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自由 (审查和言论自由)

概述

可以自由地跟别人沟通和表达自己的意见是生活在一个开放和公平社会至关重要的元素。

世界上差不多所有国家的政府对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只作口头拥护,在现实中,言论却并不自由。在世界各地,不少人因表达意见而被囚禁,或遭受更差的对待。

人们有寻求丶获取和分享信息与想法的权利,不受恐惧或违法干涉,这对教育丶个人发展丶帮助社区丶获取公义,以及享受其他所有人权是至为重要。

自创立以来,国际特赦组织一直支持和保护勇於为自己和别人发声的人士,包括记者丶社区工作者及教师丶工会人士丶推动生殖权利的人,以及争取土地权利的原住民。

国际特赦组织致力於在全球声援数以千计的良心犯,他们是因个人的身份(性取向丶种族丶民族或社会出身丶语言丶出生丶肤色丶性别或其他经济地位)或信念(宗教丶政治或其他出於良心所坚持的信念),且未使用或主张暴力而被监禁的人。

被囚禁差不多3年的白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阿莱斯・比亚利亚茨基(Ales Bialiatski)於去年6月获得释放,他说:「我会继续致力於保护人权的工作,不会就此坐视不管,更不会放弃。」

Police violently disperse a spontaneous protest in Tverskaya street after the verdict in the Bolotnaya case was delivered, Moscow, February 2014. © Alexander Baroshi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警察在有关博洛特纳亚广场的案件作出裁决后于莫斯科特维尔大街上暴力驱散自发举行抗议活动的民众,2014年2月。© Alexander Baroshi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问题

维权人士是指以和平手段促进和保护人权的人士和群体。政府丶保安部队丶商业利益团体丶武装组织丶宗教领袖,以至是维权人士的家人和社区都可能试图抑制他们会带来不便的言论和行动。他们可能遭杀害丶威胁丶绑架或虐待。

政府经常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来压制批评。近年,更借助恐怖主义之名加强对言论的打压。

拉伊夫・巴达威(Raif Badawi)因设立了一个辩论政治和社会问题的网站而被判10年徒刑,现正在沙特阿拉伯监狱服刑。一名当地博客作者表示:「他们利用各种手段,包括以无耻的恐怖主义法,禁止和扼杀异议。恐怖主义法已成为向发表意见的人民挥舞的利剑。哪怕只是一个推特信息,就足以让法院给予10年监禁的判罚。无神论者和与人权组织有联系的人会被视为 “恐怖份子”而受攻击。」

记者

可以自由地报导跟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议题是任何一个社会的基石。但在阿塞拜疆丶墨西哥和利比里亚等国,记者遭到打压和袭击。若在冲突中,情况可能会更恶劣,例如在叙利亚,报导有关侵犯人权状况的记者一直被当局逮捕丶施以酷刑和杀害。

国际特赦组织现正呼吁

  • 应立即无条件地释放世界各地的良心犯;
  • 应废除所有对表达言论或和平抗议定为罪行的法律;
  • 不应利用针对仇恨言论或其他煽动暴力的法律来压制正当异议;
  • 人们应有查阅信息的权利。

问题详述

表达言论丶结社及集会

言论自由与结社及和平集会自由有密切关系。

结社自由:让你有权选择与任何人见面,例如成立和参与会社丶社团或工会,以谋求自己的利益。

和平集会自由:让你有权参与和平集会,例如示威或公众集会。

数字时代

数字世界提供一个更公平的参与环境,让更多人可以获取所需的信息,对政府和企业的行为提出质疑。信息就是力量,而互联网则有赋予全球70亿人权力的重要潜能。不管人们身在何地及目睹任何情况,互联网都为所有人提供一个表达所见所想的媒介。

但是……现今言论自由的权利仍然视乎个人在社会上的财富丶特权或身份。例如那些营运电视媒体的人会比其他人更容易地把他们想传达的讯息传播开去。同样地,相对於那些要走几公里路才有网吧的人,那些拥有已接驳宽带网络手提电脑的人可以更容易地获取信息。

越来越多国家试图为数字传讯系统建立防火墙。伊朗丶中国及越南已尝试建立一些系统,让政府能控制人们所获取数字信息。在印度北部的克什米尔地区,移动互联网和通讯会被中止,以应对任何动乱的发生。我们一直在寻找可以阻止中国封锁国际特赦组织网站的新方法。

政府也在利用危险和复杂的科技去查阅活动人士和记者的私人电邮,以及遥距地打开他们电脑的相机或耳机,秘密地摄录他们的活动。2014年,国际特赦组织和一个由人权与科技组织组成的联盟合作推出了“Detekt”的软件——它是一个让活动人士可以把个人装置扫描是否装有监察间谍软件的简单工具。

这一年,东亚各国推行了各种各样的压制性措施,包括公民社会空间日渐紧缩、针对律师及其他人权捍卫者采取新的镇压行动,以及在废除死刑的问题上出现悲观情绪,情况令人忧虑。相比之下,反性骚扰的运动以及承认同性伴...

文/国际特赦组织 苏远 离开八年的谷歌中国,也许很快就要回来了。2010年,谷歌因无法在内容审查问题上与中国政府达成妥协,退出中国市场。尽管告别中国带来沉重的代价:搜索引擎在大陆无法访问,广告业...

文/斯蒂芬·西曼诺维茨 (Stefan Simanowitz) 国际特赦组织欧洲及土耳其媒体经理 当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沿路向我们走来时,长期致力于反种族隔离的活动人士...

3名工人及一名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因尝试在中国组建工会而被捕。4人自2018年7月被拘押以来便无法会见或联系家人,他们会见律师的权利亦受到限制,也因此令人关注到他们的健康状况及获得公正审判的机会。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