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新一轮的难民危机


文/安娜·谢伊,国际特赦组织难民研究员

“他们把我们扔在海中。我们不得不游泳了几个小时 —— 如果我们试图抓住船,他们就会打我们。在我们快被淹死的时候,他们就将带我们回到了船上,再次打我们。”

这些都是阿卜杜勒(Abdul)的原话。他是一个15岁的缅甸男孩,也是今年年初成千上万从海上逃离缅甸的寻求庇护者和移民的一员,希望借此摆脱暴力迫害或极端贫困。

在缅甸的老家,阿卜杜勒通过放牧和洗碗养活自己,他的母亲在他8岁时已经去世,另他成为孤儿。他最终在2015年初乘船离开缅甸,希望在马来西亚开始新生活:“我想我可以赚一些钱,并获得学习的机会。”

但阿卜杜勒并没有找到他所希望的更好的生活,他反而和其他人一样被困在安达曼海地狱般的环境中。当哄骗他到船上的人贩子发现他没有家人支付赎金的时候,他们几乎把他推到了死亡边缘。阿卜杜勒觉得自己被扔到海里至少15次,因为那些人贩子仍然试图从他身上榨取钱财。

当我今年初在印尼一个庇护所遇到阿卜杜勒的时候,他用阳光的笑容隐藏着过去的痛苦。很难想象这个年轻人已经承受了这么多苦。

但令人震惊的事实是,阿卜杜勒是“幸运”的一员,他在今年五月的东南亚难民和人口贩运危机中活了下来,然而其他数以百计甚至千计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

今年五月,阿卜杜勒所搭载的船在印尼亚齐搁浅了。由于泰国宣布打击人口贩卖,数十艘船不得不滞留在海里。船员为了逃避责任迅速把乘客弃于公海。印尼、马来西亚和泰国一开始不准人满为患的船靠岸,禁止数千名绝望的乘客下船。区域各国所设立的搜救行动进展缓慢。随着国际社会的批评,印尼和马来西亚开始允许人们上岸,条件是到2016年5月,这些移民必须回国,或前往另一个国家。

今天,国际特赦组织发布名为《危险的旅程》的报告,记录了逃离缅甸的难民的恐怖经历,他们在船上遭遇的非人待遇,以及目前在印尼的处境。

与阿卜杜勒一样,许多难民都是穆斯林罗兴亚人,这个少数民族在佛教盛行的缅甸属于宗教少数派,几十年来一直遭受迫害和暴力。当局否认他们的存在,反而称呼他们为孟加拉人,暗指他们是来自邻国孟加拉国的移民。

但对于许多人来说,从缅甸逃离意味着用另一场噩梦的开始,因为他们在数周甚至数月的航海旅程中,经常会受到船员非人的虐待。

我遇到的罗兴亚人说,他们看见了船员杀人后,把尸体扔到海里。人们因为走动、乞讨食物和水、要求用厕所而被殴打。孩子们甚至因为哭而挨打。船上的状况是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而且极度拥挤,卫生条件很差,食物和水的供应不充足。一名参与难民救援的印尼男子说船上的恶臭难挡,以至于救援人员无法登船。

许多人一直被残酷殴打,直到他们的家人支付赎金,之后,他们被转移到另一艘船,或者上岸。一名15岁的罗兴亚女孩告诉我,船员拨通了她父亲的电话,殴打她,让他听她的哭声,然后要求她父亲支付7500马币(约11492元人民币),把她转移到另一艘船上。

类似的可怕虐待仅仅是变相人口贩卖恶梦的开始: 绝望的人们为了安全,心甘情愿地登上船,其后这成为了一起人口贩卖的事件,人们被残酷剥削。缅甸和孟加拉国的人口贩卖已经曝光多年。受害者被绑架或诱骗到船上,然后被出售到岸上或海上从事强迫劳动 —— 有时候是泰国的捕鱼业。我们的研究表明,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在2015年5月来到亚齐的罗兴亚人都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

现在,除非各国政府采取行动,另一个潜在的灾难就会继续酝酿。随着东南亚季风季节的开始,人口贩运者和走私者无疑会再度活跃。如果区域政府不联手打击人口贩运的话,该地区一些最脆弱和绝望的人将会再次面临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去年五月灾难的一个重要教训是,执法力度远远不够,区域各国也急需协调搜救行动,并结合安全及可预见的离船手续。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在缅甸生活艰辛和在海上受到骇人听闻的虐待,阿卜杜勒似乎对未来充满希望。他告诉我:“我想讲英语,受教育,以后当老师,帮助我的族人。”

类似阿卜杜勒的移民的未来悬置未决。区域各国政府必须采取行动,保护寻求庇护者和移民的生命和人权,而不是等待另一场悲剧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