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请让他们与亲人团聚

January 25, 2017

爆竹声声辞旧岁,红梅朵朵迎新春。对于中国人来说,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是与全家人团聚的大日子。但是,那些因为捍卫人权、和平表达不同意见、致力于反歧视而被关押的维权人士和律师,却只能在冰冷的铁窗下度过农历新年。国际特赦组织在此选出了几名具有代表性的人权捍卫者,呼吁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让他们回家过年。

黄琦

黄琦于1998年与妻子共同创立了六四天网,专门报道上访人士的维权行动。在过去的数年来,黄琦及其他六四天网的义工经常被中国政府关押或骚扰。黄琦也坐过两次监:他首次被拘禁是2010年6月天安门镇压11周年时,并于2013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刑五年;第二次是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后,他因曝光当地的豆腐渣工程而被捕,后被判监三年。

黄琦
黄琦

2016年11月28日,黄琦被15名公安从四川成都的家中带走,随后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批捕。这已经是黄琦在2016年第三次被关押:7月成都举办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他被强制旅游;10月北京举办十八大期间,他曾被成都公安问话,后于第二天获释。

黄琦遭关押正值当局打压人权捍卫者之时。在没有他所选择的律师代理他的情况下,我们担心他可能受到酷刑虐待。另外,我们亦担心黄琦的健康状况:他患有急性肾炎,需要日常服药。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确保黄琦在关押期间不受酷刑虐待,并且能够立即有效地会见家人及他所选择的律师;对黄琦的审判须符合国际公正审判的标准;确保按照黄琦的要求或在必要时,让他能够及时、定期且不受限制地获得医疗护理。

江天勇

江天勇是一名资深的人权律师,他因代理陈光诚、高智晟、法轮功学员等多起人权案件而知名,后于2009年被注销律师执业证。之后他虽然不断遭到骚扰、关押及殴打,但一直坚持捍卫人权的工作。

jiang-tianyong
江天勇

2016年11月,江天勇在湖南长沙看望了关押中的人权律师谢阳的妻子,搭乘火车回京时失联,后经官方证实已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他失联的这段日子里,他在北京的临时住所被查抄、维权行动被官方媒体抹黑,而家人现在仍不知道他被关押于何处,代理律师亦无法会见。

“江天勇始终坚持一个原则: 我是一个律师,我就是要按中国的法律,去帮助这些冤假错案的受害者。他一直觉得这是他做律师的职责:我既然选择做律师的行业,虽然我没有律师证,但是如果我不给这些弱势群体和冤案人士提供帮助的话,那么我的良心上过不去。所以他一直要做这些事。”——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

苏昌兰

来自广东佛山的维权人士苏昌兰是妇女和儿童权利的积极倡导者。因家乡的土地被强征,苏昌兰走上了维权的道路。这些年来,苏昌兰听到了很多拐卖妇女、强奸、猥亵幼女的悲惨故事,开始关注妇女和儿童权利。她为人善良,愿意去帮助那些经历不公的人。她结交了广州周边的很多活动人士,并经常在她家聚会。她与其他女权人士一起,希望提高海外人权界对中国侵犯妇女权利的认识。

苏昌兰
苏昌兰

2014年10月,苏昌兰因在网上声援香港雨伞运动,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案件判决一再延期,苏昌兰至今已被关押逾两年。好友候文卓在回忆苏昌兰的博客中曾提到,苏昌兰的故事也是众多中国女性的故事:

“苏昌兰一直都知道,她可能会因为她的维权行动而失去自由。她甚至考虑过离开中国,但她的丈夫和儿子,以及所有她在乎的人都在那里。她并不是不担心自己或家人的安全,但她知道,如果希望中国发生改变,有些人会需要作出牺牲。”

伊力哈木·土赫提

伊力哈木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维吾尔族教授,因在民族议题上持温和见解而闻名。透过他的著作和讲课,他以和平的方式质疑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政策,特别提到政府在生活多方面歧视维吾尔族人的做法。伊力哈木坚决反对暴力行为,努力不懈地建立联系,并鼓励族群之间的合作。

Ilham Tohti
伊力哈木·土赫提

2014年1月,他被警察从北京家中带走。他的家人和朋友五个月以来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当局有10天没有给他提供食物,而且他的双脚被戴上脚镣长达20天。然后,在2014年9月,他因“分裂国家”罪名而被判终生监禁。

“我的父亲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学者,也是一名和平的批评人士。但是,中国政府却因为他在反歧视方面的工作,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他终身监禁。中国政府对境内的维吾尔少数民族进行大面积残酷的镇压,为了让我父亲噤声而不惜痛下毒手。” —— 菊尔·土赫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