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0, 2018性和生殖权利歧视3385Views

2018年,我们见证女性不屈反抗

December 10, 2018

 

文/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 库米‧奈杜(KUMI NAIDOO)

今日,举世纪念《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这份非凡的文献于1948年12月10日通过,令国际社会以前所未有的团结姿态齐聚一堂,首次制定了适用于所有人的权利法案,亦因此直击了全世界不公不义的要害。

然而,70年过去,我们所目睹的是,全球疲软的经济使得夸夸其谈的领导人冒起,利用大男子主义姿态以及厌女、仇外与恐同心理,把自己塑造成“铁腕”领袖的形象。这与20世纪30年代法西斯主义在早期经济萧条后兴起,并在大屠杀的恐怖中达到高潮异曲同工,当时,由于上述这种种因素,结果便诞生了《世界人权宣言》及它有关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声明。

1948年12月10日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令国际社会团结齐聚,首次制定了适用于所有人的权利法案,直击世界不公义的要害。

 

2018年,我们见证了不少“铁腕”领导人意图破坏平等的根本原则 —— 人权法基石。他们试图妖魔化并迫害本已被边缘化的弱势社群。但在今年,争取妇女权利的抗争是所有争取平等的抗争中声势最为浩大的。

2018年3月8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的 #metoo 游行。路透社/ Kim Hong-Ji

女性抗争的力量

在2018年为人权的抗争中,全球的女性身处最前线。在印度和南非,数以千计的人走上街头,抗议泛滥成灾的性暴力现象。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女性活动人士冒着被捕的风险,抗议驾驶禁令及强制女性佩戴头巾的制度。在阿根廷、爱尔兰及波兰,大批示威者集结起来,要求废除压迫性的堕胎法。在美国、欧洲及部分亚洲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投身以#我也是(#MeToo)为主导的妇女大游行,呼吁消除厌女和侵害现象。在尼日利亚东北部,数以千计流离失所的妇女行动起来,为受到博科圣地(Boko Haram)武装分子及尼日利亚安全部队侵权的自己讨回公道。

女性抗争所不断积蓄的力量不容小觑。在尊重妇女权利的有力呼声推动下,爱尔兰公投以压倒性的优势推翻了堕胎禁令。在沙特阿拉伯,女性终于被赋予了驾车权。在冰岛和瑞典,新的法律获得通过,将未得对方同意的性行为列为强奸。在美国,就性行为不端所提出的指控给男权好莱坞带来了冲击,挑战了数十年来的有罪不罚现象。

妇女权利的现实困境

然而,我们在庆祝妇女运动日渐高涨的同时,也不应忽视妇女需要如此艰苦抗争的原因。残酷的现实是,在2018年,许多政府对压制妇女的政策和法律公开表达了支持。

全球40%的育龄女性生活在堕胎仍然受到严格限制的国家,约2.25亿女性无法获得现代避孕服务。尽管运动声势浩大,萨尔瓦多政府却拒绝将任何情况下进行的堕胎非罪化,阿根廷参议院以微弱优势投票否决了将孕期头14周内在要求下进行的人口流产合法化的法案。与此同时,波兰和危地马拉的决策者继续主张实行严格的堕胎法,在美国,对计划生育诊所削减经费令数以百万计妇女的健康受到威胁。

基于性别的暴力对妇女、跨性别人士及性别不驯者(gender non-conforming people)的影响尤甚,但却仍旧是政客们一直忽视的人权危机。7月,保加利亚政府在宪法法院宣布《伊斯坦布尔公约》(Istanbul Convention)不合宪后,选择不批准该《公约》,该欧洲公约旨在预防和打击家庭暴力和针对妇女的暴力。8月,卢森堡成为第33个批准该《公约》的国家。然而,尽管签署并受《公约》约束的欧洲国家数量相对较多,但数字反映情况仍然十分严峻。

全球每10个女孩中,就有一个声称自己在20岁以前受过性侵犯,此外,仅有三分之一的欧洲国家承认未经对方同意的性行为是强奸。在其他地区,来自尼日利亚、伊拉克、南苏丹及缅甸冲突地区的妇女在接受国际特赦组织访问时,讲述了自己遭受的可怕性暴力,而且往往是其本国安全部队人员的所为。

全球每10个女孩中,就有一个声称自己在20岁以前受过性侵犯。

 

在世界各地,因为自己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民族、种族或社会经济地位等受到交叉歧视的妇女面临特殊及更多的人权侵犯。在索马里,残疾妇女往往被迫婚和遭受家庭暴力。在加拿大,原住民妇女遭到谋杀的可能性是其他妇女的6倍。我们在女权及人权运动中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以确认这些交叉形式的歧视如何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并确保大家听取最边缘化群体的声音。

拉丁美洲和欧洲的反人权团体采取了新的打压手段,以应对妇女的反抗和行动:将女权主义者和同志(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及双性人)标签为所谓的“性别意识鼓吹者”,据其所言,这样的人对“婚姻和家庭价值观”的存在构成了威胁。这类团体通常会以网络欺凌等方式,压制为人权发声的妇女及同志。因此,反性别不平等的不同性别人士亦进行着额外的抗争,以捍卫其公开发声的权利。

国际特赦组织今年进行了关于人权与互联网上针对妇女的暴力的研究,研究结果证实了许多妇女早已知道的事,即社交媒体平台是一柄双刃剑,这也是首批有关于此的研究之一。企业和政府完全未能保护用户免受铺天盖地的网络欺凌,令许多女性实行自我审查,甚至是彻底离开这些平台。

相反,在某些地区,当女性呼吁促进工作场所中的平等待遇时,社交媒体的作用尤其突出,这场争取平等的抗争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甚至是几个世纪,但到今年,当大家呼吁缩小目前全球高达23%的性别收入差距时,却再度备受瞩目。在世界各地,女性平均获得的报酬不仅比男性少,而且还更常从事无偿工作及非正式、不安全并无需特殊技能的工作。导致这一现象的一大原因,是社会规范将女性及她们所从事的工作视为地位较低的一类。

在职场受到不平等对待的情况下,女性继续承受着全球经济复苏的种种不确定因素所带来的冲击。在英国,女性由于对社会保障福利的依赖,据报自2010年财政紧缩政策推行以来就背负了当中86%的重担。

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女性都受困于性别等级制度及性别规范所导致的歧视循环。女性参与政治非常重要,可改变确立社会及经济不平等现象的法律。尽管2018年参选政府公职的女性人数创历史新高,但这一方面的进展依然相当缓慢。目前,仅有17%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长是女性,全球也仅有23%的议员是女性。

2019年:改变的契机

《世界人权宣言》诞生70周年,让我们能借此反思创造它的所有人所取得的重大成就。一位名为汉萨·梅塔(Hansa Mehta)的女性通过积极游说,成功地改变了《宣言》第一条的字眼,使它从“所有男人生而自由和平等”变为“人人生而自由和平等”。汉萨·梅塔对于女性会被排除在人权保护之外的担忧是正确的。如今,70年过去了,我们仍然在努力,争取让女权被认可为人权。为解决这一问题,政府最急需采取的措施是真正致力于遵守国际妇女权利法案 ——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并通过让各国落实《公约》,确保女性不受歧视和暴力对待。

汉萨·梅塔的游说使《宣言》的“所有男人生而自由和平等”变为“人人生而自由和平等”。70年过去,我们仍然在争取让女权被认可为人权。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有189个缔约国,是批准国家数量次多的人权公约。然而,政府必须停止在妇女权利方面口惠而实不至。若今年女权运动无可争辩的高涨证明了什么,那便是人们不会再满足于此。2019年,国际特赦组织将加强游说工作,以确保政府立刻撤销对《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保留条款,并采取必要的措施,全面实现妇女权利。

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需要与妇女运动同声同气,增强多元化的妇女的声音,争取我们所有的权利获得承认。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