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0, 2020年度报告越南426Views

2019年度越南人权报告

January 30, 2020

2019年,越南良心犯人数激增。当局仍继续镇压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一项新的网络安全法于1月生效,旨在限制网络人权。当局在网上及现实生活中骚扰、恐吓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并对他们实施侵权性限制。政府利用一系列的刑法条款起诉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长时间的审前羁押十分常见。良心犯无法会见律师和家庭成员,缺乏适当的医疗照护,在某些情况下还遭到了酷刑。

背景

7月,越南与欧盟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以促进经济增长。当中的条款要求越南政府允许成立独立的工会,并改进有关劳工权利的法律框架;该协定还要求越南政府批准一系列的国际劳工组织公约。

打压言论自由

过去一年里,当局以言论相关的理由拘捕及/或起诉了至少23人。在遭到打压的人中,大部分是以脸书(Facebook)为平台,就腐败、环境、政治和人权等问题发表了看法,被定罪者被判处了最高11年的有期徒刑。

 environmental activist Nguyen Ngoc Anh (C) standing in a courtroom during his trial in southern Vietnam's Ben Tre province
环保活动人士 Nguyen Ngoc Anh于2019年6月在越南受审。他因在Facebook上发帖“贬低”政府被判刑六年 ©AFP Getty Images

政府还发起了有针对性的行动,意在关闭自由出版社(Liberal Publishing House)并恐吓其支持者。该出版社是一家出版民主及公共政策相关书籍的独立出版商[1]。 公安部门在全国各地查问了至少一百人,搜查了逾12人的家,并没收了由该出版社出版的书籍。更甚的是,胡志明市的警察在10月拘押并拷问了一名帮助这家出版社运送图书的人。

良心犯

针对和平示威活动的镇压及随之而来的拘捕,导致良心犯人数大幅增加。截至5月,该国已知有118名良心犯[2]。 虽然该年稍后时间有一些犯人在服刑后获释,但有更多人被拘捕。

来自家庭成员及当地人权团体的信息显示,良心犯继续遭受各种形式的虐待,包括单独监禁、劣质食物、无法得到医疗照顾,以及精神和身体上的虐待。许多监狱管理人员鼓励因普通犯罪入狱的犯人恐吓并袭击良心犯。两名良心犯的家属报告说,他们的亲属收到了死亡威胁。

一旦被定罪和判刑,良心犯往往被转移到离家很远的监狱中,使得他们的家人难以探望他们和提供情感及物质支持。

法律发展

尽管国内及国际层面均有人提出关切,称新的网络安全法或将大量网络言论入罪,但该法仍然于1月生效。该法第8条禁止人们“歪曲历史,否定革命成果,破坏民族团结整体”及“提供虚假信息,以致在公民间造成混乱,[并]损害社会经济活动”。同样地,该法第16条对反国家宣传的定义过于宽泛,包括了“侮辱(越南)人民、国旗、国徽、国歌、伟人、领袖、名人或民族英雄”。该条款的用语过于宽泛且措辞含糊不清,赋予当局过大且任意的权力,禁止一系列合法活动。

《网络安全法》实施条例草案将进一步限制网络人权,对互联网上的和平表达产生寒蝉效应。草案第58条第5款将强制所有在越南运营的互联网公司保留用户的个人数据,并应要求将其提交给网络安全部门,而未能满足要求的企业将面临巨额罚款。然而,该条例的规定并未说明当局将会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羁押期间发生的死亡事件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收集的数据,至少11人在羁押期间死亡。当局继续阻止对这类死亡事件展开独立调查,让人对官方就死因做出的解释产生怀疑。
其中一起引发广泛关注的案件涉及后江省(Hậu Giang)的自由记者列坦希(Le Thanh Hien)。7月9日,他因涉嫌欺诈罪被捕,并被拘押在渭水区(Vi Thuy)警察局中,次日,他被发现死在牢房里。警方称,列坦希上吊自杀,据知目前尚未对这起死亡事件展开调查。

强迫失踪

1月,知名政治记者张维日(Truong Duy Nhat)在泰国曼谷寻求庇护时被强迫失踪[3]。 证据和目击者均显示,越南安全部队参与了此事。在他被强迫失踪5个月后,越南当局承认以涉嫌腐败罪将他拘押在河内。

年初,3名泰国活动人士在越南寻求庇护时被强迫失踪[4]。 国际特赦组织的消息来源表示,3人均于1月被警察拘捕。

死刑

政府长期以来均不公开死刑相关信息。2018年12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越南人权记录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一名越南代表表示,死刑的适用属于国家秘密。

任意拘捕与拘押

几名活动人士被公安人员任意拘押。环保组织绿树(Green Tree)的成员高荣盛(Cao Vinh Thinh)分别于3月和6月在河内被地方当局任意拘押。8月,该组织的另一成员邓武良(Dang Vu Luong)亦在没有拘捕令或其他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拘押。二人在被讯问多个小时后获释。

10月25日,电影制片人盛阮(Thinh Nguyen)遭到了便衣警察的任意和暴力拘捕。这些人没有出示法律文件,当盛阮质疑他们行动的合法性时,其中一人据称答道,拘捕是基于“国家安全的原因”。警察在搜查了这名电影制片人的住所后将他带往警察局讯问,并最终于当日稍后时间释放了他。

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行为

包括人身攻击和性暴力等侵害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行为获得了广泛的公众关注。引发媒体报道及公众抗议的不仅仅是案件,亦有犯罪者的逍遥法外。

3月,一名男子在河内的一架电梯内性侵犯了一名女子,电梯里的闭路摄像机拍下了这一事件。这段视频被广泛传播,很快便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地方当局对这名男子处以20万越南盾(约9美元)的罚款,但没有拘捕或起诉他,结果进一步激起了公众的愤怒。

4月,一段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前岘港市检察院副院长在胡志明市的一架电梯内性侵犯了一名7岁的女孩。在随后爆发的网络抗议中,抗议者呼吁国民议会修改法律,加重对于性侵犯和性骚扰的刑罚。当局起诉了犯罪者,并对其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然而,截至年底,这名男子仍未被收监。

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行为屡见不鲜,妇女遭到丈夫殴打的事件频频出现在媒体上,但鲜有嫌疑犯被绳之以法。

[1]《越南:停止恐吓及骚扰独立出版社》(ASA 41/1476/2019,11月27日)。
[2]越南:新研究显示良心犯人数激增(5月13日)。
[3]越南及泰国当局须澄清记者失踪一事(3月21日)。
[4]泰国:确认3名泰国公民的安全及下落(5月10日)。

 

2019年亚洲人权盘点:青年人无惧打压,继续带领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