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9, 2016表达自由韩国1047Views

韩国农夫已逝,家人仍为正义抗争

September 29, 2016

 

文/卞浈毕(Byun Jeongpil),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

外公,为我醒过来吧!”爸爸,我教了您的外孙Gio十分钟,现在他已能够流利地讲出这句话了。爸爸,Gio说他想和您一起打长鼓(韩国的传统鼓)和跳舞,所以您务必要醒来。

在父亲白南基陷入昏迷的三天之后,他的女儿白民主花在脸书(Facebook)上对父亲发表了悲伤却又满怀期许的祈愿,而今却成为她的椎心之痛。2015年11月14日,在抗议韩国政府的农业政策时,白南基被警察用水炮击中,不省人事。10个月后,在一个星期天(9月25日)的下午, 这位69岁的资深政治活动人士在医院与世长辞。他再也不会醒来看一眼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也无法和3岁的外孙一起打长鼓了。

south-korea-farmer_family在韩国仍处于军法统治的年代,白南基是一名政治活动人士,亦因此入狱,自1981年起,他开始经营自己的农场,种植小麦、稻谷和豆类,平日对妻子、孩子和外孙甚是宠爱。随着年事渐长,他终把这养家的事业也传给了儿子。但他青年时代参与社会运动的激情从未离开过他,并继续致力于改善农村贫穷农民的生计。当多家公民社会团体在首尔进行一场大型反政府示威游行时,白南基从家乡宝城郡登上开往首尔的客车,前去加入约两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汇集首都抗议持续下跌的大米价格。

这次示威游行成了总统朴槿惠自2013年宣誓就职以来规模最大的游行之一,共有约13万示威者,其中包括了农民、工人、中学生以及普通民众。

但白南基再也没能回到他的家中或农场。当时抗议活动大体上和平进行,韩国警方在此期间调遣了679辆客车,19辆水炮车,用于包围和驱散抗议者,这也反映了总统朴槿惠重申的对于反政府抗议采取强硬路线。白南基被水炮击中头部。录像片段显示,他当时遭水炮直击头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在他被击倒在地后,操控水炮的警察仍未停止对他的袭击。事实上,根据录像显示,当其他抗议者试图将其拖走时,警察继续用水炮直击他虚弱无力的身躯。政府宣称,在当天,10辆水炮车共朝示威者喷射了两百多吨混杂着化学刺激物和有色染料的液体。

south-korea-farmer-protest
白南基被水炮击中头部,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在他躺在医院的10个月里,白南基的家人尝试了一切可能的渠道追究责任和寻求补救。他们对7名警察提出谋杀未遂的刑事指控,并对国家提起另一诉讼要求赔偿。国家警察厅进行了内部调查,但并未公布调查结果。迄今为止,当局对这一事件仍未承担任何责任,亦无任何一名和事件有关的警察面临任何控罪。

在通过官方渠道收效甚微的情况下,他的家人和朋友开始就此案公开施压。三月以来的整整三个月,白南基的长女桔梗每天都独自去首尔的总统官邸青瓦台抗议。她向我讲诉了深深的挫败感,“我为政府的毫无作为感到极度羞耻。我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至今对我父亲的案子都未采取任何行动。 ”

7月,住在荷兰的小女儿民主花飞回首尔探望父亲。在国会(韩国国家立法机关)出席新闻发布会时,她讲诉了这对于她的家庭来说是多么痛苦的经历。她说:“我们全家人正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慢慢死去。”政府处理此案的手法引发了广泛关注,国际特赦组织韩国分会为此发起了呼吁对事件进行公开听证的请愿活动,结果获得了超过一万人联署。公开听证会终于在9月12日举行。当局拒绝对事件道歉,并且,尽管再三要求,前国家警察厅厅长姜信明(Kang Sin-myeong)甚至拒绝对这位农夫的境况表达最基本的歉意。如今白南基既已去世,他的家人要求任命特别检察官对事件进行调查。

白南基尚在人世时并未获得正义,而他的家人如今仍在等待回应。韩国当局必须彻底、迅速、公正地进行独立和有效的调查,并对任何因不必要或过度使用武力而应承担责任的执法人员提起控诉。这是白南基的家人应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