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叙利亚酷刑监狱中的可怕暴行


终结叙利亚酷刑监狱中的可怕暴行

© Cesare Davolio

叙利亚政府在赛德纳亚监狱(Saydnaya Prison)中秘密屠杀本国人民。

每周都有人在半夜从牢房里被带走并绞死,这通常每周发生两次,每次20至50人。自2011年以来,已有多达1万3千人在赛德纳亚监狱中被处死,这些处决均在极度秘密的情况下进行。其他许多赛德纳亚监狱中的囚徒则在反复的折磨、被有系统地剥夺食物、水、药物及医疗照护后死去。他们的遗体被卡车运走,埋在万人冢。倘若没有来自叙利亚政府最高层的授权,很难令人相信能有如此大规模并有计划的行动。

 

前看守阿布·穆罕默德(Abu Muhammed)
赛德纳亚是生命的终点,人性的终结。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 Cesare Davolio

集体绞刑

2011年9月至2015年12月间,多达1万3千人在赛德纳亚监狱中被绞死。

在被判处死刑之前,受害者会在军事野战法庭(Military Field Court)接受叙利亚当局所谓的“审理”。实际上,所谓的“审理”不过是在办公室里当着军官的面进行一两分钟的程序,以便把在押者的名字登记到死亡名册中。

行刑日则被狱中看守称作“派对”,那天下午,他们将临刑人员从各自的牢房中提出来。这些人被当局告知,他们将会被转移到一座平民监狱中,许多人认为那里的条件会有较大改善。然而,他们却被带到一间位于大楼地下室的牢房中,并在那里遭到毒打。

一名前狱守向我们描述,于在押者被送进“行刑室”前的晚上,他们是如何被整夜狠狠殴打的: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 Cesare Davolio
在军官抵达前,任何来的人都能打他们。我们知道这些人反正都会死,因此,我们可以对他们为所欲为。
前狱守

赛德纳亚监狱的行刑室在2012年6月后被扩建,一次可以处决更多人。绞索并排挂在墙上。在受害者走进房间时,他们被蒙住双眼,也不知道自己将会被处死。接着,他们被要求在记录其死亡的声明上按下指印。最后,依然是在蒙住双眼的情况下,他们被带到水泥平台上绞死。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将以何种方式被处死,亦不知处决何时发生,直到他们的脖子被套上绞索。被拘押在行刑室楼上的人称,他们有时会听到执行绞刑的声音。

时至今日,仍有被拘押者被送往赛德纳亚,加邦(al-Qaboun)军事野战法庭中的“审理”程序亦在继续。因此,没有任何理由使人相信处决已经停止。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轮胎”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Mohamad Hamdoun

难以想象的折磨

前囚徒谈及无休止的殴打。他们在被拘捕后,以及在不同的拘留所间转移的过程中都会遭到殴打。殴打亦是对新入狱者举行“欢迎会”的一部分。在某些情况下,每一天、每一次可以想象的轻微“违规”都会招致殴打,“违规”行为包括交谈或没有打扫牢房。

在我们的访谈对象中,许多人谈到自己曾被用塑料软管、硅胶棒以及木棍殴打。有些人被开水烫伤或被烟头烧伤。另一些人则被迫站在水中忍受电击。

有些折磨手法因被频繁使用而各自有不同的绰号。在一种叫“飞行地毯”的酷刑中,受刑者面朝上被绑在一个可以折叠的木板上,木板的一端被折向另一端。另一种“轮胎”(dulab)刑则迫令受刑者钻进一个汽车轮胎中,前额被按压贴着膝盖或脚踝,再殴打他们。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欢迎会”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Mohamad Hamdoun

无论男女都曾遭到强奸及性骚扰。女性更被威胁在其亲属面前遭受强奸,目的在于获取她们的“口供”。

曾遭受电击的叙利亚学生
我有一部分灵魂仿佛死了…… 自那以后,我便感受不到快乐,也再无笑容。


© AFP/Getty Images

前被拘押者这样描述监狱里的人满为患:
当他们带我进来时,我没看到人,只看到虫子在蠕动和交缠在一起。空间太少,我无法双脚站立。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狱中的殴打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Mohamad Hamdoun

非人待遇

过度拥挤及缺乏阳光的情况令在押者的心理出现严重问题。我们获悉,在某些情况下,一间仅有9平方米的牢房可能会关押逾50人。囚徒只能获得极少甚至根本无法获取医疗照护,他们亦常常死于完全可以预防的医疗问题。

绝对的恐惧意在摧毁被囚者的意志与精神。幸存者的心理受创,身体被毁。他们通常需要深入的医疗照顾及情感支持来帮助自己重建人生。

我几乎要疯了。
一名50多岁的大学教授这样描述单独监禁对其造成的影响
{"values":{},"dtdGuid":"0830006a-e9f9-4965-8405-c2f90c04d3ae"}

“飞行地毯” © Amnesty International / Mohamad Hamdoun

在大多数情况下,叙利亚政府甚至否认这些人已被保安部队拘捕。政府抑或拒绝透露这些人的下落。这意味着,许多被囚禁者“被失踪”了,这样的情况令他们不受法律保护,因此更易遭受虐待。

叙利亚当局自2011年起在赛德纳亚实施谋杀、酷刑、强迫失踪及灭绝,这是当局针对平民实施的系统性打击的一部分。发生在赛德纳亚的人权侵犯现象构成危害人类罪,必须受到调查。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叙利亚政府必须立刻允许独立监察员入境,对该国拘押中心内发生的暴行展开调查。

本页所有插图均由一名曾亲历酷刑及非人待遇的叙利亚监狱幸存者所作。 在此阅读《人肉屠场:赛德纳亚监狱中的集体绞刑及灭绝》报告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