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权人士和家人


文/陈明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

去年的7月9日,中国当局在深夜抓捕王宇律师一家,开始传唤拘押至少248名维权律师和公民时,我正在草拟报告,向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委员会)反映中国的情况。看着酷刑和任意拘禁的个案,深感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口号讽刺­——多条法律条文可供当局引用,将侵犯人权合法化,即使违法打压维权人士亦鲜被绳之以法。维权律师依法捍卫言论、集会和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权,忠于律师职责,敢于接收涉及异议人士、少数族裔、不容于当权者的宗教人士等受打压群体的案件,竟亦成为打压对象。王宇、王全璋等人权律师所在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当局指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半年过去,委员会早已审议完中国报告,并作出结论,然7月被抓捕的维权人士,多人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或不知所踪。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无异秘密拘禁

委员会批评:《刑事诉讼法》准许当局将人置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无须通知家人拘禁理由和地点,又可拒绝其接触律师,等于与外界隔绝地拘禁于秘密地点,将他们置于被酷刑的高度危机中。

王全璋律师的两岁儿子:“爸爸在哪里?”

王全璋是至今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人权律师之一。2015年6月,他在山东省东昌府法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坚持发言,被法官以“扰乱法庭秩序”为借口逐离法庭,并被法警拖到另一房间殴打。他被拘留后,他的妻子和多位律师朋友撰文表达心声,为他因坚持维权而遭司法、行政、公检法部门打压,多次遭暴力对待而心痛。11月委员会审议中国报告时,委员曾询问中国代表王全璋律师被无理赶离法庭的事故,其后在审议结论再次表示关注。

自王全璋7月10日和家人失去联络,家人唯一一次得见他是7月12日,由官方媒体的报导,得知他已被公安拘禁。半年来,家人和律师用尽办法,寻找下落而不果。家人从没如法律规定,获书面通知,只由看守所人员口头告知王全璋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监视居住,地点不能透露。律师会见的要求被拒绝。妻子、姐姐担忧他遭受酷刑,但要求转交衣物、食物全被拒绝。

会见家属律师是防止被施以酷刑的基本保障

这次被抓的维权律师和公民中,除了王全璋,还有多人被置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没有会见家人和律师的基本保障,处于与外界隔绝的监禁状态长达半年,这本身已构成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亦增加他们被施加酷刑的风险。联合国专家强调被羁押人士必须在24小时内得见律师,禁止酷刑委员会亦要求中国政府确保在24小时内通知家属被拘押的原因和地点,并取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会见家属和律师的权利应该得到尊重,中国政府必须修改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