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7, 2018歧视521Views

深入认识身边的1.7%,你需要澄清关于双性人的五个迷思

November 7, 2018

迷思1:每个人都生而为男性或女性

人们常常以为这个世界只有男人和女人,且每个人的生物及遗传特征都与这两个类别的人吻合。

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全世界有数以百万计人的性别特征并不符合典型的男性或女性身体的二元概念。在他们当中,即便不是所有也有许多属于双性人。

双性是一个统称,用于描述一系列影响外生殖器、生殖腺、荷尔蒙、染色体或生殖器官的天然差异。有时,这些特征在出生时就很明显,有时,它们在青春期才会显现,而在有些情况下,它们从生理上完全看不出来。

延伸阅读:双性人活动人士基蒂•安德森的讲述

台湾丘爱芝的故事

迷思2: 双性人很罕见

专家表示
约1.7%的人口拥有与生俱来的双性特质,可以和天生红色头发的人口数量相提并论

 

尽管如此,双性一词依然被许多人所误解,双性人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性不足。上个月,从特朗普政府处泄露出的一份备忘录显示,美国政府正致力于重新界定性和性别,将其分为“固定的”男性和女性。这样做的话将彻底否认跨性别者和双性人的存在,对美国境内外的人权都产生危险的影响。

 

迷思3: 双性是一种需要被矫正的情况

许多双性儿童都要忍受旨在使他们“变正常”的手术,哪怕这些医疗干预通常是入侵性、不可逆转,也并非出于紧急原因。

尽管医生和父母或是出于好意,但这些对双性儿童采取的措施事实上可能造成严重问题,包括不孕不育、疼痛、失禁和终生的心理创伤,以上种种不过是为了使儿童符合社会对于女孩或男孩看上去“应该”是怎样的观念。

国际特赦组织的研究指出,这样做可构成人权侵犯行为。这些干预措施的对象通常是年幼的儿童,因为年纪太轻而无法有效参与对自身身体自主做出决定的过程,他们的父母往往也未充分知悉潜在的风险。

2017年 国际特赦组织发布关于双性人儿童手术的报告《FIRST, DO NO HARM: ENSURING THE RIGHTS OF CHILDREN BORN INTERSEX.》  © Getty Images

政府本有义务遏制与性别和多元性有关的有害刻板印象,但许多政府反而让儿童接受不必要的手术,为的是让他们与二元概念“一致”。

 

迷思4: 双性人就是跨性别者

双性和跨性别毫无关联。

我们的生理性别特征与我们自己的性别认同或我们受何人吸引毫无关系。

“跨性别”一词是一个统称,用来描述自己的性别认同与出生时的性别不一致的人。“双性”一词与生理性别有关,与内心的认同感无关。双性人也可能认同自己为跨性别者,但二者是不同的,因为性别和性是不一样的。

双性人可能是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或无性欲者,其性别认同亦有可能为女性、男性、二者皆是或二者皆非。

双性人和跨性别者均有权选择自己的性别认同,而不应被强迫以他们感到不自在的身体或身份生活。

迷思5: 无人为双性人发声

尽管关于双性的定义仍在存在种种误解,全世界仍有不少优秀的双性人活动人士,致力于提升对此的认识及保护人权。

当中许多人权捍卫者表示,想要确保今后不会再有儿童经受他们曾受过的折磨。

双性人活动人士伊夫斯(Eves)和查理(Charlie)对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人们需要开放和接纳他们。

伊夫斯说:“社会须对身为人所代表的全部多样性更加开放,儿童须能以他们应有的方式成长。”

查理说:“若这一议题得不到讨论,而现实中存在沉默的面纱时,会使受影响的人难以接纳自己及自己的身体。”

多亏了双性人活动人士及组织努力不懈,近期出现了多项重大进展。

2013年,30家组织的双性活动人士共同起草了《马耳他宣言》(Malta Declaration),强调了全球双性人运动的诉求和建议。

在今年的双性人关注日,欧洲国际双性人组织(OII-Europe)携手国际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和酷儿青年及学生组织(IGLYO)及欧洲家长协会(EPA),为想要支援自己的双性人子女的父母准备了一套工具包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国际特赦组织会继续声援双性人的抗争,令他们可以毫无羞耻、污名及痛苦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