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娟:我的丈夫是正义的,他没有犯罪

October 21, 2016

在何娟的眼里,她的丈夫幸清贤虽然很穷,但是一身正气,骨头很硬。有人求助上门,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就会去帮忙。

去年10月, 维权人士、公民记者幸清贤、唐志顺和当时被关押的维权律师王宇之子包卓轩一同出国,不幸在缅甸境内被抓捕回国, 幸清贤和唐志顺至今已被关押一年多。我们在9月初采访了何娟,请她谈谈她的丈夫幸清贤,以及这一年里她经历了什么。

做的事,为什么要惧怕

图片来源:何娟
图片来源:何娟

幸清贤在被捕之前,一直热衷于帮助弱势群体维权。他自学法律,建立QQ群在网上免费为劳工维权者提供法律服务,帮助他们讨回公道。而何娟并没有因为丈夫的维权行动感到惧怕和担心,也没有想到幸清贤会有什么危险。因为他只是“很平常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尽管不时受到国保的骚扰和威嚇,幸清贤沒有因此而退缩,坚持不懈地采取法律手段,阻止他们的侵权行为。他仍然相信他的国家是讲法律的。 何娟忆述:“他们到过家一次,非常野蛮的骚扰他,不让他出门, 我也看到了,用相机拍下视频。 (此后),我老公用了200多个诉讼,把他们告到法院……”

对于幸清贤突然在缅甸失踪,后来被中国公安关押,何娟感到“很突然”、“很意外”、“很愤怒”。

我觉得不可理喻。我觉得这个事情很正义,伸出援手救助包卓轩,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一件事情,却最终造成了这样大的影响,并且让他从此失去自由,被强迫失踪近一年。我只能谴责他们颠倒黑白,对他们表示愤怒!

强迫失踪无异于酷刑

幸清贤去年10月6日在缅甸失去消息后,曾一度“下落不明”达七个月,家属和律师都不知道他的去向。

在何娟眼中,這不单是对她的丈夫的酷刑,他的家人也备受煎熬。“作为家属没有一丁点的消息,只知道他被逮捕了,他受到什么样的待遇,我们都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有没有看新闻的自由,有没有吃饭睡觉的自由,我完全不知道。”

直到今年5月,家属才收到了天津市公安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得知他已经被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拘押于天津巿第二看守所。

在异国他乡为丈夫维权

图片来源:何娟
图片来源:何娟

何娟得知丈夫在缅甸失踪后,在友人帮助下逃亡到美国旧金山。 她自言真的不知道应该为丈夫做些什么。但是,她知道作为家属,有一个基本权利,就是为他聘请律师。这也是她应该尽的义务。

“逃出来后,我就立即着手为他找律师。首先就是找了四川的冉彤律师,冉律师非常负责,去了内蒙去找,没有,去了天津,也没有。然后我在北方请的律师去,也是被忽悠 ,被拒绝。每次去被没有理由的拒绝,忽悠 。我的律师根本找不到人,没有传来任何消息。得不到任何答复。”也就是在今年的中秋节前,家属委托的律师到天津巿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被告知幸清贤已经撤換了律师。代理律师相信他改聘了当局指派的律师。

何娟不断通过推特、脸书,在网上呼吁大家关注她的丈夫。
我也很担心,很害怕别人把他给忘了。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

“他的生日很巧,就是在六月四号。以前他过生日的时候,国保要给他“送蛋糕”。今年沒有人给他庆生,所以我想给他庆生,请朋友们不要忘记他。但是在那之后,我不知道还能为他做什么。我今天又给天津公安局长写信,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收到。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不知道做什么有用。”

我只希望他早点出来。

谈到未来的打算,何娟认为能够安全逃出来,没有被抓去酷刑,被强迫去指证别人,已经很满足。她不期望自己的丈夫能够“扛得住”做英雄,只希望幸清贤能够早日获得自由,即使是以在央视认罪为代价,“他都是我的丈夫”,她都会接受、等待幸清贤出来与她团聚。

我不需要一个英雄的丈夫。我只希望他早点出来。

 
国际特赦组织已于5月26日发出紧急行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确保幸清贤在关押期间不受酷刑虐待,在需要时获得及时的医疗护理,并且能够会见家人及他所选择的律师。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和意见为作者/受访者所有,不一定反映国际特赦组织的官方政策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