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留学生在跨国镇压行动中遭受骚扰和监控

  • 欧洲和北美的中国留学生因参与了海外行动者的活动,使其家庭成员成为中国当局报复的对象。
  • 学生们在抗议现场及网上均受到监视。
  • 我们呼吁各大学采取行动,保护学术自由和人权不受侵犯。

国际特赦组织在今日发布的新报告《在我的校园里,我却感到害怕》(On my campus, I am afraid)中指出,由于中国当局试图阻止海外留学生接触“敏感议题”或政治议题,中国和香港的海外留学生因而生活在被恐吓、骚扰和监视的恐惧之中。 

在这份报告中,欧洲和北美的中国留学生提到,他们会在留学城市的抗议活动中被人拍照和尾随。许多人还透露,他们在中国的家人会因为他们的海外活动而遭到警方的针对和恐吓。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事务总监莎拉·布鲁克斯(Sarah Brooks)表示:“这份报告中搜集到的证词描绘了一幅令人不寒而栗的景象——即使海外留学生离乡背井数千公里,中国和香港政府仍以多种方式试图对他们噤声。这样的作法让许多留学生生活在恐惧之中。” 

“中国当局对人权活动的打压,已扩张至中国和香港留学生就读的多所海外大学校园。中国当局跨国镇压行动所带来的冲击,对学术自由的核心理念——思想交流——构成了严重威胁,各国政府和大学必须采取更多措施来应对。”

“你被监视了”

国际特赦组织在报告中对32名在海外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进行了采访,其中包括12名香港留学生。这些留学生遍布在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荷兰、瑞士、英国和美国。有关中国政府在海外大学实施跨国镇压的情况,这份报告是迄今为止范围最广的记录。

一位名叫罗文*的学生分享了她的经历:在参加完天安门事件纪念活动的几小时后,她在中国的父亲联系了她,并告诉她公安机构已经与他取得了联系。公安指示他要“教育正在海外学习的女儿,避免她参与任何可能对中国国际形象造成不利影响的活动。”

罗文并没有向任何抗议者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也没有在网上发布自己参与抗议的信息。所以她很震惊中国官员能够迅速认定她参与了活动并找到她的父亲,还利用父亲警告她不要再参与异议活动。罗文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她认为当局想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你被监视了,虽然我们身处地球的另一端,但仍然能找到你。”

当局监控、审查和针对留学生在中国的家人

近些年,众多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参与了那些批评中国政府的公开活动,包括2022年从中国大陆爆发的“白纸运动”、2019年香港民主抗议活动,以及每年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纪念活动。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揭示了这些批评政府的活动如何引起中国当局的注意以及经常随之而来的打压。该报告将这种现象定义为“跨国镇压”,即政府采取措施来噤声、控制或威慑其国民在海外发表异议和批评,从而侵犯他们的人权。

在接受国际特赦组织采访的学生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的家人曾遭到中国官员的骚扰,目的是阻止他们在海外批评中国政府或其政策。这些针对住在中国大陆家庭成员的威胁,包括取消护照、解雇、阻碍晋升和取消退休福利,甚至限制人身自由。在至少三个案例中,中国警方还向留学生在中国的家人施加压力或下达指示,要他们切断对孩子的金援,以迫使留学生保持沉默。

多位学生则向国际特赦组织透露,在海外时他们感觉自己被中国当局或其代理人监视。接近一半的受访留学生表示,在参与抗议等活动时,他们被一些像是代表中国政府的人员拍照或录像。尽管学生们无法确切证明这些人的身份,但国际特赦组织的调查记录到在不同场合下非常相似的监视模式,这支持了学生们的看法。

“对很多中国留学生而言,出国留学提供了一个自由发展的契机,以便摆脱国内对政治和学术讨论的限制。然而,国际特赦组织的研究显示,即便身在国外,这些学生也无法摆脱中国政府的镇压。”莎拉·布鲁克斯表示。

“中国政府早已磨刀霍霍拟定计划,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学生的人权。对海外留学生进行监视并针对他们在中国的家人,都是中国当局远程控制其国民的系统性策略。”

中国当局监控海外留学生活动的能力,部分得益于其在网络“防火长城”背后的广泛审查和数字监控机制。“防火长城”的存在迫使留学生只能使用中国政府批准的应用软件,与国内的家人和朋友保持联系。

在接受国际特赦组织采访的学生中,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他们经常在网络平台上(包括在X、Facebook和Instagram等非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自我审查,因为他们担心中国政府可能在监控他们的活动。有几位学生提供了网络监控的确凿证据。例如警方向一名学生的父母展示了该学生在微信上与家人聊天的记录。

在受访的留学生中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尽管他们身处海外,他们在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所遭受的审查与在中国大陆时相似。有些学生会尝试使用海外电话号码注册社交媒体账户,却仍然受到审查。有一名学生在发布了白纸运动在德国的帖子后,其微信账号被暂时封号。

校园内的恐惧氛围

绝大多数受访的留学生都表示,由于害怕遭到中国当局报复,在海外时他们不得不在社交活动中进行某种程度的自我审查。多数学生提到,由于担心自己的言论和观点可能会被举报给中国政府,他们在课堂讨论参与时变得自我设限。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透露,这种风险迫使他们转变学术研究方向,甚至彻底放弃了未来的学术之路。

一些来自香港的留学生指出,《国家安全法》等香港的压制性法律,以及最近通过的“23条立法”,加深了他们在海外留学时感到的恐惧,因为这些法律可能被用来针对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

一位名叫罗根*的学生向国际特赦组织表达了他的担忧:他害怕被香港政府认出,而这样的恐惧影响了他在所选领域内的学术工作。他说道:“我非常希望能发表我的研究论文……但出于担心,我只好选择不发表。”

超过半数的受访留学生表示,他们因恐惧而遭受心理健康问题,包括压力、创伤、偏执和抑郁,其中一位学生还因此住院治疗。还有八位学生向国际特赦组织透露,他们已经与家乡的亲朋好友断绝联系,以保护亲朋好友不受中国政府的打压。但这也使他们感到更加孤立无援。

许多学生感到有必要与海外的中国同学保持一定距离,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言论或政治立场可能会被举报给中国政府。这也增加了他们的孤立感。一些学生指出,中国和香港政府官方的“国家安全举报平台”加剧了他们的担忧。

将近一半的受访学生表示,他们害怕回国。也有六名学生透露,在完成学业后,他们不得不申请政治庇护。因为他们认为一旦回到中国,就可能遭受迫害。

还有一些受访学生提到,即使是非中国籍的大学工作人员,也会对涉及中国的活动进行审查。其中一位学生分享了他的经历——由于他支持了白纸运动,学校里一位研究人员切断了与他的联系。这位研究人员担心与他的联系,可能影响自己在中国研究机会。

各大学没有准备好帮助中国留学生

据估计,全球约有90万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学习。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东道国的政府和大学采取更多措施,以保护那些面临跨国镇压威胁的中国留学生的权利。

莎拉·布鲁克斯表示:“随着这份报告的发布,为了消除留学生们所描述的恐惧氛围,东道国政府可以也应该采取具体措施,比如对当地社区进行教育、建立据信是跨国镇压行为的举报机制,并在镇压事件出现时公开发声。”

“报告中提到的八个国家,以及其他许多中国和香港留学生所在的东道国,都有责任保护在其管辖范围内国际学生的权利。”

2024年初,国际特赦组织向报告中提到的八个国家的55所顶尖大学发出询问,了解他们保护学生免受跨国镇压的现有措施。国际特赦组织收到了24份实质性回复(其中20份来自欧洲、4份来自北美)。

莎拉·布鲁克斯表示:“欧洲和北美的大学通常没有意识到校园里发生的跨国镇压行动以及其在校园里带来的寒蝉效应,他们也缺乏应对这一问题的足够能力。”

尽管一些机构承诺提供资源从总体上维护学生的人权,但这些资源似乎大多无法有效解决那些国际特赦组织在研究中强调的、学生所面临的问题。

与此同时,近几周美国多所大学对支持巴勒斯坦权利的学生抗议活动进行了镇压,欧洲近期也出现了相似的情况。这都凸显了大学管理层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以履行他们保护学生言论自由权及和平集会权的责任。

“虽然大学和东道国政府有责任保护学生,但归根结底来说,中国当局仍是这份报告所详述的种种镇压行动的始作俑者。我们敦促北京和香港当局必须停止所有相当于跨国镇压的行为,让海外留学生能够专注于学习,而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

*为了保护受访者的安全,所有学生的姓名和学校均已匿名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