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杜特尔特依然是人权的噩梦


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及太平洋区主任詹姆斯·戈麦斯(James Gomez)
2017年7月3日
我不在乎人权,你最好相信我。

不能说我们没被提醒过。在竞选菲律宾总统期间,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已赤裸裸地展现出对于人权和法治的蔑视。他发誓要杀掉十万人,用他们的尸体填满马尼拉湾,“喂肥”湾里的鱼。

在杜特尔特当选总统后,成千上万人于过去一年间在所谓的反毒战争中遇害。每天清晨,在该国一些最为贫穷的街区中居住的人醒来后,都会在街上发现新的尸体,这些尸体上有子弹留下的伤口。有时,尸体上留有标记,斥责死者为“贩毒者”。

在反毒战争中,杜特尔特煽动人们动用私刑,杀害任何疑为吸毒或贩毒者的人。去年,他对一群支持者说道,“假如你知道谁是瘾君子,去吧,去杀了他们。”爱用粗言秽语的杜特尔特从未试图修饰自己的言辞或掩盖自己的企图,他警告那些被指涉嫌毒品犯罪的人,“我的命令就是对你们格杀勿论。我不在乎人权,你最好相信我。”

本应维护法治的警察已经变得像犯罪集团,他们没有实施拘捕,而是冷血地将嫌疑人当场击毙。他们篡改警察报告,使其看上去像是受害者进行了反抗。即使是在死后,受害者的尊严也遭到践踏。他们的家中被栽赃证据,其财物亦遭盗取。

尸体被随意拖到外面,扔在大街上。它们被丢弃在商店前、敞开的下水道旁,或是在太平间里,用获得普利策奖(Pulitzer-prize)的摄影师丹尼尔·贝雷胡拉克(Daniel Berehulak)的话说,尸体“仿佛柴火般”堆在一起。

敢于发声,对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骇人行为公开批评的人被妖魔化。参议员勒伊拉·德·利马(Leila de Lima)是其中最敢言的批评者,但至今仍在拘押之中。杜特尔特威胁人权活动人士会杀了他们。一次,他咆哮着威胁道,“我会把你们所有人的头砍下来。”

如此肆无忌惮地以自己践踏人类尊严的行径为傲的领导人寥寥可数,然而至今为止,没有人为这样的行为承担任何后果。在菲律宾,既无针对这些大规模杀戮进行可信调查,亦没有追究与之相应的责任,相反,杜特尔特依然在世界舞台上趾高气扬,他的名声不知为何毫发无损。

今年,由菲律宾掌舵的东南亚国家联盟成立50周年。在该组织的其余9名领导人中,多位都在人权方面有着劣迹,他们对大规模杀戮刻意地保持了沉默。

5月,根据一份泄露出来的稿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对杜特尔特处理菲律宾毒品问题的方式不吝赞美。特朗普表示,“我想祝贺你,因为我听闻了你了不起的工作成果。”尽管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在自己的年度人权报告中,将这场杀戮描述为“该国首要关注的人权问题,”且对“政府公然蔑视人权和正当程序的情况”敲响了警钟。

明显地,危机在于国际社会对于“新常态”的默许,在这一“新常态”下,在对其他目的的犬儒追求中,践踏人格尊严的暴行受到纵容。对特朗普来说,杜特尔特为其缓和朝鲜危机所能提供的任何支持都足以令其对人权侵害现象保持缄默。自棉兰老省(Mindanao)南部宣布戒严令以来,鉴于菲律宾安全部队与被称为伊斯兰国的武装团体开战,这一合作进一步加深。

政府之前如此专注于打击毒品的暴力运动,以至于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武装团体开始掠夺棉兰老的领土。在当局违法行事时,造成的影响是广泛的,其后果是造就一个更加危险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度里,当局违反而不是维护法治,此举令武装团体变得更胆大妄为,而受苦的是最为弱势的民众。

詹姆斯·戈麦斯(James Gomez)是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及太平洋区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