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1, 2019性和生殖权利美国147Views

严苛限制重新席卷美国?关于堕胎法你需要知道的10个事实


2019年,美国几个州通过了在实际上禁止堕胎的法律,此外,其他州亦采取措施,对堕胎施加严格的限制。

1.限制堕胎由来已久

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中判决堕胎为合法。自那以后,反对给予堕胎选择权的活动人士和政客便开始致力于推翻这一判决,今日,我们目睹了他们所取得的成果。当特朗普总统任命两名新的最高法院法官时,针对罗案的抨击亦逐渐升温,因为这两名法官均反对给予堕胎选择权。

但法律并非决定人们可否进行堕胎的唯一因素,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自1973年以来,反对给予堕胎选择权的活动人士已一步步地蚕食了寻求人工流产的途径。他们所采取的其中一项措施是制造经济及后勤方面的障碍,使得人们难以或无法堕胎,即使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

2.许多人在美国进行堕胎时面临重重困难

以阿拉巴马州为例,5月,阿拉巴马州州长签署了一项严苛的法令,实施堕胎手术的医生可面临终身监禁。但实际上,对于阿拉巴马州的许多人而言,要想进行堕胎早已几乎不可能。

葛特马赫研究所
2014年在阿拉巴马州中,93%的县已无诊所提供堕胎手术。

 
葛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发现,2014年在阿拉巴马州中,93%的县已无诊所提供堕胎手术。这意味着,许多在阿拉巴马州的人不得不前往别州寻求堕胎。而且,许多人根本无法负担这费用。

这是因为阿拉巴马州与其他许多州一样,并未将堕胎纳入为低收入人士可以通过白卡(Medicaid,即政府资助的医疗保险)获得的医疗卫生服务。目前,所有州均须提供公共资金予强奸、乱伦或危及性命情况下的堕胎服务,但在许多地区,若严苛的新法生效,则这些例外情形将不复存在。

3.美国的人工流产诊所远远不够

全美有6个州仅有一家提供堕胎服务的诊所。27个美国大城市及大部分农村地区可谓堕胎“沙漠”,大多数在这些地区生活的人距离堕胎服务提供机构的所在地逾100英里远。

针对堕胎服务机构特别规定的法律(targeted regulation of abortion providers),亦称为TRAP法,是反堕胎人士迫使重要医疗服务消失的方式之一。TRAP法是对执照发放施加的不必要要求,可令堕胎服务提供者难以继续营业。

例如,州政府可以对医生实施堕胎手术的大楼里的走廊宽度、停车场大小或建筑物必须距离学校多远做出具体规定,这些要求与病人安全毫无关系。相反,它们被用于向堕胎服务提供者施加压力,以使其不得不停止营业。

4. 部分州实际上已禁止了所有情况下的人工流产

阿拉巴马州的新法禁止自“妇女已知怀孕”之时起的所有堕胎,没有例外,不过,这还不是最严苛的法律。

包括乔治亚州、俄亥俄州、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及路易斯安那州在内的5个州通过了法案,禁止怀胎约6周后实施的堕胎,许多人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怀孕了。

5个州通过了法案,禁止怀胎约6周后实施的堕胎,许多人在此之前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怀孕了。

 

5. 但我们担心的不仅仅是直接对堕胎实施的禁令

葛特马赫研究所指出,仅2019年1月1日至5月15日间,便有42条堕胎限制令生效,其中包括禁止某些常见的程序类型,以及要求需要堕胎的青少年取得家长同意。

6. 这些新法会导致死伤

反堕胎法无法制止或减少堕胎,反而会令堕胎变得危险。

 

在卫生的环境中,并在受过训练的医疗卫生提供者的帮助下所实施的堕胎是现存最安全的医疗程序之一。但当堕胎受到限制或列为犯罪时,人们被迫寻求不安全的方式终止妊娠。

全球每年约有500万妇女因堕胎相关的并发症入院接受治疗,并有约47,000名妇女丧命。

美国是所有发达国家中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那些对堕胎施加更多限制的州亦拥有更高的婴儿及孕产妇死亡率。有鉴于此,这些新法之于妇女的健康后患无穷。

7. 这些法律具有歧视性

包括青少年、有色人种、移民及难民在内的低收入人士受堕胎限制影响最大,因为她们更难以支付相关费用、前往外地或在工作时请假。

在美国,非裔妇女在孕期或生产时死亡的风险是白人妇女的三到四倍,新法有可能加剧这种可耻的不平等现象,使妊娠变得更加危险。

这些法律亦是对同志(LGBTI)群体的又一打击,他们的权利在特朗普任下持续受到损害。美国的跨性别者本就在寻求生殖保健服务方面遇到巨大障碍,一系列新法将进一步将他们排除在外。

8. 特朗普的反堕胎计划不仅影响着美国人

2017年,特朗普总统重申并扩大了被称为“全球禁令”(global gag rule)的政策。该禁令指出,任何接受美国全球医疗资金(global health funding)的海外机构甚至不可在自身的咨询或教育项目中提及堕胎,哪怕这些项目的资金并非来自美国。

即便人流服务提供者认为妊娠将给该名妇女的健康带来危险,也不能对她说可以进行堕胎,或转介她至安全的人流服务提供者。近期一项研究发现,这项政策减少了大量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其中包括避孕服务、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检测与治疗、宫颈癌筛查,亦及对性别暴力幸存者的支持。

9. 73%的美国人希望堕胎是安全且合法的

给堕胎施加这些极端限制的立法者并不代表多数美国人的意见。

一项于2019年1月发布的独立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堕胎应在“所有”或“多数”情况下合法,73%的受访者反对推翻罗诉韦德案判决。

10. 抗争尚未结束!

今年通过的堕胎禁令均尚未实施,堕胎在全美50个州中依然合法(截至2019年6月11日)。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计划生育行动基金会(Planned Parenthood Action Fund)等组织誓要作出反击,并且已在多个州提起了诉讼。

5月31日,计划生育行动基金会取得胜诉,让密苏里州唯一一家人工流产诊所在本该结业之日继续营运。肯塔基州的“6周”法案被暂时搁置。

此前,相似的法案在爱荷华及北达科他等州被以违宪的理由推翻。

5月,数以千计的人一同参与集会,要求各州#叫停禁令(#stopthebans),并呼吁世界各地的人继续就捍卫生殖权而发声。

阅读更多:
阿根廷:当女童被迫成为母亲,所受伤害无异于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