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 2018564Views

你的文字拥有力量:10个我们一起促成的人权胜利

November 20, 2018

一个字中蕴含着什么?更确切地说,一封信中蕴含着什么?从巴比伦时期已知的第一封手写书信,到我们今天所收到的最常见的实体信件 — 邮寄广告,书信在个人价值方面经历了戏剧性的跌宕起伏。它从承载了为我们所期盼的来自挚爱的所思所想,演变为来自企业的毫无灵魂的营销辞令。

你或许会说,写信已经过时了。

然而,每年世界各地的人在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这天齐聚一堂一同写信。他们写给那些遭到不公羁押的人以及他们的家人;他们写给让这些人身陷囹圄的政府领导人,并要求他们将这些人释放。

他们写信,因为对于那些深陷逼仄牢房深感恐惧和被世人遗忘的人来说,来自外界的一封信承载着希望。他们写信,因为对于政府领导人和权力机关来说,来自外界的一封信意味着全世界的关注。简言之,数以十万计的人写信,是因为他们的文字能够带来能量与慰藉,亦拥有足以打开监狱大门的力量。他们的行动是国际特赦组织全球写信马拉松运动“为人权,不停笔”(Write for Rights)的一部分。

550万条表达支持的信息

2017年,包括学生、教师、保洁员、市场摊主及许许多多其他人在内的国际特赦组织支持者在“为人权、不停笔”运动中采取了550万次行动,这记录史无前例。这些行动包括精心制作的信函、绘画和明信片,它们所产生的合力是无庸置疑的。

莎奇莉亚的信息传到了全世界


逾50万人响应了莎奇莉亚(Shackelia)为其兄弟纳奇亚(Nakiea)被害伸张正义的呼吁。她在回想起自己旷日持久的运动和“为人权,不停笔”的影响时表示:“这不再是国家层面所表达出的团结,而是全球性的。单是写信给首相的承诺和因此达成的成就就让我感觉自己处在伸张正义的绝佳位置上……我目睹了这项行动带来的资源,我很高兴能获得国际特赦组织的声援。”

延伸阅读:牙买加:团结令我们更强大

 

马哈丁重获自由

© 国际特赦组织

4月,乍得的网络活动人士马哈丁(Mahadine)在因莫须有的罪名入狱逾18个月后重获自由。他因一则批评政府的脸书(Facebook)帖文面临无期徒刑。声援者为他采取了逾69万次行动,包括这张由他的儿子所阅读的以示团结的明信片。

马哈丁
我想对你们所有人表示感谢。我感激你们、爱你们、敬重你们。你们的博爱让我感动

 
 

倪玉兰的处境更加安全

© Sophie Matysek

中国的倪玉兰数十年无惧暴力骚扰,为被驱逐出自己家园之人挺身而出。多亏了无数写信支持她的人,她的处境有所改善。她说道:“由于国际社会的关注,减少了警察对我的殴打谩骂和人身权利的侵害。替我写信的人是对我无私的帮助,也推进了中国人权的进步。”

延伸阅读:北京人倪玉兰:我和“低端人口”命运相连

倪玉兰
替我写信的人是对我无私的帮助,也推进了中国人权的进步

 
 

哈南获得了急需的医疗照护

©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

哈南·巴德尔·艾尔丁(Hanan Badr el-Din)的丈夫于2013年7月在当局手中失踪,因自身的经历,她连同他人一起为那些挚爱亦在埃及失踪了的家庭创办了一个协会。2017年5月,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她,她的工作因此中断。哈南的健康状况在狱中恶化,但感谢逾50万名为她采取行动的人,她获得了所需的照护。她的家人表示,这是“为人权,不停笔”运动给予哈南的国际关注所产生的直接成果。

 
 

克劳维斯的行动获得回报

©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

克劳维斯(Clovis)致力于拯救马达加斯加岛上珍稀的雨林,为此,他的生命面临重大危险。但成为“为人权,不停笔”活动的对象给他带来了全球媒体的关注,也改变了他在本国的处境。现在,当地组织对他表达了公开的支持,还就他的环保行动授予他奖项。他表示:“我不确定自己收到了多少封信,但有数以千计。我收到的信有从加拿大学童寄来的,也有远自阿姆斯特丹的,这令人极为感动,也真真正正地给予了我勇气。国际特赦组织的运动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因其把我的经历传播到了全世界,并且,我现在正在前去领取‘2017马达加斯加勇者奖’( Brave Malagasy)的路上,这令我感到自豪,让我想要继续自己的抗争。”

 
 

修哈兹的家人感到支持

修哈兹·曼南(Xulhaz Mannan)因勇敢捍卫孟加拉国同志(LGBTIQ)权利而在自己家中客厅被杀害的故事打动了世界各地的人。数以十万计的人在要求为他被杀一事伸张正义的同时,亦向他的家人传达了包含友谊和支持的话语。他的兄弟麦纳兹(Minhaz)表示:“我刚刚收到包裹并拆开了一两个查看明信片和信件,这太惊人了。有这么多人对修哈兹表达关怀和爱,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谢你们所有人。”
 
 

拉巴斯独立伦卡原住民运动得以继续抗争

© 国际特赦组织

洪都拉斯的拉巴斯独立伦卡原住民运动(MILPAH Indigenous Movement)因捍卫自己的土地不被企业所攫取而受到威胁与恐吓,但在全世界的支持下,该运动的成员表示他们的安全状况有所改善。他们对我们说道:“多亏了国际特赦组织和其他的国际组织,我们仍然健在。我们尚未读完所有的信,但它们寄自全球如此多的国家。我们为拥有世界各地的朋友而感到开心和自豪,他们包含了孩童、年轻人和成年人。我们感谢你们的支持,这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不再感觉孤单;这给了我们更多的勇气,有了这些勇气,我们会继续捍卫人权和环境。”

MILPAH
我们感谢你们的支持,这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不再感觉孤单;这给了我们更多的勇气去继续捍卫人权和环境

 
 

萨克里斯拥有数以千计人的支持

© Tomi Asikainen /© 国际特赦组织

萨克里斯•库皮拉(Sakris Kupila)是一名医学生,也是芬兰一名年轻的活动人士和跨性别人士权利捍卫者。在他最初和我们一起工作时,事情并不容易。他被骚扰,感觉孤立无援,哪怕在大学里都面临着许许多多的敌意。但成为“为人权,不停笔”活动的对象给他带来了平台和应得的尊重。他说道:“我不再是一个标志或奇怪的物体,而是一个人,一个恰好是跨性别者的人,除此之外,我见到如此多人采取行动和关心着我,觉得令人难以置信。”

延伸阅读:为跨性别人士所创作的街头艺术

 
 

法里德和伊萨感觉受到保护

© Farid al-Atrash

人权捍卫者伊萨·阿姆鲁(Issa Amro)和法里德·阿塔什(Farid al-Atrash)多年来就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希伯伦(Hebron)及其他地区建立的非法定居点开展和平行动。他们常年都因为行动受到骚扰并多次被捕。但随着“为人权,不停笔”运动令世人关注以色列当局,二人表示觉得自己受到了保护。法里德在和收到的众多表示团结一致的明信片中的一小部分合照时 说道:“我们都不知道收到了多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声援。人们与我们团结一致,以向以色列当局施压,使其撤销针对我们的全部指控并停止骚扰巴勒斯坦占领地领土上的人权捍卫者。我们感谢国际特赦组织及其支持者与我们团结一致,并在‘为人权,不停笔’运动中关注我们的情况。”
 
 

泰纳和伊斯坦布尔10人知道全世界与他们同在

泰纳获保释后与家人拥抱。© 国际特赦组织

近875,000人为国际特赦组织土耳其分会主席泰纳·齐李克(Taner Kiliç)和伊斯坦布尔10人的自由而写。尽管伊斯坦布尔10人已出狱,他们的自由仍然受到威胁。他们均仅仅因为捍卫人权便面临威胁。我们会坚持抗争,直至针对他们所有人的指控被完全撤销。伊斯坦布尔10人中的古纳尔·库尔森(Günal Kurşun)告诉我们,他在1月出庭受审时把收到的第一封表示团结的信放在后口袋里以求好运:“我在15、20年前国际特赦组织的各种运动中朝哥伦比亚、埃及和缅甸写过明信片和信。20年后的今天我也收到了信……非常感谢你们寄信给我,这对我而言十分珍贵。”

延伸阅读:逾百万人呼吁土耳其释放国际特赦组织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