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变玲:我的丈夫是一名有原则的律师

January 10, 2017

中国知名人权维权律师江天勇自11月21日从湖南长沙搭乘火车回京时失联以来,已经过了50天。在这期间,他在北京的临时住所被查抄、维权行动被官方媒体抹黑,而家人现在仍不知道他被关押于何处,代理律师亦无法会见。江天勇曾因代理陈光诚、高智晟、法轮功学员等多起人权案件而于2009年被注销律师执业证。之后他虽然不断遭到骚扰、关押及殴打,但一直坚持捍卫人权的工作。

我们采访到了他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请她谈谈丈夫“被失踪”的事件,她所采取营救行动,以及她眼中的江天勇律师:

质问当局江天勇被关在何处

img-20170104-wa0000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江天勇被强迫失踪第44天的时候,我在网络上发图片,质问长沙市公安局江天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地点在哪里。家属12月23日才收到关于江天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通知书,代理律师27号申请会见也被以案件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拒绝,所以现在我们一直没有江天勇的任何信息,他被失踪这么长时间,有没有受到酷刑,有没有正常吃降压药,身体情况如何,另外现在是冬季,有没有厚的衣服穿,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自从他被失踪那一天起,我一直在为他的事找朋友,了解案情,我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通过行为艺术,比如拍照、买花,(在网上)发图片,来表达我对他的思念和支持。其中一张图片上写道:“江天勇一定要挺住,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我和孩子还有父母都等你回来。”我也发起了签名行动,希望更多的朋友、媒体和国际人士可以关注,直到他释放为止。

每天晚上想到他之前被失踪、被打断肋骨、被酷刑的那几次遭遇,我都特别特别担心他这次会受到更加严重的酷刑,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前段时间每天晚上以泪洗面,睡不好觉,失眠,头发也白了很多。我也在想,他在里面受罪,我这边一定要把身体搞好,把孩子带好,等他出来后,好迎接他。另外他在里面知道我们在外面的生活,孩子带的好,老人也健康,对他也是一个安慰吧。

jiang tianyong jin bianling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官方媒体未审先判

中国政府完全不按法律手续来办案,先强迫江天勇失踪,然后找证据定罪,然后通过官方媒体来抹黑,所以我感觉中国的法律都不是法。江天勇是律师,律师行使律师的权利,用中国制定的法律,为弱势群体进行辩护。他又犯了什么法呢?

12月16号,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十几家官方媒体在网上公开抹黑江天勇的信息,说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与境外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连,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而受到公安机关的扣押;20号,共青团中央微博上发布的视频上说江天勇是假律师,对江天勇进行污蔑,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们家属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官方就通过媒体传播,说江天勇犯了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先通过媒体审判,而不是通过中国的法律去给江天勇定罪。

直到23号,我们才收到关于江天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通知书,通知书上说他的罪名是涉嫌颠覆,我觉得这个罪名定的很随意,你定这个罪名肯定需要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是莫须有的给他扣上了这个罪名。而且上面的罪名和媒体上公布传播的罪名完全不符合,所以我非常气愤,就媒体侵犯江天勇名誉权发起了一系列的起诉

始终坚持做律师的原则,帮助有需要的人

我既然选择做律师的行业,虽然我没有律师证,但是如果我不给这些弱势群体和冤案人士提供帮助的话,那么我的良心上过不去。
江天勇

江天勇曾代理过一系列的敏感案件,包括陈光诚、高智晟案件等等,对家人的影响也很大。2009年之后,他的律师证被吊销。从2011年茉莉花事件后,我们家一直被骚扰,一出门口就要四处张望看有没有跟踪,经常被威胁,家里经常被堵锁扣,我的自行车经常莫名其妙被加上一把锁,孩子在学校也受到了影响。江天勇也经常被国保威胁,有一次他去朝阳医院探望陈光诚但没有成功,左耳鼓膜被国保打穿孔。

经过了种种的遭遇和迫害,我也劝过江天勇,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我们家已经被骚扰的无法正常生活了,这以后该怎么办。但是他觉得不行,他说虽然律师证被吊销了,但我有法律方面的知识,你要是让我看到不公平的事情但不让我管,那些受冤的人你不让我去关注,不让我去帮助他们,那我会睡不了觉,吃不下去饭。最后没有办法,因为他也被限制出境了,所以2013年的时候,我感觉无可奈何了,就把孩子带出来了,来到了美国。后来我从他的朋友那里了解到他生活的点滴,他在国内生活很艰苦。他一个人在国内,他躲避国保跟踪,为了避免被抓住,所以整天东躲西藏,居无定所,生活也很没有规律。我感到非常非常愧疚,我带着孩子出来了,也没办法去照顾他,所以失踪这44天以来,我整天心情特别特别难受。

江天勇始终坚持一个原则: 我是一个律师,我就是要按中国的法律,去帮助这些冤假错案的受害者。他一直觉得这是他做律师的职责:我既然选择做律师的行业,虽然我没有律师证,但是如果我不给这些弱势群体和冤案人士提供帮助的话,那么我的良心上过不去。所以他一直要做这些事。

盼望江天勇和709律师尽早回到亲人身旁

mmexport1483674438937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江天勇失踪事件其实是709事件的延续,我也是709家属一员。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媒体和国内外人士可以关注709以及江天勇事件。只要有大家的关注和声援,警察也许不会那么放肆地对他们施加酷刑。我最大的心愿是江天勇和709律师被无罪释放,早日回到亲人旁边,和家人团聚。

国际特赦组织曾就江天勇事件多次发出紧急行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公开江天勇的下落。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意见为作者/受访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国际特赦组织的官方政策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