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面临禁止核武器的历史性契机


文/碧翠斯·费恩(Beatrice Fihn)、马丁·布彻(Martin Butcher)、拉莎·阿都拉欣(Rasha Abdul Rahim)

核武器再次成为国际议程中的主要议题。专家认为,核爆炸的危险处于冷战以来的最高点。

随着全球紧张关系加剧、核武器拥有国之间冲突爆发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升级,核武器被视为军事实力的展示,而这进一步增加了核武器被蓄意或不当使用的风险。

核武器自产生之日起便成为最具破坏性、最不人道、最无差别性的武器。由于它所造成的直接破坏规模巨大,在持续性和扩散性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威胁,并且,它产生的放射性沉降物能使基因受损,核武器会对平民造成不可接受的伤害。

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瑟罗节子
核爆炸发生时的光亮使整座城市炫目,城市被飓风般的冲击波夷为平地

但当核武器拥有国在无预见性、民族主义,以及国际机制日益弱化的基础上执行相关政策时,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正着手令核武器被彻底取缔。

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瑟罗节子(Setsuko Thurlow)描述道,核爆炸发生时的光亮使整座城市炫目,城市被飓风般的冲击波夷为平地,并被高达4千摄氏度的高温灼烧。据她讲述,随着蘑菇云产生的烟雾和尘埃,几秒钟之内,明亮的夏日清晨变成了灰暗的黄昏,死伤遍地,人们绝望地讨水喝,且得不到任何医疗照护。大火肆虐,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被烧焦的恶臭气味。

在一座大城市中引爆一颗原子弹可以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并长期对环境造成毁灭性的损害。数十颗或上百颗原子弹会造成巨大的灾难,严重破坏全球气候,造成大规模的饥荒。

这类损害无疑违反了国际人道法及国际人权法,然而,国际法至今仍未明确并全面禁止核武器。已知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有9个,更多国家继续通过军事同盟的关系依赖核武器。

医学专家、物理学家、气候学家、人权组织、人道主义机构,以及核武器攻击的幸存者提出种种发人深省的证据,从而成功促成话语的转变,并为公民社会、国际组织及各国更大程度的参与打开了空间。

使用核武器在人道主义和环境方面所产生的后果将会波及全球并具有毁灭性,因此,各国政府负有共同责任消除此类危机,这亦与其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的义务相符。

现在,世界各国正面临禁止核武器的历史性契机。

去年10月,联合国大会多数成员国商定,依照其他禁止化学武器、生物武器、地雷以及集束弹药的国际条约,开始就新的禁止核武器条约展开协商,这一新条约将具有法律约束力。

正如我们已经见到的,针对这些武器的国际禁令对于取缔它们的使用形成了强有力的规范,并加速令它们彻底绝迹。

协商将在3月27至31日期间,于纽约联合国总部展开,并将于6月15日至7月7日继续,以期就禁止核武器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机制。

国际特赦组织乐施会以及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相信,鉴于核武器无差别杀伤的性质,现在是时候展开协商,就禁止使用、拥有、制造及转移核武器制订国际条约。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不应拥有核武器。

这是维护国际法、多边主义,以及国际制度的契机,各国政府应把握良机,积极参与2017年就制定禁止核武器公约所举行的协商活动。

碧翠斯·费恩是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Abolish Nuclear Weapons,简称ICAN)的执行主任,马丁·布彻是国际组织乐施会(Oxfam International)的武器与冲突政策顾问,拉莎·阿都拉欣是国际特赦组织的武器管制与人权倡议专员及顾问。

英文原文发布于IP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