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抗争故事:“我只有诗歌为武器。我不会屈服。”

挑战缅甸宪法的诗人

Saw Wai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索瓦(Saw Wai)因在呼吁修改缅甸2008年《宪法》的和平集会上背诵诗歌而面临两年监禁,这一宪法则巩固了军方在该国的权力。索瓦14岁时开始写诗,2008年,他借情诗的名义写题为《2月14日》的作品,隐讳批评军方,结果被判处两年监禁。在诗中,他称丹瑞大将(当时的军政府首脑)为“权力疯子”。

律师吉敏(Kyee Myint)和前陆军上尉奈妙津(Nay Myo Zin)等另外两名活动人士也因在集会上发表讲话而面临同样的指控。奈妙津已经在监狱服刑一年,并因在其他和平集会上发言而面临更多指控。

我只有诗歌为武器。我会以此抗争……我不会屈服。

——诗人索瓦

Kyee Myint

吉敏(左)和索瓦(右)。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孔雀世代(Peacock Generation)的传统讽刺小品表演者

Nyein Chan Soe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迎占梭(Nyein Chan Soe)是一名数学专业的大四学生,也是“孔雀世代”的成员。“孔雀世代”是一个剧团,所表演的是一种名为妲恰(Thangyat)的传统讽刺诗,其成员遭到了缅甸当局拘捕和指控。

他和其他6名成员因为以一系列的和平讽刺表演批评军方而受到指控,他们其中的一些表演也在网上播放。他在被拘6个月零一天后被无罪释放。由于受到拘押,以致他失去了养家和支付学费的兼职工作。而且,他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也因为无法在狱中完成功课而挂科。

另外,其他6名成员亦被判处2到3年监禁。目前,所有人都被羁押在仰光的永盛(Insein)监狱。

我们通过表演妲恰来批判社会上的不公……当局用来针对我们的法律极不公正……作为艺术家,我们会继续打击不公现象;我们会继续表演并行使我们的言论自由权。
——迎占梭

Nyein Chan Soe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孔雀世代的声援者

Nan Lin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南林(Nan Lin)在2019年5月出席支持孔雀世代成员的庭审后受到指控,是5名被指控的人之一。他的女朋友苏亚达娜敏(Su Yadanar Myint)是孔雀世代的成员之一。这些被拘留者到达法庭后,指控警方用武力给他们戴上手铐,结果导致警察和孔雀世代的声援者之间发生了冲突。据报道,一名警察受伤。随后,南林和另外5人因该事被起诉,各人面临5年监禁。

政府应对军方采取行动,阻止其起诉平民。

——南林

Nan Lin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前童兵的支持者

礼礼(Lay Lay)因在法庭外抗议当局对前童兵昂高维特(Aung Ko Htwe)的指控不公而被监禁,二人均在服刑期满后获释。但礼礼的女儿钦丘乃(Khin Cho Naing)及另两名活动人士因参与和平抗议活动被判入狱12至18个月,他们目前在仰光的永盛监狱服刑。

Lay Lay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我支持昂高维特,因为他是被强行征召[入伍]的,而且他的青年时代是作为童兵度过的。[当他说出自己的经历时]他被起诉并失去了权利……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军方可以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起诉平民,但人们却没有同等的机会让军方承担责任。
——礼礼

Lay Lay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若开邦(Rakhine)的活动人士

2020年3月20日,又名敏巴斋(Min Bar Chay)的若开族发展工作人员丹拉(Than Hla)因参加示威活动,要求在缅甸西部的若开邦伸张正义并结束安全部队实施的侵权行为,被判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进行抗议活动罪成,并判处入狱15天;同日,当局宣布撤销第二项有关未经许可进行抗议的指控。

Min Bar Chay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民选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历经种种成为现在的样子……但他们没有解决问题。这的确令人遗憾……我所观察到的是,现在的情况变得比军政府统治时期还要糟糕。

——丹拉

克伦邦(Karen)的环保活动人士

Saw Tha Phoe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苏塔非(Saw Tha Phoe)是一名克伦族的环保活动人士。在缅甸东南部克伦邦一个社区就附近一家水泥厂造成的环境和社会影响提出关切后,他声援了他们,之后却受到了警方的调查,被控犯有“煽动罪”,目前,他因害怕被捕而躲藏了起来。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两年的监禁。

现在我不能自由工作……人们把我看成罪犯。我们可能被诉至法院,但我们的法律没有保证会保护我们。[这儿的人]想要发展,但这必须是可持续发展。如果政府不许我所共事的社区发声,而活动人士又无法帮助他们的话,他们就将面临更多困难。

——苏塔非

克钦邦(Kachin)的和平活动人士

森努潘(Seng Nu Pan)和保鲁(Paul Lu)因于2019年6月组织和平活动,纪念克钦邦与掸邦北部恢复武装冲突8周年,结果被判违反了《和平集会与和平游行法》(Peaceful Procession and Peaceful Assembly Law)。2019年9月,二人被判处监禁15日,但当保鲁向主审法官递上一对损坏的天平以示抗议时,他被控藐视法庭并被判额外入狱3个月。

Seng Nu Pan

Credit: Mary Tran/国际特赦组织

我们每一次进行抗议活动时,都会提交许可申请,包括大概的人数和口号。有时,警察让我们删去涉及军队的用字。但不管我们下多大功夫去遵守他们的要求,抗议人士都会被当局以某种方式控告违反了《和平集会与和平游行法》。
——森努潘

劳工权活动人士

2019年9月,劳工权活动人士卡卡(Kha Kha)和7名工厂工人参与了在伊洛瓦底(Ayeyarwaddy)地区勃生工业区(Pathein Industrial Zone)一家服装厂外的和平抗议活动,其后被起诉。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将面临最长3个月的监禁。

Kha Kha

Credit: 国际特赦组织

[如果我们要]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就必须要改善工人的生活条件……政府应与公民社会和劳工权活动人士合作,与他们对话,倾听他们的声音……[这种]打压使我更加努力,因为如果像我这样的人都会被起诉,那些贫困和处境艰难的工人所得到的待遇必定更糟。
——卡卡

克伦尼(Karenni)活动人士

2019年10月,迪德(Dee De)和另5名克伦尼族活动人士被法院判定诽谤克耶邦(Kayah)首席部长,被判入狱6个月。2019年3月,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指这名部长是克伦尼族人的叛徒,因他于当年早些时候在该邦首府公布了一项富有争议的法令。他们于2019年6月被逮捕并被拘押,并于2019年12月因服刑期满获释。

Dee De

Credit: UKSY

政府说,我们可以依法抗议并享有言论自由。但那些是不公的法律,它们不支持我们,也不维护我们的人权……掌权者用它们来镇压我们。

——迪德

佛教僧侣

又名苗瓦迪·明·昆·西亚多(Myawaddy Min Gyi Sayadaw)的佛教僧侣阿步托·乌·阿让雅乌撒·比乌撒(Abbott U Arriyawuntha Biwuntha)居于缅甸中部曼德勒(Mandalay),他因为一名军官指其在媒体采访中批评军方,并谴责一名高级官员向一个强硬的宗教民族主义组织捐赠了大笔资金,面临诽谤的刑事指控。目前他已获得保释,但审判仍在继续。

Myawaddy Min Gyi Sayadaw

宗教领袖有讲真话和谴责错误行径的道德义务……通过限制言论自由,通过压制那些敢于发声和批评的人,政府及其他拥有权力及影响力的人便可以在不用承担后果的情况下作恶。

——阿步托·乌·阿让雅乌撒·比乌撒(又名为苗瓦迪明昆西亚多)