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庭判刑临近之际,学运领袖黄之锋说他“不怕”

August 12, 2016

“雨伞”运动抗议过后将近两年,香港最著名的学生活动人士黄之锋面临入狱的危险。他在17岁时成为学生主导的民主抗议运动的年轻代表,从而首次引起国际关注。他目前在香港一所大学主修政治及公共行政学士学位。

7月,香港一家法院判决黄之锋和另外两名学生领袖犯有“参与非法集会”的罪行,理由是他在一起事件中所起的作用。该事件被广泛认为触发了2014年底持续数月的大规模抗议。黄之锋面临高达两年的徒刑。国际特赦组织与他促膝而坐,谈论了他的感受:

你对即将被判刑有何感想?

黄之锋:我已经预计会入狱。作为一名组织和参加公民不服从运动的活动人士,我需要显示我的勇气和献身精神。我不怕入狱。我抱最好的希望,作最坏的打算。最坏的结果是法官判我们立即入狱。

你说过你当时预计到上个月的定罪判决?

黄之锋: 现行的法律(香港《公安条例》)确实限制集会自由。一个人应该无需获得警方授权或许可来进行集会,所以我认为这样一条法律显示其里面有政治考虑(原话如此)。

你的家人对此有何反应?

黄之锋: 他们对我的加入和参与给予了充分的灵活性和支持,但我相信他们可能担心。然而,他们也知道这不是活动人士的问题,而是政府的问题 —— 他们如何迫使学生用更进一步的方式来争取自由民主。

你的案件在法院悬而未决两年,这对你有什么影响?

这确实影响了我整个生活,连我的(大学)考试都不得不因为法庭审判而延迟。我周一以后仍面临其他审判,所以这段时间并不容易。除了大学以外,我还需要去警察局,还要与律师见面。

你在年仅13岁时就成为一名活动人士。什么驱使你开始行动?

黄之锋: 我想向世界和社会证明,政治不是仅为老年人、专业人士、精英或商人而设,社会的未来属于年轻人,所以他们何不开始参与政治来实现变革和改革呢。

你对本土年轻人的政治意识在这两年间的改变有何看法?

黄之锋: 公民社会有激进化的趋势,甚至出现分裂。但我想更多年轻人参与政治是好事,而无论他们有更具参与性或进取的立场。我认为在年轻一代中,多数人同意我们需要投票公决,用我们的选票来决定我们的未来。不要指望仅仅与北京政府闭门会谈就能取得任何积极成果。

在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自由方面,你认为香港自2014年以来改善或恶化了多少?

黄之锋: 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香港的普世价值在倒退,不论是有关政治审查,丧失竞选资格,还是书商事件方面。我们仍在等待投票选举特首的权利。

你是如何从一名学生活动人士团体的创办人,发展至今成为一家本土政党的联合创始人?

黄之锋: 我认为与一个活动人士团体(的创办人)相比,人们对政党创始人的期望和要求更高。我觉得我在更大程度上是一名活动人士,而不是政治人士,我仍将开展直接行动和大规模抗议,与普罗大众站在一起,为香港的未来而战。

这条路对你来说并不容易,对吗?

黄之锋: 无论是亲北京的媒体批评我,还是我的家庭地址和手机号码在互联网上泄露,一封信寄给我家人,无法入境中国大陆,以及上马来西亚的黑名单……我面对的压力并不容易应付。但与中国大陆的活动人士相比,我认为我所面对的压力并非真的很沉重。

你对希望实现变革的年轻活动人士有什么告诫和建议?

黄之锋: 世界各地的活动人士有不同的政治背景和文化环境,又或是公民社会条件。纵使条件不同,但我们仍信奉同样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和人权。现在对于活动人士来说绝非实现变革的轻松时刻,但我们在觉得丧气或受挫时需要提醒自己,世界各地许多人致力于实现社会变革和进步。现在不是我们放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