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5, 2019性和生殖权利阿根廷1059Views

阿根廷:当女童被迫成为母亲,所受伤害无异于酷刑


文/国际特赦组织美洲区主任艾瑞卡·格瓦拉罗萨斯(Erika Guevara-Rosas)

上周三凌晨,在阿根廷图库曼(Tucumán)的伊娃·庇隆(Eva Perón)公立医院里,两名妇科医生为一名11岁的强奸幸存者做了紧急剖腹产手术,在这名女孩有性命危险时挽救了她的生命。这种的情况极为常见,这也是当局绝不应当让人陷入的处境。

执行手术的妇科医生说道:“整个地区的卫生系统里没有人愿意让女孩终止妊娠,”在这家医院的员工以私人原因为由拒绝做手术后,她前往该医院为女孩进行手术。

她对阿根廷新闻网站Infobae说道:“就只有我们而已,我们不能抛弃她。如果没有为她终止妊娠,她早已命丧黄泉。”

2018年6月在阿根廷,女孩们走上街头,要求通过孕期头14周堕胎合法化的议案 © Getty Images

这名来自图库曼的女孩曾被其祖母的伴侣强奸,于1月份入院时被诊断出怀孕19周。

当时她和她的母亲马上要求进行堕胎手术,在阿根廷,被强奸者或妇女或女童的生命或健康面临威胁的情况下进行堕胎属于合法。但当局屡次拒绝做堕胎手术,拖延近5周,实际上是在迫使她在违背自身及其母亲意愿的情况下怀孕。

这样痛苦的折磨让这名女孩出现严重的健康问题。这种现象与制度化的暴力无异,并构成了酷刑。

令人遗憾的是,在阿根廷或广大的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这远非单一个案。

1月,在阿根廷的胡胡伊省(Jujuy), 另一名怀孕24周的12岁强奸幸存者接受了紧急剖腹产手术。她的合法堕胎权亦被剥夺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在阿根廷,每3小时就会有年龄在10至14岁之间的女童产子。

 

我们每天都能听到此类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这些女孩不仅遭受了性暴力,还被迫成为母亲。她们的经历登上了国内外媒体的新闻头条,社会都对她们的证词感到愤怒,然而,该区内各国政府的漠然态度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阿根廷,每3小时就会有年龄在10至14岁之间的女童产子。据国际特赦组织及全球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 Global)等非政府组织所组成的联盟#NiñasNoMadres统计,全球每年约有两百万名未满15岁的女童产子,往往因为性暴力而导致。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是唯一一个这一数字仍在增加的地区。

葛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指出,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逾97%的育龄妇女所在的国家实行限制堕胎的法律,其中6个国家完全禁止堕胎,其余大多数国家仅在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允许堕胎。

阿根廷及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政府对于保护妇女和女童免受性别暴力的态度极为冷漠。这些政府不但未对幸存者提供支援,反而常常剥夺她们的人权,令她们受到二次伤害,加深她们的痛苦。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全球每年约有两百万名未满15岁的女童产子,往往因性暴力导致。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是唯一这一数字仍在增加的地区。

 

女性的性权利和生殖权利没有商量的余地。在受到强奸,或当妇女或女童的生命或健康面临威胁的情况下禁止堕胎,所造成的心理及身理创伤或在国际法之下构成酷刑。

儿童怀孕问题亦加剧了教育及经济方面的性别不平等,在阿根廷,每10个怀孕女童中就有6个辍学,这严重损害了她们未来的职业发展及终生可以赚到的收入。

但在阿根廷,我们仍有理由感到乐观。去年夏天,数以十万计的妇女走上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举行游行,她们头戴绿头巾(象征着拉丁美洲日益高涨、支持享有堕胎权运动),要求能够进行安全合法的人工流产手术。尽管阿根廷参议院投票否决了有关女性孕期头14周堕胎合法化的议案,但青年一代的勇敢女性成功地令这一个曾一度为禁忌的议题首次进入政治议程和国民议题。如今,改变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2018年6月在阿根廷,一名小女孩参加名为“Ni una menos”的游行,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并要求女性拥有安全,自由和合法堕胎的权利 © Getty Images

在这一地区的其他地方,智利于2017年取得了进展,将特定情况下进行人工流产规定为非犯罪行为,至于厄瓜多尔国会将就对在被强奸的情况下进行人口流产规定为非犯罪行为的议案进行投票(该国目前仅允许在妇女或女童的生命或健康面临威胁的情况下进行人工流产)。

即便是继续以严苛的法律全面禁止堕胎并以此监禁妇女的萨尔瓦多,去年也采取了一些措施纠正其以往的错误,释放了泰奥多拉·瓦斯克斯(Teodora Vasquez)和伊梅尔达·科尔特斯(Imelda Cortez),二人在身患与妊娠有关的并发症后分别因情节严重的谋杀罪和谋杀未遂罪入狱。

泰奥多拉·瓦斯克斯获释。 © Getty Images

在拉丁美洲,要全面保障妇女和女童的性权利和生殖权利依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实行全面的性教育必须和立法层面的变革双管齐下,但这样的趋势已开始展现。

该地区的政府必须接受,无论有没有法律,总会有人寻求堕胎。当局是时候尊重妇女和女童的人权,而不是惩罚她们,逼迫她们陷入致命境地。

本文英语版首发于华盛顿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