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9, 2018伊朗死刑酷刑945Views

伊朗:曾受家暴和强奸的24岁女子被处决

October 19, 2018

在她短暂的一生中, 泽纳布•塞坎万德(Zeinab Sekaanvand)曾被称为“童养媳”、“罪犯”、“少年犯”。10月2日,她在伊朗西阿塞拜疆省的乌尔米耶(Urumieh)监狱中被处死,然而,极少人看到她的真正身份:一名自孩童时代便陷入暴力和性侵犯循环中的弱势年轻女性。

Death penalty Iran
在泽纳布•塞坎万德,于2018年10月2日被伊朗政府处决 ©Amnesty International

文/曼苏蕾•米尔斯(国际特赦组织伊朗研究员)

塞坎万德被绞死时年仅24岁,但此时她已在拘押中度过了近三分之一的人生。2012年2月,她因为17岁时谋杀丈夫而被捕和受审。她曾称自己遭到了小叔子的强奸,而且被捕后遭警察实施酷刑。

在塞坎万德的案件中,令人最心寒的地方在于,伊朗当局原本有多次机会可介入案件对她施以援手。塞坎万德指出了自己遭受虐待。她说出来了,却遭到了忽视。

这样的情况对于许多妇女和女童而言再熟悉不过,但由于塞坎万德身处伊朗,她的故事更趋黑暗。

伊朗是世界上仅剩的会处死“少年犯”的国家。目前至少有88名在犯罪时不满18岁的死刑犯目前正等待处决,当中一些人已被这种状态折磨了十余年。

 

尤其,塞坎万德的案子再次重演了法特梅·萨尔贝西(Fatemeh Salbehi)的故事。2015年,23岁的法特梅因为谋杀了自己在16岁时被迫嫁予的丈夫被处死。

仔细看的话,塞坎万德的案子就像是一本教科书,阐释了女性在伊朗司法体系中面临不利处境的种种原因。

出生于伊朗西北部一个穷困且保守的伊朗库尔德家庭,塞坎万德在15岁时为了嫁给侯赛因•萨尔马蒂(Hossein Sarmadi)离家出走。塞坎万德曾说过,婚姻是自己获得更好生活的唯一出路。但她的新婚丈夫为人暴戾,这段关系很快就演变成身体和语言上的虐待。

塞坎万德不止一次地提出离婚,但都遭到了丈夫的拒绝。在伊朗的法律制度之下,妇女和女童受到根深柢固的歧视,常常因此而难以办离婚,哪怕她们遭受了家庭暴力。

尽管塞坎万德多次就丈夫的暴力虐待问题向警察报案,警察却对她的求救视而不见,也没有对她丈夫展开任何调查。

绝望的塞坎万德试图回到父母身边,但他们由于她离家出走已与她断绝了关系。她表示,与此同时,侯赛因的兄弟常常强奸她。

还是孩童的她身处两名暴力并施虐的男子控制之下,没人会帮她。

2012年2月,塞坎万德因谋杀丈夫被捕。她不被允许聘请律师,并表示自己在讯问期间受到警察的酷刑和殴打,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塞坎万德 “承认”刺死了自己的丈夫。

当局仅在最后一次庭审时为她提供了律师,此时距她被捕已有3年。她在此时推翻自己之前做的“供述”,告诉法官她丈夫的兄弟(亦是她所指强奸了她的人)才是杀人凶手。

塞坎万德在法庭上表示,她的小叔子曾告诉她,若她承认杀人就会保释她。按照伊朗的法律,被害者的亲属有权赦免罪犯并接受经济赔偿。

但法院非但没有对此展开进一步调查,反是驳回了塞坎万德的供述,将她定罪并判处她绞刑。

塞坎万德的痛苦并未就此终结。2015年,塞坎万德在乌尔米耶监狱中嫁给一名男囚犯后怀孕了。2015年9月,她诞下死胎。据医生所说,胎儿在两天前因为受到刺激在她的子宫中停止了心跳,这大概就是塞坎万德的狱友、也是她最好的朋友被处决的日期前后。当局强迫塞坎万德在诞下死胎的次日回到狱中,且未为她提供任何产后护理或心理社会支持。

在塞坎万德被处决前,当局为她安排验孕。当结果呈现阴性时,当局将之视为处决她的绿灯。

塞坎万德的生命由一个公然将女性置于劣势的法律制度定义。在这一制度下,女性的刑事责任年龄为9岁,而男性的是15岁,女性的法定婚龄是13岁。这一法律制度并不把丈夫强奸自己的妻子规定为犯罪。

这一制度粗暴地将强制佩戴头巾此侵权性、歧视性并有辱人格的要求加诸于妇女和女童的身上,并将那些开展反对行动之人投入大牢。

在这一制度下,女性做出的证言不如男性,因此,没有一名掌权者聆听塞坎万德的经历,而是选择令她的故事就此终结。

本文首发于《时代》(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