市政府大门前,她用纸皮制作了两块板子,一块写着:“气候危机,学校罢课。”另一块则写着:“气候危机是有史以来人类须面临的最大生存危机,请行动起来。”她在政府大门外独自抗议了7天,并在推特上记录行动。其中一张她独自一人站在政府大楼铁闸前的照片,亦成为了她的推特头像。


对于她的行动,不少人感到震惊。不仅是因为她年龄,以及她使用的方式——一个人在政府门前举牌罢课,对于中国有所了解的人都可以想象其中的风险, 更是因为她的直白真诚:行动不久,就有外国媒体前来采访,Howey在推特上说,得知一些记者是通过坐飞机这样高碳足迹的方式来的,她感到内疚,将拒绝再接受任何会导致大量二氧化碳释放的采访。

Howey从小就喜欢看国家地理杂志,但那时还没有很强的行动意识,她关注环保,推崇素食,但更多只是被美丽的自然风光所吸引,从来没有受到正式环保教育。她的行动意识启蒙于2018年7月出版的一份有关塑胶与其影响的报告,而真正的改变是在新闻中看到格蕾塔的行动之后。格蕾塔在2018年开始进行气候罢课,并于2019年3月15日第一次向全球发起全球气候暖化罢课行动,Howey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考虑加入气候运动。她在推特上跟踪格蕾塔的行动,并透过订阅 Climate Reality Project认识到更多有关气候变化对生活环境产生的影响的信息。

在一次在和家人旅游返回中国的航班上,Howey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英国女士,她们谈了一路教育、素食、环保等等。分别前,这位女士送给她一本书《Here We Stand: Women changing the world》, change (改变) 这个词触动了她,她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去改变气候运动在中国的现状。

women changing the world
触动Howey的那本书  © 个人提供

改变不容易,尤其在她所生活的环境。格蕾塔的行动激励了许多人,加拿大、乌干达、阿根廷、美国都有年龄相近的学生,组织起青年气候行动者活动小组,进行集体罢课和抗议。而Howey在比较长的时间里,行动中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也遇到和其他青年气候行动者不一样的困境。

Howey 选择用一种轻松的语气来讲述她的故事。5月31日 ,抗议的第七天,警察来了。Howey笑说警察并没有难为她,只是说要么回家,要么去派出所。她觉得对派出所感到好奇,于是跟了回去。警察问了几个小时的话,尽管没有被使用强制措施,她还是在“铁椅子”上坐了好一会。之后警察跟她说,游行示威必须提前申请,不能就这么来举牌,也就让她回去了。

但这并不是她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遭受挫折。早在行动开始前后五个月中,Howey的微信号就被封过很多次,这也是她选择使用推特发布的原因。在那次罢课行动后,她的推特变得热闹,不少人转推关于她行动的报道,连她的偶像格蕾塔也转推,称她“真正的英雄”——这条推特收获了将近一万个喜欢(like)。但在国内,认识她的人始终不多,尤其是因为推特在中国是被禁用的。 暑假时有国内的环境组织与她接洽。本来是振奋人心的机会,但现实是更多的失望。在拜访这些组织的时候,她发现原来许多人对未来并不像她和格蕾塔这些青年人一样担忧,对环保素食的了解也不够全面,而在参加一个青年人组织的以环保为主题的活动中,她更是遭遇“维稳”——她被认为是“危险”与“敏感”的,被小心翼翼地排除在会议之外。

尽管如此,Howey还是不想放弃,她想方设法的说服父母,让他们不要成为阻力。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行动方向。在她的推特上可以看到,她现在在关注城市的垃圾问题,也开始倡导种树。主要以英文发推的她,也开始使用中文。最重要的是,现在她不再是一个人了——10月7日,她在推特上宣布另一个小伙伴的加入,配上照片:她们俩一起举着“把真相告诉人们,而不是掩盖它”的牌子。

不久前Howey被邀请去参加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因为格蕾塔和许多其他青年气候行动者也会聚首一堂,而联合国会为她购买一张绿色机票——以补偿飞行对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但是她最终还是拒绝了这次机会,她说她要成为十万名在2020年之前放弃坐飞机的行动者之一,她说自己自今年五月以来,为了减少温室气体,已经不再乘坐飞机。

student strike in china
Howey 仍在继续她的行动 © 个人提供

因为她们的勇敢行动,格蕾塔和许多的青年气候行动者一同获得2019年国际特赦组织良心大使奖,她在颁奖仪式上说道:“行动有用,我们街上见”。也许在中国,大部分人无法回应她的号召,但行动不仅有一种方式,而青年人正在用他们的热情和创意挑战种种框架,因为气候危机真实存在,而唯有采取行动才能改变未来。

 

2019年国际特赦组织良心大使奖:“周五为未来”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